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其他分類

無羈

作者:作者:墨香銅臭 出版社:四川文藝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四川文藝
  • ISBN:9787541151736
  • 作者:作者:墨香銅臭
  • 出版日期:2018-12-01
  • 印刷日期:2018-12-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墨香銅臭,晉江超人氣作者,著有《人渣反派自救系統》《天官賜福》,晉江專欄收藏數高達31萬,其作品文筆流暢,人物討喜,令眾多讀者極具共鳴,久久不忘,*是衍生出大量同人作品,數度引發讀者熱議。 ★內外雙封,豪華裝幀,作者手寫三頁后記,知名畫手長陽手繪封面,封面采用精美特種紙,內文精選80g魯陽書紙,超值細膩質感。

  • 夷陵老祖魏無羨,前世受萬人唾罵,聲名狼藉。 被情同手足的師弟帶人端了老巢,縱橫一世,死無全尸。 十三年后,被人以禁術強行召回世上,竟淪為一名受盡欺壓折辱的瘋人,卷入一樁詭異的五馬分尸奇案! 在曾與自己"水火不容"的仙門名士藍忘機結伴同行的路上,往事風云再起。 鬼手魅影、吃人石冢、迷霧棺城…… 亂葬崗圍剿、血洗不夜天、窮奇道截殺…… 這一次,“夷陵老祖”魏無羨與“含光君”藍忘機攜手探秘,能否解開這幾十年間的重重謎團?

  • 墨香銅臭: 浪漫至死不渝。 著有《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天官賜福》 新浪微博:@墨香銅臭MXTX

  • 目   錄


    重生**


    潑野第二


    驕矜第三


    雅騷第四


    陽陽第五


    陰鷙第六


    朝露第七


    草木第八


    外篇蓮蓬


    后記


  •    

       重生**

      “魏無羨死了,大快人心!”

        亂葬崗大圍剿剛剛結束,未及第二日,這個消息便插翅一般飛遍了整個修真界,比之當初戰火蔓延的速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時之間,無論是世家名門,還是山野散修,人人都在議論此次由四大玄門世家率領、大小百家參與混戰的圍剿行動。

      “好好好,果然是大快人心,手刃這夷陵老祖的是哪位名士英豪?”

      “還能是誰?他師弟小江宗主江澄唄,云夢江氏、蘭陵金氏、姑蘇藍氏、清河聶氏四大家族打頭陣,大義滅親,把魏無羨那老巢——亂葬崗一鍋端了。”

      “我得說句公道話:殺得好。”

        立即有人拊掌亮聲應和:“不錯,殺得好!要不是云夢江氏收養他栽培他,那他魏嬰這輩子就是個混跡鄉野市井的庸徒,還談什么別的。原先的江宗主可是把他當親兒子在養,他倒好,公然叛逃,與百家為敵,丟盡了云夢江氏的臉,還害得江家幾乎滿門慘死。什么叫忘恩負義的白眼狼?這就是!”

      “江澄居然就讓這廝囂張了這么久,換作是我,當初魏某人叛逃時,就不只是捅他一刀,而是直接清理門戶,否則他也沒機會做出后來那些喪心病狂之事。對待這種人,還講什么同門同修、青梅竹馬的情面?”

      “可我聽到的不是這樣的啊!魏嬰不是因為自己修煉邪術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將撕咬蠶食而死的嗎?聽說活活被咬成了齏粉呢。”

      “哈哈哈哈!這就叫現世報。我早就想說了,他養的那批鬼將就像一群沒拴好的瘋狗,而且到處咬人,*后咬死自己,活該!”

      “話雖如此,可此次圍剿亂葬崗,若不是小江宗主依夷陵老祖的弱點擬訂計劃,成功與否,還難說呢。你們可別忘了魏無羨手上有什么東西,當初一晚上的時間,三千多個成名修士是怎么全軍覆沒的。”

      “不是五千嗎?”

      “三千五千都差不多,五千*可信。”

      “果真喪心病狂……”

      “他死之前毀掉了陰虎符,倒也算積了點陰德,否則留下那鬼東西繼續貽害人間,便*加罪孽深重嘍!”

