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其他分類

做點自己看得上的事,愛些自己看得上的人

作者:陳默默 出版社:天津人民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包裝:平裝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ISBN:9787201139432
  • 作者:陳默默
  • 頁數:261
  • 出版日期:2018-09-01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20千字
  • 1、《吐槽大會》《非你莫屬》主持人張紹剛親筆作序**,前北京電視臺、浙江電視臺主持人陳默默10年成長筆記,從姑娘到媽媽,作者以自身經歷分享關于女性的蛻變與困境,不一樣的思考感悟。
    2、作者在書中,細心體察生活中平凡的善、暖心的美,溫情回望親人離世后的傷心*望,與時隱時現的焦慮感斗智斗勇。從20出頭到30+,明明暗暗、跌跌宕宕,不精于計算,不那么耀眼,卻懂得了愛,活出了真。
    3、一部幫助當下女性緩解生活壓力的寬心書。認真生活,但不跟生活較勁,做點自己看得上的事,愛些自己看得上的人,即使生活的道路充滿荊棘,也要活得謙卑動人,又理直氣壯。
    4、全書115張插圖,均為作者珍愛的個人攝影作品,圖文結合,全彩印刷,提供讀者舒適的閱讀美感。
    5、每篇文章后單獨一頁展示精選金句,不是言辭激烈的打臉雞湯,是作者的一句溫暖提點,給忙碌、疲憊的心靈一份清爽的安慰。
    6、雙封設計,細膩膠版紙印刷,**契合成熟女性對精致感的追求。
  • 全書共四個章節,關于愛的人,關于做的事。作者一方面回顧自身,談及祖輩的愛情、與父母親的相處溝通、跟愛人的相識相守,以及兩個兒子帶來的生活驚喜;另一方面,作者向外觀察,分享一些關于當下女性常見的生活矛盾與內心困惑的思考。 本書像是作者對過去十年蛻變經歷的一次梳理,她以理性但不失溫度的筆觸審視過往,將一個女人的成長心路一點點展現出來。從姑娘到媽媽,是絕大多數女性都要經歷的一個過程,其中有曲折,有甘苦,當你懷疑自己的時候,這本書或許能給你一些陪伴。
  • 陳默默(原名陳晨) 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04級播音本科 前浙江電視臺、北京電視臺主持人 前旅游衛視《美麗俏佳人》主持人 現為獨立策劃人,撰稿人,兩個孩子的媽媽,QHHT量子催眠師。
  • CHAPTER ONE
    成長是條獨行的喧鬧路

    七夕,我想講個愛情故事 / 003
    農民 / 010
    人間煙火 / 018
    Hi,徐先生 / 025
    愛不僅僅是愛情 / 033
    我的朋友不是人 / 041
    不是家鄉的家鄉 / 058


    CHAPTER TWO
    來來來,做些傻事吧,你那么聰明給誰看?


    Hi,又是徐先生|還要說老徐 / 071
    “提及年少一詞,應與平庸相斥。” / 081
    布衣人生,“曲則全” / 089
    如果可以全能自戀,誰還需要戀人 / 097
    別談愛,愛就行了 / 107
    做點兒自己看得上的事,愛些自己看得上的人 / 114


    CHAPTER THREE
    隱形蛻殼生物

    是你的傷,也是你的藥——家排采訪手記 / 123
    一朵98年的花兒 / 147
    那位在商場打孩子的媽媽,我是那個被你指著罵的人 / 153
    搬家 / 160
    不要因為你是女人 / 165
    一地雞毛 / 171
    有一種生活叫作慢慢來|清邁記 / 178


    CHAPTER FOUR
    別忘記我們萌芽時多么珍貴

    妙是萬物生 / 199
    微型家書 / 211
    輪回游戲 / 216
    原來活著的樣子,是坦然地過一輩子,過程只是讓你*懂事 / 227
    謝你如光閃耀 / 234
    2008年,寫給自己的一封信 / 248
    2018年,給自己的一封回信——別忘記我們萌芽時多么珍貴 / 253

