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外國小說 > 其他國家

尤利西斯(附導讀冊及注釋冊精裝珍藏版)(精)/讀客經典文庫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江蘇文藝
  • ISBN:9787559420596
  • 作者:(愛爾蘭)詹姆斯·喬伊斯|譯者:蕭乾//文潔若
  • 頁數:1009
  • 出版日期:2018-11-01
  • 印刷日期:2018-11-01
  • 包裝:精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726千字
  • 99999990003850068.jpg

  • ? 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一本《尤利西斯》。 ? 意識流小說開山之作,位列20世紀百大英文小說**! ? **翻譯家蕭乾、文潔若經典譯本。 ? 翔實注釋,單獨成冊,便于查閱! ? 隨書附贈全彩故事地圖,視覺化還原《尤利西斯》世界中的都柏林。“如果都柏林毀了,可以按照《尤利西斯》來把它重建。”——詹姆斯·喬伊斯 ? 收錄譯者萬字導讀、《尤利西斯》人物表、《尤利西斯》與《奧德修紀》對照、喬伊斯大事記。 ? 特別收錄作者親制兩種內文結構圖表,清晰了解意識流小說《尤利西斯》故事框架。 ? **心理學家榮格稱三年時間終于讀懂《尤利西斯》。特別收錄榮格讀后感《<尤利西斯>一個獨白》。 ? 在人類文學**,《尤利西斯》把一個普通人的**寫成一部百科全書,呈現了一個微型的人類社會,成為意識流小說的代名詞,二十世紀百大英文小說頭部作品。 ? 歡迎你從《尤利西斯》進入“讀客經典文庫”! 浩瀚的經典文學史,就是全人類共同的精神成長史。 讀客經典文庫是**頭個專注提供精神成長價值的文庫 是頭個并以書單形式集結出版的文庫 是頭個繪制精神成長路線圖的經典文庫!

  • 《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尤利西斯》全書一共18個章節,講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點至次日凌晨2點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講述一天中一個小時之內發生的故事,每個章節都具有獨特敘事風格,且每一章都和《奧德修紀》的一個章節相對應。 作者喬伊斯本人如此評論《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關于兩個民族的史詩,是一次周游人體器官的旅行,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也是一種百科全書。

  • 作者: 【愛爾蘭】詹姆斯·喬伊斯(1882—1941) 意識流小說代表作家、后現代文學的奠基者。 力求通過極端的創作形式來表達人類復雜的心理變化。 其作品語言形式、敘事視角變化多端,大量使用引語和內心獨白,追求小說創作的暗示性和獨創性。代表作有《尤利西斯》《一個青年藝術家的畫像》《都柏林人》。 譯者: 蕭乾、文潔若夫婦,我國著名作家、翻譯家。兩人于1990年8月著手翻譯《尤利西斯》,歷時四年乃成,被認為是一件文壇盛事。

  • **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釋冊(單獨成冊)
    導讀冊(單獨成冊)

  • **章    神氣十足、體態壯實的勃克·穆利根[1]從樓梯口出現。他手里托著一缽冒泡的肥皂水,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鏡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沒系腰帶,淡黃色浴衣被習習晨風吹得稍微向后蓬著[2]。他把那只缽高高舉起,吟誦道:    我要走向上主的祭臺。
