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社會小說

鐵漿(精)

作者:朱西甯 出版社:九州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九州
  • ISBN:9787510860966
  • 作者:朱西甯
  • 頁數:260
  • 出版日期:2018-10-01
  • 印刷日期:2018-10-01
  • 包裝:精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50千字
  • 1、 他在張愛玲心中,“永遠是沈從文*好的故事里的小兵”——文學**的一頁傳奇、*后一位民國小說家朱西甯先生作品大陸**出版。書中附贈張愛玲致作者的**封信件手稿,原版復刻,**曝光。
    2、 “居然在**發現了魯迅的傳人”,白先勇、莫言、王德威激賞的短篇小說經典——《鐵漿》復活了戰國時代的血性,和我們不大知道的民族性(張愛玲語),收錄九部短篇小說,還原一百年前北方農村集鎮的傳奇人物與古老事件,無不是震懾心魂的悲劇,卻比魯迅先生多了謙沖溫和的淑世精神。
    3、 阿城專文賞讀——從《詩經》到《金瓶梅詞話》,從汪曾祺、李劼人到朱西甯,《鐵漿》接續自然主義的文學傳統,是現代漢語文學中強悍的代表作。
  • “胭脂的化石,淚的化石,一個古老的世界,一點點的永恒;依樣照出一個朦朧的現代,和后世”。 《鐵漿》是臺灣文學家朱西甯先生的短篇小說集,收錄九部短篇經典,首次在大陸出版。作品寫于臺灣的六〇年代,接續五四的白話小說傳統,還原民國初年北方農村集鎮的傳奇人物與古老事件。中國傳統社會與現代文明沖突的時刻,鄉土成為勘探人性善惡的舞臺:爭鹽運生意而灌下鐵漿自戕的孟昭有、在酒樓上吃炒人心的屠夫傅二畜、自學醫書而接連害死家人的能爺……一群血氣方剛的小人物復活了戰國時代的血性,和我們不大知道的民族性,演繹著仇殺與救贖、俠義與溫情,愚昧與文明,無不是震懾心魂的悲劇。阿城先生作跋:《鐵漿》是現代漢語文學中強悍的代表作。
  • 朱西甯(1926-1998),臺灣小說家,作家朱天文、朱天心之父。 生于江蘇宿遷,祖籍山東臨朐。本名朱青海,杭州藝術專科學校肄業。一九四九年隨軍赴臺,曾任《新文藝》月刊主編、黎明文化公司總編輯、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系兼任教授。一生專注寫作,以小說創作為主,兼及散文、評論。著有短篇小說集《狼》《鐵漿》《破曉時分》《冶金者》《現在幾點鐘》《蛇》等;長篇小說《貓》《旱魃》《畫夢記》《八二三注》《獵狐記》《華太平家傳》;散文集《微言篇》《曲理篇》《日月長新花長生》等。
  • 【代序】一點心跡/朱西甯


    新墳
    劊子手
    捶帖
    余燼
    紅燈籠
    出殃
    鎖殼門
    鐵漿

    【簡體版跋】強悍之作的另類構成/阿城
    【重讀《鐵漿》】灰色地帶的文學/劉大任
    【附錄】 朱西甯文學年表
  • 《劊子手》(節選) 盤子里五味俱全的炒心片兒,就這樣靜靜地聽讓圍著它的家伙是是非非著。
    “大師父,”買鍋的伙計提著炒過人心的新鍋子問道,“摔啦?”摔鍋對于顧客是個交代,對于這個貪玩的伙計則是件很有趣的消遣——公然地帶點兒揮霍卻不必疼惜的快意。他提到門前,摔在大街的青石板上,意外的那鍋子沒有料想的那么粉碎,于是撿起來,又作了一次消遣。
    尤胖子回轉臉來 :“大伙兒都傳著,這漢子是冤枉了。” 從肩膀上抽下手巾擦了擦油膩的鼻子。那鼻頭紅紅的,把人弄成很傷心的樣子。
    “也難說。”年輕的士子老是有什么顧忌似的,不敢茍同死者是冤枉的。
    楊五道 :“俗語說是 :殺人償命。*別說殺的是個鄉董!試問,哪個鄉董老爺不是有財有勢的地頭蛇?你說我這話呢?”瘦臉送到青年士子的臉上,仿佛征詢后者有否異議。
    因為座中只有這么一個鄉下來的,知道實情。后者卻像受了栽誣似的道 :“說是那樣說,也不罕定,就拿舍下說,家祖父就……” “都沒好的,我說!”傅二畜是有意掃農家士子的興了, “就說我家小孩子他三姨唄,吃盡了鄉董的訛詐。你到縣里來喊冤告狀嘛,娘的個 × !官官相護!就說**這個死者唄,親娘讓人打死了,報仇殺人是不錯,可人家提著血刀來投案啦!還判人家砍腦袋?王法離了皇城就另個樣了。說起來不錯似的,鄉董老爺—也是一鄉之主,掌管的也是王法。可那是幌子!不來錢兒,誰干?就說他娘的我這份差事唄,朝廷不給糧餉養活我這一大家人家,我傅二畜瘋了?我砍了二十年的人頭?還招徒弟傳手藝?啊?”也不知是質問誰的,兩眼睛瞪著盤子里的菜肴,一直這么追問下去。那神情仿佛要找盤子里剁得那么碎的心給他評評理,又像是說 :“這一大盤子菜,我還沒動幾筷,怎么就完了?這是誰偷嘴的?誰這么下三兒?啊?”*后把筷子啪的一聲放下了。
    瘦老頭卻道 :“來錢兒呢,不錯的。不過聽說那位挨殺了的鄉董,這次可并沒撈著錢。” “那—這條命是白貼了?”掌鍋的很感興趣。
    “也說不上那個,話得說遠了,當初是兩家地鄰鬧事兒,一家是今兒出決的這個囚犯—” “姓陸的。他老子在世的時候,是個窮訟師。”年輕的士子一旁下注腳,“那一家姓聶,是個小財主。” “為著河堤不是嗎?”那位跑堂的也知道一點。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