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外國小說 > 美國

沙丘5:沙丘異端 偉大的沙丘系列每個不可不讀的書單上都有沙丘 雨果獎星云獎雙獎作品 摘得軌跡雜志20世紀科幻小說桂冠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包裝:平裝
  • 出版社:江蘇文藝
  • ISBN:9787559420619
  • 作者:(美)弗蘭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
  • 頁數:623
  • 出版日期:2018-08-22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468千字
  • ◆偉大的《沙丘》系列是科幻作家弗蘭克·赫伯特的傳奇代表作,每個“不可不讀”的書單上都有《沙丘》!
    ◆《沙丘》系列入選了美國圖書電商“一生不可不讀的100本書”、BBC“英國百大受歡迎圖書”、美國**公共電臺“百大科幻·奇幻小說”等幾乎每一個“不可不讀”的書單;摘得《軌跡》雜志“20世紀科幻小說”桂冠,是同時獲得雨果獎與星云獎的作品,科幻小說中的至高經典。
    ◆《沙丘》系列風靡半個多世紀,催生了《星球大戰》《阿凡達》等經典科幻電影!
    ◆人類每次正視自己的渺小,都是自身的一次巨大進步。
  • 一千五百年前,神帝雷托遇刺身亡,引發了劇烈的社會動蕩,數以萬億計的人離散到整個宇宙。 如今,他們紛紛帶著力量重返故土。姐妹會、尊母、特萊拉人……一時間,古老的勢力與新興的力量相繼登上舞臺,新的爭端已然爆發。少女什阿娜,繼承了厄崔迪人控制沙蟲的能力。她的出現,令這場爭端再次升級。 荒蕪的土地上,新千年的故事正緩緩展開。
  • 弗蘭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1920-1986) 美國科幻小說家、作家。1920年10月8日生于華盛頓州。赫伯特是美國深具影響力的科幻巨匠,是與阿西莫夫并肩的大師。 赫伯特在科幻文學中的地位就如同托爾金在奇幻文學中的地位一樣,無人可以動搖。他更是率先普及了“生態學”和“系統思想”的科幻作家,他教會了科幻作家如何賦予科幻小說以思想。 赫伯特一生共創作了27部長篇小說和6部短篇小說集,其中的佼佼者便是偉大的《沙丘》系列小說。該系列共6部,曾被翻拍成電影并引起巨大轟動。
  • 。。。
  • 伽穆星球午間耀眼的陽光被庭院白色的墻壁反射在墻下的草地上,灑下一片光輝,那個年幼的死靈好像身處聚光燈下一般。
    報銷!圣母盧西拉心間不禁一顫,她輕輕地點了一下頭,思忖的卻是施萬虞行事措辭的冷酷無情。我們的儲備已經耗盡了,快點兒再送幾個過來! 那個孩子看似十二標準年的年紀,不過在死靈尚未喚醒初始的記憶時,他們的樣貌并不能反映其真實的年齡。男孩體格健壯,一頭黑發茂密卷曲,盯著樓上的兩位圣母看了一兩分鐘,眼神**直接,**沒有避諱什么。初春黃色的陽光照射下來,在他的腳下形成了一片小小的影子。太陽把他曬得黝黑,不過他只是稍微動了一下,左肩白皙的皮膚便從藍色的單衣下面露出來了一塊。
    施萬虞說:“這些死靈不僅成本高昂,而且對我們極為危險。”她的聲調平淡,絲毫不露聲色,正因為如此,聽起來也*加威嚴,仿佛居高臨下的圣母導師在對侍祭訓話。這番話也令盧西拉*加意識到,施萬虞是這個死靈計劃的公開反對者之一。
    塔拉扎告誡過她:“她一定會希望說服你,讓你加入她的陣營。” “十一次失敗已經夠了。”施萬虞道。
    盧西拉瞥了一眼這位滿臉褶皺的圣母,突然想到:未來我也會變老,變成一副干癟的模樣,說不定也會成為貝尼·杰瑟里特的一個人物。
    施萬虞身材矮小,長年參與姐妹會的事務,臉上已生出不少老年斑。盧西拉曾為此行做過一些調查,她知道施萬虞一襲常規黑色長袍下隱藏著一副嶙峋瘦骨,除了*衣侍祭和她曾經交配過的男子,鮮有人見過這身黑袍之下的軀體。施萬虞長著一張闊嘴,下唇因下頜滿布的皺紋而縮了進去,下巴便因此顯得外突。她舉止決*果斷,不解內情之人常常誤以為她心有慍怒。伽穆主堡的這位指揮圣母少言寡語,離群索居,比多數圣母*孤僻。
    盧西拉又一次產生了希望自己能夠了解死靈計劃完整框架的想法。不過塔拉扎的指令已經**明確:“只要事關這個死靈的生死安危,就務必警惕施萬虞的一言一行。” “我們認為,之前的十一個死靈多數死在了那些特萊拉人自己手里。”施萬虞說,“這件事本身應該就能說明一些問題。” 盧西拉效仿施萬虞的沉默姿態,不動聲色地等待對方繼續,仿佛在說:“我可能比你年輕許多,施萬虞,可我也是一名圣母。”她能夠感覺到施萬虞注視的目光。