       他停下腳步,朝那昏暗的螺旋狀樓梯下邊瞥了一眼,粗聲粗氣地嚷道:    ——上來,金赤[3]!上來,你這膽怯的耶穌會士[4]!    他莊嚴地向前走去,登上圓形的*座。他朝四下里望望,肅穆地對這座塔[5]和周圍的田野以及逐漸蘇醒著的群山祝福了三遍。然后,他一瞧見斯蒂芬·迪達勒斯就朝他彎下身去,望空中迅速地畫了好幾個十字,喉嚨里還發出咯咯聲,搖著頭。斯蒂芬·迪達勒斯氣惱而昏昏欲睡,雙臂倚在樓梯欄桿上,冷冰冰地瞅著一邊搖頭一邊發出咯咯聲向他祝福的那張馬臉,以及那頂上并未剃光[6]、色澤和紋理都像是淺色橡木的淡黃頭發。
       勃克·穆利根朝鏡下瞅了一眼,趕快合上缽。
       ——回到營房去,他厲聲說。
       接著又用布道人的腔調說:    ——啊,親愛的人們,這是真正的克里斯廷[7]:肉體和靈魂,血和傷痕。請把音樂放慢一點兒。閉上眼睛,先生們。等一下。這些白血球有點兒不消停。請大家肅靜。
       他朝上方斜睨,悠長地低聲吹了下呼喚的口哨,隨后停下來,全神貫注地傾聽著。他那口潔白齊整的牙齒有些地方閃射著金光。克里索斯托[8]。兩聲尖銳有力的口哨劃破寂靜回應了他。
       ——謝謝啦,老伙計,他精神抖擻地大聲說。蠻好,請你關上電門,好嗎?    他從*座上跳下來,神色莊重地望著那個觀看他的人。并將浴衣那寬松的下擺攏在小腿上。他那郁郁寡歡的胖臉和陰沉的橢圓形下顎令人聯想到中世紀作為藝術保護者的高僧。他的唇邊徐徐地綻出了愉快的笑意。
       ——多可笑,他快活地說。你這姓名太荒唐了,一個古希臘人[9]。
       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一下,一面暗自笑著,走到胸墻那兒。斯蒂芬,迪達勒斯爬上塔頂,無精打采地跟著他走到半途,就在*座邊上坐下來,靜靜地望著他怎樣把鏡子靠在胸墻上,將刷子在缽里浸了浸,往面頰和脖頸上涂起肥皂泡。
       勃克·穆利根用愉快的聲調繼續講下去。
       ——我的姓名也荒唐:瑪拉基·穆利根,兩個揚抑抑格。可它帶些古希臘味道,對不?輕盈快活得正像只公鹿[10]。咱們總得去趟雅典。我要是能從姑媽身上擠出二十鎊,你肯一道去嗎?    他把刷子撂在一邊,開心地大聲笑著說:    ——他去嗎,那位枯燥乏味的耶穌會士?    他閉上嘴,仔細地刮起臉來。
       ——告訴我,穆利根,斯蒂芬輕聲說。
       ——什么,乖乖?    ——海恩斯還要在這座塔里住上多久?    勃克·穆利根從右肩側過他那半邊刮好的臉。
       ——老天啊,那小子多么討人嫌!他坦率地說。這種笨頭笨腦的撒克遜人。他就沒把你看做一位有身份的人。天哪,那幫混賬的英國人。腰纏萬貫,腦滿腸肥。因為他是牛津出身唄。喏,迪達勒斯,你才真正有牛津派頭呢。他捉摸不透你。哦,我給你起的名字再好不過啦:利刃金赤。
       他小心翼翼地刮著下巴。
    **章    神氣十足、體態壯實的勃克·穆利根[1]從樓梯口出現。他手里托著一缽冒泡的肥皂水,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鏡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沒系腰帶,淡黃色浴衣被習習晨風吹得稍微向后蓬著[2]。他把那只缽高高舉起,吟誦道:    我要走向上主的祭臺。
       他停下腳步,朝那昏暗的螺旋狀樓梯下邊瞥了一眼,粗聲粗氣地嚷道:    ——上來,金赤[3]!上來,你這膽怯的耶穌會士[4]!    他莊嚴地向前走去,登上圓形的*座。他朝四下里望望,肅穆地對這座塔[5]和周圍的田野以及逐漸蘇醒著的群山祝福了三遍。然后,他一瞧見斯蒂芬·迪達勒斯就朝他彎下身去,望空中迅速地畫了好幾個十字,喉嚨里還發出咯咯聲,搖著頭。斯蒂芬·迪達勒斯氣惱而昏昏欲睡,雙臂倚在樓梯欄桿上,冷冰冰地瞅著一邊搖頭一邊發出咯咯聲向他祝福的那張馬臉,以及那頂上并未剃光[6]、色澤和紋理都像是淺色橡木的淡黃頭發。
       勃克·穆利根朝鏡下瞅了一眼,趕快合上缽。
       ——回到營房去,他厲聲說。
       接著又用布道人的腔調說:    ——啊,親愛的人們,這是真正的克里斯廷[7]:肉體和靈魂,血和傷痕。請把音樂放慢一點兒。閉上眼睛,先生們。等一下。這些白血球有點兒不消停。請大家肅靜。
       他朝上方斜睨,悠長地低聲吹了下呼喚的口哨,隨后停下來,全神貫注地傾聽著。他那口潔白齊整的牙齒有些地方閃射著金光。克里索斯托[8]。兩聲尖銳有力的口哨劃破寂靜回應了他。