    后記
  • 妙是萬物生 剛搬到村里住的時候,大自然的好撲面而來。
    生活慢了下來,眼見院子里一朵花開,一朵花謝;雨水從天而降砸到泥土里濺起的身姿;潮濕的磚石上一只蚯蚓努力爬向泥土的過程;一只小螳螂在蘭花草間旋轉跳躍,然后落進泥土里,瞬間不見了。
    原以為一草一木只是用來賞心悅目的,住得久了,發現萬物生長,都是人的老師。
    那天我受邀參加一場時裝發布會。
    彼時還未辭去主持人的身份,還在做某衛視一檔時尚美妝類節目。每次從村里開去城里繁華的中心,需要兩個多小時,途中會經過一條很長的,兩邊全是樹蔭連天的大樹的小路,然后在路的盡頭,猛然匯入高樓大廈,車水馬龍。
    那天又經過這條樹蔭連天的小路。我一邊開車,一邊抑制不住的心事翻騰,對自己的不滿和厭煩到達頂點。我覺得自己活得失敗極了,覺得自己是個沒用的人。我不知道自己這樣的日子**天是在干什么。我三十歲了,碌碌無為,一事無成。我不是個當紅的主持人,也沒有其他拿得出手的社會身份,就連家庭主婦也做得不好,因為我原本就不是個喜歡待在家里,每日眼里心里只有老公和孩子的人啊。還記得那天,我越想越郁悶,眼前的美景也沒辦法沖淡我心中對自己的不滿。我想到身邊很多很**的朋友,早就已經是某個領域里的專家,大家都有各自專注的領域,有一席之地,我呢?我為這個社會做了點兒什么?我為我自己做了點兒什么?我擁有足夠令自己安全的賺錢能力嗎?我的才華在哪兒?天賦在哪兒?我是誰?如果說我是個馬上要去參加時尚活動的自媒體人,我也覺得抬不起頭來。因為我沒有專心在做網紅博主,也沒有全心全意經營自己的主持人身份,和很多媒體同行們比起來,我太不努力了。我簡直是在過斷裂的日子,時間的這頭是粗布麻衣地站在土里弄花澆水,素面朝天帶著孩子換尿布洗衣服;時間的那頭是精致時裝踩著高跟鞋提神提氣笑容得體妝容層疊假裝有范兒。我很羨慕別人,我覺得所有人都徹**底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哪怕是個路邊賣涼皮的大叔。
    而我,活得既不炸裂也不炫酷,還沒有態度,*沒有未來。 我也想有一份自己真心喜歡的事業,我也想有拿得出手的樣子,和你們交流。
    心情極差,思緒飛天,就這么一路開著,像是個麻木而暴躁的行尸走肉。突然一腳剎車,幾乎是本能的,我被逼停了:我看到前面不遠處,有輛車翻車了,是一輛黑色的小轎車從路邊開了出去,路兩邊都是草地斜坡,它就栽在一側的草地里。救援車輛橫在路中間,正在拿吊鉤往起吊,也堵住了這條不寬的小路。
    我在還有十幾米的地方停下來,看著眼前的交通事故,對自己**不滿的飛揚思緒也因為路不通暢而一下子被截停。沒事做,扭頭看看窗外。突然發現,在路的另一側斜坡,有一個老頭,趕著一群羊走來。
    那畫面好美啊,下午兩三點的光,被樹蔭柔和地篩選了落下來,灑在老爺爺身上,一群大大小小的奶白色的羊,咩咩地叫著,緩緩地走著,就在我車邊停了下來。羊們開始低頭吃草,遍地都是翠綠,翠綠上白羊像棉花一樣星星點點。老頭著一身灰灰的舊衫,手里拿著一個像是柳條的東西,悠閑地靠在一棵大樹上,靜靜地看著他的羊群吃草。
    天知道,就這么一個畫面,我目不轉睛地看了多久。實在太治愈了。
    突然身后喇叭聲此起彼伏,扭頭一看,前面的路不知道什么時候通了。好吧,繼續開,繼續往城里開,往名利場里開。
