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科普讀物 > 人類故事

我是個怪圈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中信
  • ISBN:9787508695792
  • 作者:(美)侯世達|譯者:修佳明
  • 頁數:511
  • 出版日期:2019-01-01
  • 印刷日期:2019-01-01
  • 包裝:平裝
  • 開本:16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396千字
  • 1.《哥德爾,艾舍爾,巴赫:集異璧之大成》(GEB)續作。 2.心智建模及跨學科領域一線學者30年*新成果。 3.融合哲學、語言學、心理學、認知科學、計算機科學、腦科學和數學哲學與大量文字游戲,極客/技術宅酷愛。 4.庫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致敬思想家。 5.為大量關于意識與認知的**問題給出答案。
  • 當我們開口說 :“我……” 我從哪兒來?意識是什么?自由意志是幻象嗎? 我與你是絕然分離的嗎?死亡意味著一切的終結? 自我、靈魂、意識、“我”,是否純然從物質中誕生? 意識可以復制嗎?機器會困惑嗎?機器能夠知道自己困惑嗎? 《我是個怪圈》認為自我和意識的本質是一種“怪圈”,它作為一種抽象反饋寓居于我們的大腦。全書融合哲學、語言學、心理學、認知科學、計算機科學、腦科學和數學哲學,討論了在哥德爾不完備性定理中得到充分說明的自我指涉(self-reference)如何刻畫了我們的心智。
  • [美]侯世達(Douglas Richard Hofstadter),又名侯道仁,美國當代著名學者、認知科學家。生于學術世家,其父是1961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侯世達在斯坦福大學長大,于1965年畢業于該校數學系。1975年因發現“侯世達蝴蝶”(Hofstadter butterfly)獲俄勒岡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1977年加入印第安納大學計算機科學系,20世紀80年代初建立“流動類比研究組”(Fluid Analogies Research Group, FARG),嘗試為人類心智過程建模,開發有Jumbo,Seek - Whence,Copycat,Tabletop,Numbo,Metacat,Phaeaco,Leter Spirit,SeqSee,George,Musicat 等模型。1984年受聘于密歇根大學,兼任沃爾格林人類理智研究中心的主席。1988年回到印第安納大學,研究認知與計算機科學。2009年被選為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并成為美國哲學會會員。2010年入選瑞典皇家學院院士。 1979年出版《哥德爾、艾舍爾、巴赫》(G?del, Escher, Bach),次年獲得普利策獎(非虛構類)與美國國家圖書獎(科學類),被譽為心智議題的跨學科第一奇書。 1981年與美國著名哲學家、心理學家丹尼爾·丹尼特合編《心我論》(The Mind’ s I)。 1995年與他人合著《流體概念和創意類比》(Fluid Concepts & Creative Analogies),是亞馬遜有史以來第一本出售的書;同年出版 Le Ton beau de Marot,討論語言與翻譯,尤其是詩歌翻譯。 1999年,普希金誕辰200周年之際,翻譯出版詩體小說《葉甫蓋尼·奧涅金》。 2007年出版第一部帶有自傳色彩的作品《我是個怪圈》(I Am a Strange Loop),繼續探討心智議題,并獲得當年《洛杉磯時報》科學寫作圖書獎。 2013年與法國心理學家 Emmanuel Sander 合著《表象與本質》(Surfaces and Essences),討論人類的類比思維。
  • 致謝 ............ i