       ——謝謝啦,老伙計,他精神抖擻地大聲說。蠻好,請你關上電門,好嗎?    他從*座上跳下來,神色莊重地望著那個觀看他的人。并將浴衣那寬松的下擺攏在小腿上。他那郁郁寡歡的胖臉和陰沉的橢圓形下顎令人聯想到中世紀作為藝術保護者的高僧。他的唇邊徐徐地綻出了愉快的笑意。
       ——多可笑,他快活地說。你這姓名太荒唐了,一個古希臘人[9]。
       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一下,一面暗自笑著,走到胸墻那兒。斯蒂芬,迪達勒斯爬上塔頂,無精打采地跟著他走到半途,就在*座邊上坐下來,靜靜地望著他怎樣把鏡子靠在胸墻上,將刷子在缽里浸了浸,往面頰和脖頸上涂起肥皂泡。
       勃克·穆利根用愉快的聲調繼續講下去。
       ——我的姓名也荒唐:瑪拉基·穆利根,兩個揚抑抑格。可它帶些古希臘味道,對不?輕盈快活得正像只公鹿[10]。咱們總得去趟雅典。我要是能從姑媽身上擠出二十鎊,你肯一道去嗎?    他把刷子撂在一邊,開心地大聲笑著說:    ——他去嗎,那位枯燥乏味的耶穌會士?    他閉上嘴,仔細地刮起臉來。
       ——告訴我,穆利根,斯蒂芬輕聲說。
       ——什么,乖乖?    ——海恩斯還要在這座塔里住上多久?    勃克·穆利根從右肩側過他那半邊刮好的臉。
       ——老天啊,那小子多么討人嫌!他坦率地說。這種笨頭笨腦的撒克遜人。他就沒把你看做一位有身份的人。天哪,那幫混賬的英國人。腰纏萬貫,腦滿腸肥。因為他是牛津出身唄。喏,迪達勒斯,你才真正有牛津派頭呢。他捉摸不透你。哦,我給你起的名字再好不過啦:利刃金赤。
       他小心翼翼地刮著下巴。
    **章    神氣十足、體態壯實的勃克·穆利根[1]從樓梯口出現。他手里托著一缽冒泡的肥皂水,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鏡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沒系腰帶,淡黃色浴衣被習習晨風吹得稍微向后蓬著[2]。他把那只缽高高舉起,吟誦道:    我要走向上主的祭臺。
       他停下腳步,朝那昏暗的螺旋狀樓梯下邊瞥了一眼,粗聲粗氣地嚷道:    ——上來,金赤[3]!上來,你這膽怯的耶穌會士[4]!    他莊嚴地向前走去,登上圓形的*座。他朝四下里望望,肅穆地對這座塔[5]和周圍的田野以及逐漸蘇醒著的群山祝福了三遍。然后,他一瞧見斯蒂芬·迪達勒斯就朝他彎下身去,望空中迅速地畫了好幾個十字,喉嚨里還發出咯咯聲,搖著頭。斯蒂芬·迪達勒斯氣惱而昏昏欲睡,雙臂倚在樓梯欄桿上,冷冰冰地瞅著一邊搖頭一邊發出咯咯聲向他祝福的那張馬臉,以及那頂上并未剃光[6]、色澤和紋理都像是淺色橡木的淡黃頭發。
       勃克·穆利根朝鏡下瞅了一眼,趕快合上缽。
       ——回到營房去,他厲聲說。
       接著又用布道人的腔調說:    ——啊,親愛的人們,這是真正的克里斯廷[7]:肉體和靈魂,血和傷痕。請把音樂放慢一點兒。閉上眼睛,先生們。等一下。這些白血球有點兒不消停。請大家肅靜。
       他朝上方斜睨,悠長地低聲吹了下呼喚的口哨,隨后停下來,全神貫注地傾聽著。他那口潔白齊整的牙齒有些地方閃射著金光。克里索斯托[8]。兩聲尖銳有力的口哨劃破寂靜回應了他。
       ——謝謝啦,老伙計,他精神抖擻地大聲說。蠻好,請你關上電門,好嗎?    他從*座上跳下來,神色莊重地望著那個觀看他的人。并將浴衣那寬松的下擺攏在小腿上。他那郁郁寡歡的胖臉和陰沉的橢圓形下顎令人聯想到中世紀作為藝術保護者的高僧。他的唇邊徐徐地綻出了愉快的笑意。
       ——多可笑,他快活地說。你這姓名太荒唐了,一個古希臘人[9]。
       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一下,一面暗自笑著,走到胸墻那兒。斯蒂芬,迪達勒斯爬上塔頂,無精打采地跟著他走到半途,就在*座邊上坐下來,靜靜地望著他怎樣把鏡子靠在胸墻上,將刷子在缽里浸了浸,往面頰和脖頸上涂起肥皂泡。
       勃克·穆利根用愉快的聲調繼續講下去。