      “陰虎符”三個字一出,忽然一陣靜默,似乎都在顧忌著什么。片刻之后,一人慨嘆道:“唉……要說這魏無羨,當年也是仙門之中極負盛名的世家公子,并非不曾有過佳績。年少成名,何等風光恣意,究竟他是怎么走到這一步的……”

        話題轉移,議論聲又紛紛而起。

      “由此可見,修煉終歸是非得走正統路子不可。歪門邪道,一時風光無限,好像很囂張很了不起。嘿,*后是什么下場?”

        擲地有聲:“死無全尸!”

      “也不全是修煉之道害的,歸根結底,還是魏無羨人品太差,天怒人怨啊。所謂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

        ……

        身死之后,蓋棺定論。所論內容大同小異,偶有微弱的異聲,也會立刻被壓下去。

        只是每個人的心頭都還有一絲陰霾揮之不去。

        雖說夷陵老祖魏無羨已身死亂葬崗,但事成之后,卻無法召喚他的殘魂。

        他的魂魄,也許是在萬鬼吞噬肉身之時,被一同分食了,也許是逃逸了。

        若是前者,自然皆大歡喜普天同慶。然而,夷陵老祖有翻天覆地、移山倒海之能,至少傳聞中是這樣的。他若要抗拒招魂,也不是什么難事。一旦他來日元神復位,奪舍重生,屆時,玄門百家甚至整個人間,必將迎來*加喪心病狂的報復和詛咒,進而陷入暗無天日和腥風血雨之中。

        因此,將一百二十座鎮山石獸壓在亂葬崗頂之后,各大家族便開始進行頻繁的招魂儀式,同時,嚴查奪舍,搜集各地異象,全力警戒。

        **年,風平浪靜。

        第二年,風平浪靜。

        第三年,風平浪靜。

        ……

        第十三年,依然風平浪靜。

        至此,終于越來越多的人相信,也許魏無羨也沒那么了不起,也許他真的神魂俱滅了。

        縱使曾經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也終歸有一日成為被翻覆的那一個了。

        沒有人會被永遠供奉在神壇之上,傳說也僅僅只是傳說而已。


        潑野第二

        魏無羨剛睜開眼睛就被人踹了一腳。

        一道驚雷炸在耳邊:“你裝什么死!”

        他被這當胸一腳踹得幾欲吐血,后腦著地,仰面朝天,蒙眬間想:敢踹本老祖,膽子不小。

        魏無羨已經不知多少年沒有聽到活人說話了,何況還是這么響亮的叫罵,頭暈眼花,一副公鴨嗓在嗡嗡的耳鳴中回蕩:“也不想想,你現在住的是誰家的屋,吃的是誰家的米,花的是誰家的錢!拿你幾樣東西怎么了?本來都該是我的!”

        緊接著,四周傳來翻箱倒柜、摔盆砸碗的哐當之聲。半晌,魏無羨的雙眼才漸漸清明起來,視線中,浮出一個昏暗的屋頂,一張眉梢倒吊、眼珠發綠的臉孔,正在他的上方唾沫橫飛:“你還敢去告狀!你以為我真的怕你去告,你以為這家里真的有人會為你做主?”

        一旁圍過來兩個家仆模樣的壯漢,道:“公子,都砸完了!”

        公鴨嗓少年道:“怎么這么快?”

        家仆道:“這破屋子,本來東西就沒有多少。”

        公鴨嗓少年大為滿意,轉向魏無羨,食指恨不得把他的鼻子戳進腦門里:“有膽子去告狀啊,現在裝死給誰看?好像誰稀罕你這些破銅爛鐵的廢紙片似的,我都給你砸干凈了,看你今后拿什么去告狀!在仙門世家待過幾年很了不起?還不是喪家犬一樣被人趕回來!”

        魏無羨半死不活地思索:本人作古多年,真的不是裝。

        這是誰?

        這是哪里?

        他什么時候干過奪舍這種事了?