    序言?一位作家和他的書 ............ v
    引?言?一場友善的爭論 ............ 1
    第1章?論靈魂及其尺寸 ............ 7
    第2章?搖曳在恐懼與夢想之間的那只電燈泡 ............ 26
    第3章?模式的因果潛力 ............ 41
    第4章?環路、目標與環路中的漏洞 ............ 58
    第5章?視頻反饋 ............ 75
    第6章?關于自我與符號 ............ 85
    第7章?副現象 ............ 102
    第8章?開啟一段怪圈之旅 ............ 119
    第9章?模式與可證性 ............ 134
    **0章?哥德爾的典型怪圈 ............ 149
    **1章?類比如何創造意義 ............ 176
    **2章?論向下的因果性 ............ 195
    **3章?我的“我”,捉摸不定的心頭肉 ............ 212
    **4章?觀者的“我”中的怪性 ............ 232
    **5章?纏結 ............ 249
    **6章?與*深之謎的搏斗 ............ 273
    **7章?我們如何活在彼此之中 ............ 290
    **8章?人類同一性的模糊之光 ............ 312
    **9章?意識?=?思考 ............ 331
    第20章?一場謙恭有禮的辯難 ............ 338
    第21章?與笛卡兒自我發生一場短暫的小摩擦 ............ 361
    第22章?同僵尸與二元論舞起一支探戈 ............ 383
    第23章?殺死兩頭神圣的奶牛 ............ 400
    第24章?論寬宏與友誼 ............ 411
    結?語?困境 ............ 427
    尾注 ............ 435
    參考文獻 ............ 446
    索引 ............ 452
    譯后記 ............ 510
  • 樣章一: 正如我在序言中所敘,寫下這段對話時,我還是個10多歲的少年。這是年輕氣盛的我與這些復雜的觀念展開纏斗的**次嘗試。
    劇中出場人物: 柏拉圖:一名真理的追求者,懷疑意識是一種幻覺。
    蘇格拉底:一名真理的追求者,相信意識的現實性。
    * * * 柏拉圖:可是,蘇格拉底啊,你所謂的“生命”又意味著什么呢?在我看來,一個生命就是一具身體,它在誕生之后,成長、吃喝、學習如何應對各種不同的刺激,*終獲得生殖繁衍的能力。
    蘇格拉底:柏拉圖啊,你認為一個生命就是一具身體,而并非擁有一具身體,我覺得這有趣極了。因為可以肯定的是,如今有很多人都會說,至少某些生命,在身體之外還擁有獨立的靈魂。
    柏拉圖:沒錯,而我也贊同他們的說法。我本就應該說,生命擁有身體。
    蘇格拉底:那么你也就同意,不管多么微不足道,跳蚤和老鼠也是擁有靈魂的嘍? 柏拉圖:我的定義確實能推出這一點,沒錯。
    蘇格拉底:那么大樹也有靈魂嗎?花花草草呢? 柏拉圖:你這是在用文字游戲為難我,蘇格拉底。我要修正我的說法——只有動物擁有靈魂。
    蘇格拉底:非也非也,我可不是僅僅在跟你玩文字游戲。如果你去觀察足夠小的生物,就會發現,動物與植物之間并沒有什么分別。
    柏拉圖:你的意思是,有某些生物,它們同時享有植物與動物的屬性?沒錯,我猜我是可以想象出這樣一種東西的,就是我自己嘛。我想,現在你要強迫我說出,只有人類擁有靈魂。
    蘇格拉底:不,恰恰相反,我要問你,你通常認為哪些生物擁有靈魂呢? 柏拉圖:咳,所有的高等動物唄——那些有能力思考的生物。
    蘇格拉底:好吧,高等動物至少都是活著的。那么,你能真心地認為一株草是像你自己一樣的生命嗎? 柏拉圖:蘇格拉底啊,我這么跟你說吧,在我的想象中,只有擁有靈魂的才是真正的生命,所以我必須把小草摒棄在真正的生命之外;但是我可以說,它具有生命的特征。
