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外國小說 > 美國

沙岸風云(精)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作家
  • ISBN:9787521200683
  • 作者:(法)朱利安·格拉克|譯者:張澤乾//王靜
  • 頁數:317
  • 出版日期:2018-11-01
  • 印刷日期:2018-11-01
  • 包裝:精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233千字
  • 龔古爾文學獎獲獎作品,“超現實主義第二浪潮”的主要旗手朱利安·格拉克的長篇小說代表作品,一部閃爍著超現實主義與象征主義精神的瑰麗而深沉的小說,一個回溯歷史與影射現實的天方夜譚式的離奇故事。
  • 《沙岸風云》是一部閃爍著超現實主義與象征主義精神的瑰麗而深沉的小說,作者虛構了一個天方夜譚式的離奇故事,用以回溯歷史與影射現實。小說描敘阿爾多青年時代的一段離奇經歷。當時奧爾塞納城市共和國這位上層貴族子弟在一次痛苦的失戀后,要求并被批準調往西爾特沙岸,任海軍指揮所的“觀察員”。與西爾特省隔海相望的法爾蓋斯坦共和國,在三百年前曾與奧爾塞納發生過一場戰爭,此后雙方一直處于不戰不和狀態。阿爾多的到來使平靜的海面掀起了軒然大波。他在墜入豪門之女瓦內莎的情網之后,登上了海域邊界線上的一座小島,繼而在海軍指揮所大興土木,整修要塞,后來駕艦越過海界,駛向對岸,遭到法爾蓋斯坦炮擊,從而使這兩個國家面臨重燃戰火的嚴重危險。 《沙岸風云》是朱利安·格拉克的代表作,曾獲法國文學最高獎——龔古爾文學獎,發表后成為轟動性作品。小說構思獨特,文字深沉,其用意雖在諷刺二次大戰初期法德之間那場“滑稽戰爭”,但作者聲稱他無意構思一部歷史小說,他所追求的與其說是講述一個“永恒的故事”,不如說是在提煉一種“歷史的精神”。
  • 朱利安·格拉克(Julien Gracq,1910-2007) 法國當代著名小說家、詩人、劇作家和評論家。1910年生于法國曼恩-盧瓦爾省。1938年走上文學創作之路。主要作品有小說《阿爾戈古堡》《林中陽臺》《沙岸風云》《陰郁的美男子》,散文詩集《巨大的自由》,隨筆集《首字花飾》等。 格拉克的小說受到夏多布里昂、奈瓦爾、諾瓦利斯和歌德等浪漫主義作家的影響,同時吸取超現實主義代表人物布勒東的意識的無指向性和瞬間變幻的迷離飄忽的現代藝術風格,形成了格拉克小說感情充沛、意境飄渺,寓意深遠的獨特品格。強烈的散文化和詩化的小說風格,讓他在法國當代文學史上有著“詩情小說家”的美譽。
  • 目 錄
    **章 赴任 001
    第二章 海圖室 015
    第三章 一次交談 032
    第四章 薩格拉廢墟 051
    第五章 一次拜訪 067
    第六章 沙岸熱浪 102
    第七章 維扎諾島 125
    第八章 圣誕節 145
    第九章 巡航 187
    第十章 來使 211
    第十一章 *后巡查 247
    第十二章 秘密傳召 270
    后記 314
    附錄:格拉克寫給本書譯者之一王靜的信 316