       ——我的姓名也荒唐:瑪拉基·穆利根,兩個揚抑抑格。可它帶些古希臘味道,對不?輕盈快活得正像只公鹿[10]。咱們總得去趟雅典。我要是能從姑媽身上擠出二十鎊,你肯一道去嗎?    他把刷子撂在一邊,開心地大聲笑著說:    ——他去嗎,那位枯燥乏味的耶穌會士?    他閉上嘴,仔細地刮起臉來。
       ——告訴我,穆利根,斯蒂芬輕聲說。
       ——什么,乖乖?    ——海恩斯還要在這座塔里住上多久?    勃克·穆利根從右肩側過他那半邊刮好的臉。
       ——老天啊,那小子多么討人嫌!他坦率地說。這種笨頭笨腦的撒克遜人。他就沒把你看做一位有身份的人。天哪,那幫混賬的英國人。腰纏萬貫,腦滿腸肥。因為他是牛津出身唄。喏,迪達勒斯,你才真正有牛津派頭呢。他捉摸不透你。哦,我給你起的名字再好不過啦:利刃金赤。
       他小心翼翼地刮著下巴。
    **章    神氣十足、體態壯實的勃克·穆利根[1]從樓梯口出現。他手里托著一缽冒泡的肥皂水,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鏡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沒系腰帶,淡黃色浴衣被習習晨風吹得稍微向后蓬著[2]。他把那只缽高高舉起,吟誦道:    我要走向上主的祭臺。
       他停下腳步,朝那昏暗的螺旋狀樓梯下邊瞥了一眼,粗聲粗氣地嚷道:    ——上來,金赤[3]!上來,你這膽怯的耶穌會士[4]!    他莊嚴地向前走去,登上圓形的*座。他朝四下里望望,肅穆地對這座塔[5]和周圍的田野以及逐漸蘇醒著的群山祝福了三遍。然后,他一瞧見斯蒂芬·迪達勒斯就朝他彎下身去,望空中迅速地畫了好幾個十字,喉嚨里還發出咯咯聲,搖著頭。斯蒂芬·迪達勒斯氣惱而昏昏欲睡,雙臂倚在樓梯欄桿上,冷冰冰地瞅著一邊搖頭一邊發出咯咯聲向他祝福的那張馬臉,以及那頂上并未剃光[6]、色澤和紋理都像是淺色橡木的淡黃頭發。
       勃克·穆利根朝鏡下瞅了一眼,趕快合上缽。
       ——回到營房去,他厲聲說。
       接著又用布道人的腔調說:    ——啊,親愛的人們,這是真正的克里斯廷[7]:肉體和靈魂,血和傷痕。請把音樂放慢一點兒。閉上眼睛,先生們。等一下。這些白血球有點兒不消停。請大家肅靜。
       他朝上方斜睨,悠長地低聲吹了下呼喚的口哨,隨后停下來,全神貫注地傾聽著。他那口潔白齊整的牙齒有些地方閃射著金光。克里索斯托[8]。兩聲尖銳有力的口哨劃破寂靜回應了他。
       ——謝謝啦,老伙計,他精神抖擻地大聲說。蠻好,請你關上電門,好嗎?    他從*座上跳下來,神色莊重地望著那個觀看他的人。并將浴衣那寬松的下擺攏在小腿上。他那郁郁寡歡的胖臉和陰沉的橢圓形下顎令人聯想到中世紀作為藝術保護者的高僧。他的唇邊徐徐地綻出了愉快的笑意。
       ——多可笑,他快活地說。你這姓名太荒唐了,一個古希臘人[9]。
       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一下,一面暗自笑著,走到胸墻那兒。斯蒂芬,迪達勒斯爬上塔頂,無精打采地跟著他走到半途,就在*座邊上坐下來,靜靜地望著他怎樣把鏡子靠在胸墻上,將刷子在缽里浸了浸,往面頰和脖頸上涂起肥皂泡。
       勃克·穆利根用愉快的聲調繼續講下去。
       ——我的姓名也荒唐:瑪拉基·穆利根,兩個揚抑抑格。可它帶些古希臘味道,對不?輕盈快活得正像只公鹿[10]。咱們總得去趟雅典。我要是能從姑媽身上擠出二十鎊,你肯一道去嗎?    他把刷子撂在一邊,開心地大聲笑著說:    ——他去嗎,那位枯燥乏味的耶穌會士?    他閉上嘴,仔細地刮起臉來。
       ——告訴我,穆利根,斯蒂芬輕聲說。
       ——什么,乖乖?    ——海恩斯還要在這座塔里住上多久?    勃克·穆利根從右肩側過他那半邊刮好的臉。
       ——老天啊,那小子多么討人嫌!他坦率地說。這種笨頭笨腦的撒克遜人。他就沒把你看做一位有身份的人。天哪,那幫混賬的英國人。腰纏萬貫,腦滿腸肥。因為他是牛津出身唄。喏,迪達勒斯,你才真正有牛津派頭呢。他捉摸不透你。哦,我給你起的名字再好不過啦:利刃金赤。
       他小心翼翼地刮著下巴。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