    蘇格拉底:我明白了。所以你會把沒有靈魂的生物歸類為只是看上去像是活著之物,而擁有靈魂的生物則是真正的生命。那我可不可以說,你那個“何為真正的生命?”的問題,取決于對靈魂的理解? 柏拉圖:對,沒錯。
    蘇格拉底:而且你也說過,你認為靈魂就是思考的能力? 柏拉圖:是的。
    蘇格拉底:那么你真正在尋找的,其實是“何為思考?”這一問題的答案。
    柏拉圖:蘇格拉底啊,我跟上了你論證的每一步,可得出的結論卻讓我很不舒服。
    蘇格拉底:這可不是我的論證啊,柏拉圖。你提供了所有的事實,而我不過是從這些事實中邏輯地推出結論而已。當自己的觀點由他人之口陳述出來的時候,人們常常就不再信任它了,這可真是奇妙。
    柏拉圖:你說得沒錯,蘇格拉底。而且,要解釋清楚何為思考,肯定不是一個簡單的工作。在我看來,*純粹的思想似乎就是對某個事物的知識;顯而易見,知道某物,遠不止于把它寫下來或者說出來。如果一個人知道某件事物,那么這些動作都可以完成;而且,一個人還可以通過聽到關于它的言說或者看到關于它的寫作而知道這件事物。可是,知道遠遠不止于此——它還是信念——我在這里只使用了它的一個同義詞。蘇格拉底啊,我發現,到底什么是知道,已經**了我的理解力之所及。
    蘇格拉底:柏拉圖啊,這個想法真是有趣。你是不是在說,知道并不像我們以為的那么熟悉? 柏拉圖:是啊。因為我們人類擁有知識,或者說信念,所以我們才得以成為人。可是當我們試圖對知道本身進行分析時,它卻遁走無形,離我們遠去了。
    蘇格拉底:這么說,我們是不是*好對我們所謂的“知道”或“信念”多留個心眼,別再將它們視為理所當然之物了? 柏拉圖:正是。我們在說出“我知道”時要倍加小心;而當我們的頭腦想讓我們說出“我知道”的時候,我們也必須認真思考,這么說究竟意味著什么。
    蘇格拉底:的確如此。如果我問你:“你活著嗎?”你會毫無疑慮地回答說:“是的,我活著。”而如果我問你:“你怎么知道你活著呢?”你會說:“我感覺得到,我知道我活著——確實,難道活著的狀態不就是知道并感覺到一個人正在活著嗎?”我這么說對嗎? 柏拉圖:**對。我也說不出比這效果*好的話了。
    蘇格拉底:現在,我們假設有一臺能夠造句并回答問題的機器被制造出來。假設我問這臺機器:“你活著嗎?”并假設它給我的回答跟剛才你給我的答案一模一樣。那么你認為它的這個回答,有效性如何? 柏拉圖:首先,我會提出抗議,指出任何機器都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詞語,也不可能知道詞語的意義。一臺機器只能用一種機械方式來處理詞語,這跟裝罐機器把水果裝到罐頭里面沒什么不同。
    蘇格拉底:我會駁回你的抗議,理由有二。**,你肯定不會主張,人類思想的基本單元就是詞語吧?因為眾所周知,人類具有神經細胞,而神經元的運轉法則是算術式的。第二,你在此之前剛剛提醒過我們,要謹慎使用“知道”這個動詞,可你自己卻在此相當肆無忌憚地使用了它。你憑什么說,任何機器都永遠不可能“知道”什么是詞語以及詞語的意義呢? 柏拉圖:蘇格拉底,你的意思是,機器也能像我們人類一樣知道事實嗎? 蘇格拉底:你剛剛聲明過,你自己甚至都無法解釋知道到底是什么。你在小時候是怎么學會“知道”這個動詞的? 柏拉圖:顯而易見,我是在身邊使用它的人之中耳濡目染地就學會了。
    蘇格拉底:也就是說,你掌握它是通過自動化的行為。
    柏拉圖:不是……好吧,也許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漸漸習慣了在特定的語境下聽到這個詞,于是自己也能在那些語境中使用它,這或多或少是一種自動化的方式。
    蘇格拉底:就跟你現在使用語言差不多 — 不需要對每個單詞反復思量? 柏拉圖:沒錯,正是如此。
    蘇格拉底:現在,如果你說:“我知道我活著。”這句話僅僅是從你大腦中輸出的一個反射,而不是有意識的想法的產物。
    柏拉圖:不,不對!我們兩個人中,必有一人犯了邏輯錯誤,不是你,就是我。并不是我說出口的所有想法,都僅僅是反射行為的產物。有些想法,我在說出口之前是有意識地思考過的。