  • **章 赴任 我出生在奧爾塞納地方的一個古老家族。我記得童年是在圣多明各街的舊式府邸和贊塔附近的農舍間度過的,那段歲月平靜、安寧而又富足。每年夏天我們來到這里,我已能陪伴父親、騎著馬在他的領地里漫游或者查核管家的賬簿。在奧爾塞納城**的老牌大學里我完成了學業。不乏幻想的天性和母親過世后留給我的財產使我無須急著尋求職業。過去的幾個世紀以武力戰勝非基督徒建立的戰功和從與東方貿易中獲取的巨額收益,使奧爾塞納這個城市共和國在這種庇蔭下得以生存:她猶如一位蒼老而又高貴的長者,遠離塵世,盡管財源枯竭,一蹶不振,其聲望依然足以抵御債主的冒犯。她行動遲緩但舉止安詳,雖飽經風霜但看上去儼然精神矍鑠,使人無法相信死亡在向她迫近。奧爾塞納古代貴族的戍國**僅只具有傳奇色彩,公共事務如今面臨岌岌可危的境遇,對沸沸揚揚、無拘無束的青年人不再有什么吸引力。人愈是步入暮年,愈能勝任****職務。某種帶有浪漫色彩而又未曾被利用過的東西在閑散的生活里飄逸,從許多方面看,這種生活對城里年輕貴族后裔很少具有教益。我心甘情愿地和他們一道尋歡作樂,**一個興致,一個星期一種狂熱——過早地玩世不恭,這便是歷來高高在上的貴族階層所嘗到的惡果,我很快便溺于逸樂,那是一種被城里的紈绔子弟們詡為自尋**煩惱的歡樂。我的時光是在讀詩與鄉間獨自漫步中打發的。夏日的夜晚,暴風驟雨降臨時,奧爾塞納城像是蒙上了一層鉛衣。我喜歡在這時鉆進城郊那片林子里去。經常自由自在地騎行能給人帶來不少樂趣,時間越長,我的興致越濃,宛如一匹駿馬并不因疲憊不堪而放慢奔跑速度,夕陽西下時分我才掉轉韁繩。我喜愛在沉沉暮靄冉冉升起時踏上歸途:天幕下旌旗**仿佛為我們增添了無與倫比的榮光,因為這榮光是從幾個世紀的霧色中升起的,奧爾塞納城里的拱穹和屋頂只有在霧色中才顯得*為清晰。這時坐騎載著我返回城里,它那舒緩的步子在我看來,仿佛是由于受到某一秘密的脅迫,才顯得這般沉重起來。晚上我的消遣很無聊:與同齡的年輕人展開柏拉圖式的辯論。由于上議院對此缺乏熱情,這種經院式的辯論在奧爾塞納越來越活躍。我對愛情游戲頗為關注,**與放縱并不比別人遜色。有時情人會離我而去,起初我只是有些不快,而當我突然發覺自己幾乎沒有另覓新歡的愿望時,才真正驚詫起來。在我生活的大網中仿佛被鉤破了一個不起眼的裂縫,那些脫線的網眼日見松弛,而我卻絲毫沒有察覺。驟然間,裂縫就把我不久前還認為可以接受的現實都撕成了碎片:在我看來,生活變得百無聊賴,無可救藥,我漫不經心地構筑的那片土地正在我腳下塌陷。我突然間萌發了遠行的念頭,于是便向市政議會申請在邊遠地區謀求一個職位。
    奧爾塞納政府,與所有商業性的城市共和國一樣,對其官員甚至軍隊和艦只的下級軍官向來抱有戒備心理并不信任。在戰事頻繁時期,奧爾塞納政府不得不在前沿地帶部署強大的軍事力量,據此,在奧爾塞納的貴族們看來,即使讓軍官們**聽任市政權力的調遣,也遠遠不足以防范軍事政變和陰謀。很久以來,*有聲望的家族把自己的后裔安排在軍事長官身旁,從事一種極其近似間諜活動的使命,以達到將軍事陰謀扼殺在萌芽狀態的目的,對此他們*不認為會有損聲譽。因此,市政議會便有了這些**的“耳目”:他們的權力看來并不明確,但實際上得到心照不宣的認可:古老家族名望的支撐給他們帶來難以估量的權力,即便在戰場上也是如此;在奧爾塞納的軍事行動中,這些“耳目”的干預造成一種互不相信的氣氛,使指揮優柔寡斷,遲疑不決,從而對軍事行動中的見解一致和戰斗士氣經常產生不良影響。盡管如此,人們反而認為,人為的假象正好可以使那些為市政議會充當耳目的人得以較早地增長政治見識和外交才干。長期以來,受派遣充任間諜,涉足這種身份不明的職業便能使那些貴族后裔在充任一段時期的耳目之后將來能派上大用場。如今奧爾塞納的軍事力量陷入衰頹不堪、一蹶不振的狀態,它或許可以不冒多大風險,松弛一下疑慮叢生的警惕。