    到達了時裝發布會現場,照例鎂光燈閃爍,燈紅酒綠,人面桃花。做完活動接受采訪時,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小七!她是模特出身,這幾年也在做演員,聰明、漂亮、好身材、仗義又霸氣。*重要的是,她也是早早結婚做了媽媽,我們有時候會在一起探討些養孩子的心得,不說她已經育有一個女兒,單看她的外貌和長相根本猜不出來她已經是有孩子的人了。我倆看到彼此都很高興,很久沒見了!于是忙完了工作避開所有人聊了起來。
    這一聊,驚濤駭浪。
    我說小七你今年真的是大發力了啊,好幾部作品里都有看到你哇,好羨慕你事業紅紅火火。小七垂下頭來嘆了口氣,無奈的表情一瞬而逝,說:“還不都是生活逼得嘛!我要是有你這么好的老公和家庭,我也像你一樣能不出來干活就不出來干活。”我納悶:“你不是也挺好嗎?還記得上次你說你們全家要一起去旅游……”小七直爽,打斷我說:“離婚了。” 這仨字一出,她自己一愣,像是在想下面的詳情還要不要說。猶豫了幾秒,她接著說:“我一直沒跟你們說,我今年離婚了。他……吸了毒。” 吸毒?我一驚。離婚我可以理解,有時候兩個人過不到一起了,分開未必是件壞事。但是吸毒這是怎么回事?小七美艷的大眼睛暗淡了,隨后抬起來看著我說:“默默,很多人覺得我外表看起來**又外向,不像個顧家的人什么的,呵呵,是,連我自己也都一直以為是這樣,我以為我不甩了他就不錯了。結果我沒想到,我們家居然是老梁出了事情。你知道嗎,他先是在外面有了人,找了個夜總會的女人,然后在那個女人的帶領下,開始吸毒。我一直都不知道,只覺得他越來越不愛回家,而且家里的車也沒了。問他,他說,他開去外地改裝了,我也信了,那時候都沒想過他竟然是為了吸毒把家里的車賣了。直到年初有**……我帶著女兒在家。突然有人來敲我們家門,一看就氣勢洶洶來者不善,直接把一張抵押單拍在我面前說,我們家房子已經被老梁抵押了,還不上錢就收房。我質問老梁,他惱羞成怒,*后**不回家了,有時還半夜發信息罵我……我覺得他的精神好像都已經不那么正常了,后來我們離了婚,所有的東西都留給他了,我搬出了我們曾經一起用心布置的家,我只有一個要求,女兒歸我。” 我聽得嘴都張圓了,小七看了我一眼,苦笑繼續說道:“是,我也沒想到,我的日子竟然過成了這樣。我一直以為我們只是結婚年頭長了,婚姻上出了點兒小問題,挺一挺就過去了……沒想到,他竟然走到這一步,他其實是那么**一個人,我到現在都想不明白他為什么生意失敗就能這樣,失敗了可以重來啊……” 小七說到這里**次哽咽。她*口不提自己有多苦,卻因為遺憾前夫的墜落而難過。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突然明白了小七為什么今年開始,像打了雞血一樣地工作。小七說:“他垮了我不能垮不是嗎,我還有女兒,我房子不要了,人也不要了。可總得給我女兒掙出個未來吧。” 小七誠懇地看著我說:“所以我說羨慕你,真的不是客套。當然也不是說我現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好,我過得挺充實的,可是有時候也會想,如果能過你這樣的日子,真的是無聊無奇無人知又怎樣,幸福啊。”說完小七電話響了,是一個制片人打來的,一個新戲的試戲。小七撥撥頭發,呼了一口氣,吸了一口氣。再看過去,又是那個美艷耀眼沒心事兒的女藝人的樣子,好像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只是場天方夜譚。小七說:“我走了,等下還有工作。你要好好的喲。” 告別了小七,我往村里開。