    蘇格拉底:你說你有意識地思考它們,是什么意思? 柏拉圖:我不知道。我想是指我努力找到描述它們的正確詞語。
    蘇格拉底:是什么在引導你找到正確的詞語呢? 柏拉圖:嗯,我會遵循邏輯去搜索我熟悉的同義詞、相似詞等等。
    蘇格拉底:換句話說,是習慣引導了你的想法。
    柏拉圖:對。我的想法是由把詞與詞系統化連接在一起的習慣所引導的。
    蘇格拉底:那么還是一樣,這些有意識的想法依然是反射行為的產物。
    柏拉圖:雖然我跟上了你的論證,但若是這樣的話,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如何才能知道自己是有意識的,又如何能感覺到自己正在活著。
    蘇格拉底:可是這番論證本身就表明,你的反應僅僅是一種習慣,或者說反射行為,而且沒有任何有意識的想法在指引你說出,你知道自己活著。你可以停下來好好想想,你真的理解自己說出這樣一句話是要表達什么意思嗎?或者說,這句話是不是沒有經過你任何有意識的思考,就直接出現在你的腦子里了? 柏拉圖:真的,我實在有點暈頭轉向,我幾乎什么也不知道了。
    蘇格拉底:實在有趣,我們看到了一個人的頭腦在沿著另一個軌道運轉時是如何失靈的。你知道你對那句“我活著”的理解有多么貧乏了嗎? 柏拉圖:是的,我必須承認,這真的是一個沒那么容易理解的句子。
    蘇格拉底:我覺得我們很多行為的發生,都跟你說出那個句子的情況是一樣的——我們以為它們是從有意識的想法中生發而來,但若仔細加以分析,那個想法的每一分每一寸都是自動化的,而且沒有任何意識的參與。
    柏拉圖:這么說,感覺到一個人活著,其實是一個錯覺,它來自催促一個人不做任何理解而開口說出這句話的反射。如此而言,一個真正的生命便簡化為一個復雜反射的集合。蘇格拉底啊,這樣一來,你已經告訴了我生命到底是什么。
    樣章二: “卡羅爾”這個名字于我而言,所指的遠不僅僅是一個身體。那個身體如今已經不在了。它的所指之物,*像是一個龐大的模式,是一種風格,是包括記憶、希望、夢想、信念、愛情、樂感、幽默感、自我懷疑、慷慨胸襟、同情心等在內的一系列東西。那些東西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分享的、客觀的、可以多重實例化的,有點像一個磁盤上的軟件。而我對于記憶的執意書寫、留下她身影的眾多錄像帶以及我們所有人腦中關于卡羅爾的全部記憶,使她那些模式的東西依然存在,盡管存在于一個鋪散開的形式之中—鋪散在不同的錄像帶、不同的朋友和親人的大腦、不同的陳年日記本之間。不管怎么說,在這個物理世界中,仍有一種鋪散開的卡羅爾的模式清晰可辨。而在這個意義上,卡羅爾還活著。
    說“卡羅爾還活著”,我的意思是,即便是從未見過她的人,也能想象接近她、圍著她以及同她在一起是什么感覺—他們能體會到她的機靈、看見她的微笑、聽到她的聲音和笑聲、聽聞她年輕時代的歷險、了解她與我相遇的故事、觀看她與自己的小寶寶嬉戲玩耍…… 可是,我仍在不斷努力,試圖弄清楚,我到底在多大程度上相信,因為我和其他人還有關于她的記憶(不管是在我腦海中還是寫在紙面上),所以卡羅爾的意識、她的內在,還有一部分存留在這個星球上。我是一個意識非中心化的堅定信仰者,深信意識可以散開分布,所以我*愿意認為,雖然每個個體的意識首要居于一個特定的大腦之中,它總還會通過某種方式在其他的大腦中出現。因此,當處于中心的大腦遭到毀壞以后,生命個體的碎片仍在—也就是說,仍然活著。
    我還相信,外部的記憶是構成我們個人記憶的一個十分現實的部分,所以我認為,哪怕只是在我隨筆記錄卡羅爾機智妙語的那些小紙片上,也隱約殘存著一絲卡羅爾的意識,而還有一塊多少*大一點兒的她的碎片(雖然還是很小),藏在我的黃線筆記本里。在過去幾個月的悲傷日子里,我在這個本子上不知寫下了多少我們二人的共同經歷。當然,那些經歷早已在我自己的大腦中編碼過了,可它們的外化將讓它們有**被其他認識她的人分享,從而以某種方式在很小的程度上,讓她“復活”。因而,哪怕是寫在紙面上的靜態的陳述,也能包含一個“活生生”的卡羅爾和卡羅爾的意識的元素。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