然而,如同所有搖搖欲墜的帝國一樣,當惰性在政府機構和經濟生活中舉足輕重的作用公開地顯現出來時,習慣勢力重新變得強大起來:他們將嫡系派往前方進行盯梢,這種做法和別的地方人們把孩子送到國外去旅游或參加規模盛大的獵狩活動一樣習以為常。這種派遣從未中斷。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儀式摻入了半滑稽的成分,但依然被人們恪守,甚至起著類似羅馬人成年袍①的作用。我的父親還未**退出政界,常為我揮霍無度的生活擔憂。他高興地得知我的新想法,并利用他那依然很高的威望在市政議會里支持我的活動。不久他被告知已經做出對我有利的決定,即上議院將頒布一條指令,決定派我去城市共和國在西爾特海域設置的輕裝部隊所屬的指揮所任觀察員。
    我父親決意要我離開首都,使我習慣一種艱苦的生活,他的愿望正合我意,或許他的幫助超出了我所追求的改變現狀的模糊目標。和奧爾塞納領土上的于爾蒂馬·圖勒一樣,西爾特省位于南方邊陲。幾條零星的坑洼不平的公路穿過一處半荒漠地區,將它與首都連接起來。海岸平坦,險灘遍布,根本無法營建有實用價值的港口。沿岸的海域空空蕩蕩,幾處古代遺址和廢墟*增添了它周圍凄涼的景象。事實上,這片不毛之地曾經有過一段燦爛的文明盛世,那是在阿拉伯人入侵時期,他們用高超的灌溉技術使這一地區獲得了繁榮,但是自那以后,生命便從這片遙遠的土地銷聲匿跡了,仿佛一個木乃伊般的政權軀體那過分吝嗇的血液流不到這里似的。此外,人們說,這里的氣候逐漸變得干燥起來,極為罕見的幾片綠色地帶由于受到來自沙漠干熱風的吞噬正在逐年縮小。**公職人員通常都把西爾特當作因犯有過失而被發配去的地方。在那里,人們將常年忍受無盡煩惱的折磨;那些憑個人興趣而堅持留在那里的人,其行為在奧爾塞納被看作是未開化半野蠻之舉——當有人不得不進行一次去“西爾特腹地”的旅行時,便成為一連串無休止的嘲笑的對象。在我臨行前款待那些花天酒地的朋友們的告別晚宴上免不了會有這種取笑;然而,觥籌交錯和歡聲笑語間,宴席上有時籠罩著一種難以填補的沉寂,它像一種難以察覺的困擾,給這種沉寂蒙上了一層傷感的陰影:我的流放顯得比當初想象的要嚴重得多,流放地似乎也變得*遙遠,每個人都意識到生活對我來說真要改變模樣了:西爾特這個粗俗的名字已將我排除在尋歡作樂的圈子以外。破天荒**次,由純真的友誼鑄成的小圈子出現了致命的裂縫——裂縫早就有了——我使他人感到不安,甚至可以說自己已經成為多余的人。他們隱隱約約地希望,我的離去能夠堵塞這一裂縫,使他們對這一切變得麻木。當我們在科學院門前道別時,奧爾朗多突然緊緊擁抱我,神情緊張而專注,與晚會上輕薄的言語迥然相異,他用嚴肅的語調祝我“在西爾特前沿交好運”。次日一早,我乘上去西爾特傳送官方郵件的快車離開了奧爾塞納。
    黎明時分離別自己親近的城市,踏上前程未卜的旅途別有一番情趣。奧爾塞納冷清的大街上毫無生氣,棕櫚樹那扇形的葉子在黑魆魆的墻上展得*大*寬;教堂打點的鐘聲在古老的建筑物間激起了一陣沉悶而又令人專注的顫動。我們行駛在熟悉的街道上,它們毫不猶豫地把我帶向一個遙遠的、不知其詳的地方,這一切使我感到這些街道是多么異乎尋常。我對此次離別并不憂心忡忡:我需要領略那酸冷的氣息和我的明亮的雙眼離開昏睡萬物所能感受的樂趣。我們按規定的時間啟程。市郊的花園從我身邊閃過,不再具有吸引力。冰冷的空氣籠罩著潮濕的鄉村,我蜷縮在汽車里興致盎然地清理一個大皮夾,那是我前**晚上宣誓就職后從市政府領到的。我手中拿的正是我新的重要性的具體標志。我太年輕了,一想到這些,不可能不感到一種孩童般的樂趣。