    施萬虞曾經見過這位盧西拉的全息影像,可是她的影像遠沒有她本人難對付。毫無疑問,這個銘者接受了*佳的銘刻訓練。盧西拉的鞏膜和眼球均為藍色,沒有經過任何鏡片矯正,面部表情因而頗為犀利,與她橢圓形的臉盤十分相配。她現在穿著黑色的阿巴長袍,卻沒戴上兜帽,棕色長發用發卡牢牢束在腦后,像瀑布一般垂在背后,即便是*硬挺的長袍也無法**掩藏她豐滿的胸部。她的基因譜系以其母性而聞名,她本人也已經與兩個男性為姐妹會生育了三個孩子。沒錯,這是一個尤物,一頭棕色的長發,一對飽滿的乳房,散發出母性的光輝。
    “你沒有怎么說話。”施萬虞道,“可見塔拉扎已經讓你提防著我了。” “你憑什么認為會有人想殺了這第十二個死靈?”盧西拉問道。
    “因為他們已經有所動作。” 盧西拉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想到施萬虞時腦中會出現“異端”這個詞語。諸位圣母有可能心生異端嗎?這個詞語的宗教含義在貝尼·杰瑟里特這里似乎**不適用。倘若一個群體對所有涉及宗教的事物都具有操控欲,又怎么會有離經叛道之舉? 盧西拉將注意力轉移到那個死靈身上。男孩做著側手翻在院子里整整轉了一圈,站定之后再次看向了墻上的兩個人。
    “身手可真好呀!”施萬虞譏諷道。蒼老的聲音并沒有**掩蓋言語之間的憤恨。
    盧西拉瞥了施萬虞一眼,異端之念。“異見”并不合適,“反對”不能**概括這個老女人表現出的態度。這種念頭可以令貝尼·杰瑟里特分崩離析。公然反對塔拉扎,反對大圣母?簡直難以想象!大圣母有如帝王君主,一旦采納建議,作出決定,諸位圣母便理應服從。
    “現在的形勢不容我們制造新的麻煩!”施萬虞說道。
    她的意思**清楚。“大離散”的散失之人正在陸續返回,其中部分人心懷不軌,危及姐妹會安全。尊母!這個稱呼聽起來同“圣母”多么相似。
    盧西拉試探著問了一句:“那么你覺得我們應該全力應對大離散回來的那些尊母?” “全力應對?嗬!她們沒有我們這么強大,頭腦也不清晰。而且,她們不了解美瑯脂!這也正是她們希望從我們這里得到的東西,即關于香料的信息。” “或許吧。”盧西拉道,她不愿意僅憑些許證據便輕易贊同這個說法。
    施萬虞說:“主母塔拉扎現在反倒迷了心竅,把精力和時間浪費在了這個什么死靈上面。” 盧西拉一言不發。死靈計劃確實遭到了一些圣母的抨擊,雖然只有極小概率可能喚起另一個魁薩茨·哈德拉克,此事依然在姐妹會上下引起了一番震動。打攪暴君在沙蟲體內的殘骸!這可是危險至極的事情。
    “我們**不能把那個死靈帶上拉科斯。”施萬虞喃喃道,“沒有必要自尋煩惱。” 盧西拉再次注意到了那個年幼的死靈——他背對著高墻和兩位圣母,但是從他的狀態來看,這個孩子知道她們討論的是自己,正在等待二人的反應。
    “塔拉扎雖然把你派到這里,但想必你也意識到了他的年紀還太小。”施萬虞道。
    “我從沒聽說過有哪個這樣年幼的男性接受了深層銘刻。”盧西拉表示贊同,言語之中夾帶了些微自嘲。她知道施萬虞能夠聽出這種語氣,但是不會明白它的真正含義。管控生育、生殖,以及隨之而來的所有必要事宜,這是貝尼·杰瑟里特的立身之本。利用愛欲,但是切莫心生愛意,施萬虞現在應該在思考這個問題。姐妹會的分析人員了解愛的各類根源,組織早在發展初期便對此進行了研究,但是至今尚未有人膽敢激發交配對象對她們的愛意。她們容許愛的存在,但卻提防愛的侵蝕,這是基本的原則。她們明白人類的愛根植于這個種族的遺傳基因之中,正是因為這張安**,人類才得以存續。人類的這種本性可以在必要之時加以利用(有時對象是其他圣母),為實現姐妹會的目的對特定的個人進行銘刻。你知道對方受到銘刻之后,將會與你形成穩固的關系,這種關系并非尋常人等可隨意建立。他人或許能夠看出這種關系,并且企圖從中作梗,然而形成關系的兩人則只會隨著潛意識下的音樂起舞。
    “我剛才并不是說不該對他進行銘刻。”施萬虞誤讀了盧西拉的沉默。
    “我們應該奉命做事。”盧西拉駁斥道,這話施萬虞想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
    “可見你并不反對把這個死靈帶上拉科斯。”施萬虞道,“你若了解了計劃的全部情況,不知還會不會這么堅定地服從命令。” 盧西拉深吸了一口氣,施萬虞莫非要告訴她死靈計劃的真正意圖了?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