        這個公鴨嗓少年人也踹了、屋也砸了,出夠了氣,便帶著兩名家仆大搖大擺地邁出門去,摔門高聲命令:“看牢了,別讓他出來丟人現眼!”

        門外家仆連聲應是。待到人走遠了,屋里屋外都靜了下來,魏無羨便想坐起來,然而,肢體不聽使喚,又躺了回去。他只得翻了個身,看著陌生的環境和這滿地狼藉,繼續頭暈眼花。

        一旁有一面被擲在地上的銅鏡,魏無羨順手摸起來一看,一張白得出奇的面孔出現在鏡中,兩片不對稱的大紅不均勻地涂在左右面頰上,只要伸出一條鮮紅的長舌,活活就是個吊死鬼。

        魏無羨有點無法接受地扔開鏡子,一抹臉,抹下一手**。

        萬幸,這具身體并非天生樣貌清奇,只是品位清奇。一個大男人,居然涂了滿臉的胭脂粉黛,關鍵是還涂得如此之丑。

        受此一驚,驚回了一點力氣,他總算坐起了身,這才注意到,身下有一個圓環咒陣。環陣猩紅,圓形不規,似乎是以血為媒、以手畫就,還濕漉漉地散發著腥氣,陣中繪著一些扭曲而又狂亂的咒文,被他的身體擦去了少許,余下的圖形和文字邪氣中透著陰森。魏無羨好歹也被人叫了這么多年“無上邪尊”之類的稱號,這種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東西的陣法,他自然了如指掌。

        他不是奪了別人的舍,而是被別人獻了舍!

      “獻舍”的本質是一種詛咒,發陣施術者以兇器**,在身上割出傷口,用自己的血,畫出陣法和咒文,坐于環陣中央,以肉身獻給邪靈、魂魄歸于大地為代價,召喚一位十惡不赦的厲鬼邪神,祈求邪靈上身完成自己的愿望。這便是與“奪舍”截然相反的“獻舍”。它們都是名聲不好的禁術,只是后者沒有前者實用和受歡迎,畢竟很少有愿望能強烈到可以讓一個活人心甘情愿地獻出自己的一切,因此,鮮少有人實施,以至百年下來近乎失傳。古書所載的例子和有證可考的,千百年來不過三四人,這三四人的愿望無一例外都是復仇,召來的厲鬼都**地以殘忍血腥的方式為他們實現了愿望。

        魏無羨心中不服。

        他怎么就被劃分成“十惡不赦的厲鬼邪神”了?

        雖說他的名聲是比較差,死狀又**慘烈,但一不作祟,二不復仇,他敢發誓,上天入地**找不到一個比他*安良本分的孤魂野鬼了!

        可棘手的是,“獻舍”是以施術者意愿為先的,就算他再不服……上都上身了,這便默認雙方達成了契約,他必須為施術者實現愿望,否則詛咒就會反噬,附身者將元神俱滅,永世不得超生。

        魏無羨扯開衣帶,又舉手觀察一番,果然,他的兩腕上都交錯著數道利器劃過的猙獰傷痕。傷口的血雖已止住,可魏無羨清楚這些不是普通的傷,如果不為身主完成愿望,那么這些傷口便無法愈合。而且拖得越久越嚴重,倘若超過期限,就會讓接收這具身體的他,連人帶魂活活地被撕裂。

        再三確認無誤,魏無羨心中連說了十聲“豈有此理”,終于勉強扶墻起身。

        這間屋子大是大,卻空蕩又寒酸,床罩棉被不知多少日沒有換洗了,散發著一股霉味。墻角有一只竹簍,本是用來扔廢物的,方才被踢倒,臟物廢紙滾落滿地。魏無羨見紙團上似乎有墨痕,便隨手拾起一個,展開一看,果然密密麻麻寫滿了字。他忙把地上所有紙團都收集起來。

        這紙上的字應當是這具身體的主人苦悶之時寫來發泄的。有些段落語無倫次、顛三倒四,焦慮與緊張透過扭曲的字跡撲面而來。魏無羨耐著性子一張張看過,越看越是覺得不太對勁。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