皮夾里裝有幾份有關我的任命的官方文件——數量不少,對此我頗感欣慰,有一些關于我的職責以及崗位守則之類的說明,我打算從容不迫地讀一下。*后一份,是一個用市政議會的徽章封口的黃色大信封,手寫的筆跡一絲不茍的封面立刻吸住了我的目光:“一俟收到緊急的特別指示即可打開。”這是密令;我不自覺地挺了挺身,向地平線那邊望去,目光堅定。我的心里涌起一陣既荒誕而又神奇的回憶,它自我被**到那個偏遠的地方任職以后一直令我激動不已:在我將要去的邊界線上,奧爾塞納處于臨戰狀態。實際上,事情并非那么嚴重,因為三百年來,這種局面一直延續至今。在這個城市共和國,人們對法爾蓋斯坦的情況所知甚少,它位于奧爾塞納疆域的對岸,在西爾特海的那一端。自古以來屢遭入侵——*后一次是韃靼人——使法爾蓋斯坦這一地區的人口猶如流沙一般變遷,當一個沙灘剛剛形成時,隨即便被另一個覆蓋、吞沒。它的文明史是一個粗糙的拼湊物,東方典雅的細膩與游牧民族的粗放混合的產物。在那片并不堅實的土地上,政治生活像跳動不齊的脈搏,變化急劇,令人困惑:忽而**陷入爭斗糾紛,自我削弱,趨于分裂,在那里,封建領主由于種族矛盾相互仇恨,尖銳對立;忽而來自沙漠之谷的一陣神秘浪潮又平息了一切狂瀾,使法爾蓋斯坦暫時成為某個雄心勃勃的戰勝者手中高擎的火炬。在奧爾塞納,人們對法爾蓋斯坦的了解**于此——而且并不希望知道得*多,人們只知道存在著兩個**——這在小學里就學過了,它們處于正式的敵對狀態。實際上,三百年前——當時在西爾特海域上的航行尚未*跡,在法爾蓋斯坦人沿著海岸線頻繁的劫掠下,奧爾塞納人決定予以反擊,他們遠征敵方的海岸,無情地轟炸他們的港口。隨之小規模的沖突接踵而至,直至后來,相互敵視的局面不再使任何一方感興趣,戰火才煙消云散,趨于平息。各種勢力之間的爭斗使法爾蓋斯坦的港口長年陷于癱瘓;與它一樣,奧爾塞納一方也進入了休眠狀態:船只相繼離開了不復重要的海面,貿易交往不知不覺地衰竭了。西爾特海因此逐漸變成了名副其實的死海,沒有人再會想到穿越它。港口被沙漠吞噬,無法容納靠岸船只,即便是載重量極小的船只也罷。如今,奧爾塞納在其已經衰敗的昔日基地上看上去僅有幾艘威懾力微不足道的那種護衛艦,它們**的作用便是旺季時在沙灘上監視采集海綿。然而,在這種癱瘓局面下,雙方既無依法結束沖突的愿望,亦無使用武力繼續對峙的意圖。奧爾塞納與法爾蓋斯坦兩個城市共和國唯恐自己那段引為自豪的悠久而光榮的歷史受到某種損害,*何況雙方都認為,從前那些不惜任何代價加以維護的東西如今已變得無關緊要。因此,對于是否初步擬定和平協議,他們都保持緘默態度。要么關閉自守,要么孤芳自賞,雙方對此心照不宣,彼此都小心翼翼地避免與對方發生任何聯系。奧爾塞納宣布禁止在海岸線以外水域航行的權利,不難相信,法爾蓋斯坦一方也采取了相應的措施。由于多年來孕育著冷戰的胚胎,在奧爾塞納,人們普遍認為,采取外交程序不啻是一種無節制的活動,含有過于武斷、強烈的動機,還會使許久以來已自行消亡的戰爭不幸死灰復燃。這種不確定的局面為奧爾塞納毫不掩飾地替自己歌功頌德提供了極大方便,并且成為維持普遍和平的一大保障。尚未**熄滅的戰斗士氣便從紀念大舉轟炸周年的節日活動中找到恣意發泄的良機。上議院改弦易轍,決定撥出專款,該款原擬用于派遣一個外交使團,后被用來修建一尊塑像,以茲紀念戰爭時期指揮奧爾塞納艦只的海軍上將。奧爾塞納人對此普遍贊同,稱之為明智決定,他們認為通過這張銅嘴可以宣告,法爾蓋斯坦戰爭奄奄一息,已經壽終正寢。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