    穿過高樓大廈,一個不起眼的路口,又拐進那條我熟悉的回家小路。兩旁大樹參天,光影已是落日夕陽。我一路思緒又炸了,有我自己未解決的心事,又加上了小七風浪迭起的故事。心疼小七,也對自己的人生疑惑。是的,故事讓人唏噓人生,可人終究只能被自己說服。相比小七的故事,我雖然在這世界上不聲不響過得安全極了,可是,心里的自卑還是揮不去。
    起碼人家都有故事,我呢? 我安全,平凡,面目模糊。這不酷,這不厲害,這沒有意義。
    突然,一個急轉彎,熟悉的畫面又映入眼簾。
    翠綠草坡上白色的星星點點,是放羊的老人和它的羊群!他們居然還在!幾個小時過去了,我去了一趟城里,光怪陸離的時尚圈走了一遭,聽了些大風大浪的故事,回來后,他們居然還在這里。
    幾乎原地。幾乎一動不動。帶著初見時一模一樣的安詳、悠然、自得。
    老爺子換了棵樹靠,依舊慢悠悠揮舞著他手里的柳條,像是在享受時光。羊群散布的方式有了輕微的改變,依舊安詳吃草。一切美好的跟我出城路上 看到的一樣,時間在這里,像是靜止了。
    也許時間本身就是不存在的,是我們強加了時間滴答滴答那焦慮的意義。
    我放慢了車速,在路邊找了安全的地方停下來,下了車,腳踩在地上。腳落地的一瞬,有一些新鮮的小草尖,軟軟地、癢癢地觸到了我的腳脖子,人的皮膚和大自然的造物接觸的那剎那,我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什么是活著的意義? 辛棄疾是詩,陶淵明也是詩。岳飛是活,陸羽也是活。能夠穿越腥風血雨做出一番事業是人間的英雄,學會心安理得地享受這世界的平凡與美好也是人生必要的功課。
    你看這小草。它們千百萬個看起來一模一樣地長在地上,可是它們其實各有不同。它們是平凡的,但它們是坦蕩的。沒有哪棵小草跳起來說“因為我沒有比旁邊其他小草*出色我不想活了”。它們無條件地愛著自己的生命,雨來仰頭迎雨暢飲,日出仰頭呼吸光芒。它們從不懷疑自己是誰,憑什么生活在這個地球上,它們也不比較自己的貢獻有沒有比別的小草多一點兒。它們不后悔生,也不焦慮死。它們知道生死起落不過是生命的一個循環,落進泥土里的自己,還會以新的方式再一次長出來。它們是真正懂得大自然的愛的生物,于是它們也是大自然的愛的一分子。
    人們常說,如果你死過,你會知道生的可貴。可是有很多人包括我曾經都會說,我沒死過,我只活一次。我對人生深深地焦慮,覺得我現在的一切都很不夠,很不可貴。你有沒有想過,也許,這個想法從頭到尾都錯了。我們每個人都死過。我們就是從死亡中來的。每一個人從媽媽肚子里生出來,都是一次新生,那么新生之前是什么呢? 而站在一生的視角來看生活,每**不過是短短一瞬。我們的一生和一株植物的一生其實沒有區別,都有向下扎根的時刻,也有發芽綻放的時刻。只是人是很健忘的動物,來到了某一刻,就忘記自己曾經做過什么。忘記自己埋在*望的土里,是為了體會發芽的快樂,忘記了每一個平凡的享受陽光的尋常日子,之前曾有多少的努力。你去看看泥土。泥土里,有無數顆蟄伏的種子。每一顆種子,在泥土里的時候,周圍的一切都是黑的。破土初見空氣的那一刻,之前許已是不知過了多少日。那些耐過的寂寞、熬過的寒冷、頂住的決心,每一步都不會白費,抖抖新長出來的嫩綠的葉子,后面的征程也許還很長。長到你可能會忘記你曾經做了多少努力才來到了**。但種子的精神在骨髓里面。
    你已萌芽了,別忘記自己的珍貴。像植物一樣,柔軟而無法被戰勝地,心無旁騖地向著光亮那方,野蠻生長吧。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