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外國小說 > 美國

五號屠場(精)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譯林
  • ISBN:9787544773003
  • 作者:(美國)庫爾特·馮內古特|譯者:虞建華
  • 頁數:267
  • 出版日期:2018-06-01
  • 印刷日期:2018-06-01
  • 包裝:精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德累斯頓的空襲,大火后的*處逢生,外星人的探訪,一場自由穿梭時空的冒險之旅……
    四度空間里,五號屠場中的幸存者畢利,透視了生命與死亡,在平行時空里扮演命運的預言者。
    所有駭人的屠殺和人世的無常:大轟炸,戰俘時期,岳父的空難,妻子的死亡,全都用一句“事情就是這樣”來詮釋,以黑色幽默反擊天地的不仁。
    《五號屠場》因一場戰爭而起,卻終止了另一場戰爭:美國退出越戰。馮內古特撼動了60、70世代的美國年輕人,點燃了新世代的觀念之火,被奉為一代人的精神**。
  • 1945年,德累斯頓遭到大轟炸時,馮內古特本人正巧身在德國。他和其他戰俘一起,在“五號屠場”地下貯存獸肉的地窖里捱過了一夜,逃避了頭頂上的一場狂轟濫炸。二次大戰的親身經驗,衍生出了這部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反戰小說。 馮內古特運用科幻小說的技巧,讓畢利在德累斯頓一場因空襲而起的大火中九死一生后,之后展開了一場自由穿梭時空的冒險之旅。在《五號屠場》里,無論戰場上或時空旅行中,馮內古特描述許多面臨生死邊緣或受苦受難的人所采取的方式皆是冷靜超然——把自己掩埋在池底下、地底下或是宇宙底層,人類可以無視時間與空間的存在,任憑自己的心靈自由飄蕩,八方馳騁。
  • 庫爾特?馮內古特(Kurt Vonnegut,1922—2007) 20 世紀美國最重要、最有影響的黑色幽默文學作家。 馮內古特是出生在美國的猶太人,1940年考取康奈爾大學,主修化學。1944年珍珠港事件爆發,主張反戰的他志愿參軍,遠赴歐洲戰場。1945年遭德軍俘虜,被囚禁在德累斯頓戰俘營。馮內古特的文學創作,不少靈感正是來自在戰俘營的經歷。 戰后馮內古特在芝加哥大學獲得人類學碩士學位,后在哈佛大學任教。他從1950年代起開始發表短篇小說,1960年代起開始出版長篇作品。代表作品:《五號屠場》《冠軍早餐》《貓的搖籃》《囚鳥》等。 他的作品以喜劇形式表現道德層面悲劇的內容,情節廣博至極、構思精妙至極、文脈復雜至極,擅長以笑聲諷喻社會現實,應對災難和絕望。荒謬、吊詭或怪誕等黑色幽默元素的表象下,是一顆關愛社會乃至全人類的德善之心,他借時政熱點、當代關切,別開生面巧做文章,抓住了自己身處時代的情緒,并激發了一代人的想象。 晚年的馮內古特在曼哈頓和紐約長島的田園里頤養天年。2007年4月11日,于曼哈頓因病逝世。
  •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故事中的所有一切,或多或少都發生過。至少, 關于戰爭的部分是相當真實的。我認識的一個家伙真 的因為拿了一只不屬于他的茶壺,在德累斯頓被*決 。另一個我認識的家伙真的威脅說戰爭結束后要雇殺 手除掉他的仇人。如此等等。我只不過都沒用真實姓 名。
    我也真的在1967年獲得古根海姆基金會的資助( 真是天大的好事),重返德累斯頓。德累斯頓看上去 很像俄亥俄州的戴頓,但比起戴頓,城市中有*多的 空間。地下一定埋著數以噸計的人骨肥料。
    與我同往的是一個叫伯納德·維·奧黑爾的戰時 老伙伴。我們重訪了夜間關押我們戰俘的那個屠宰場 ,與帶著我們前往的出租車司機交上了朋友。他的名 字叫格哈特-米勒。他告訴我們他曾一度是美軍的俘 虜。我們問他在共產黨統治下的生活怎樣,他說開始 **糟糕,因為每個人不得不辛苦工作,因為當時住 的、吃的、穿的都十分稀缺。但現在情況好多了。他 有了舒適的小套間,女兒能享受到高質量的教育。他 的母親在德累斯頓的那場空襲中葬身火海。事情就是 這樣。
    他在圣誕節給奧黑爾寄了一張明信片,上面這么 寫著: “我祝愿你和你家人及你的朋友圣誕快樂新年好 還希望我們如果機會巧了還能在一個和平自由世界的 出租車里相見。” 我**喜歡這樣的說法:“如果機會巧了。” 我真的不想告訴你這本倒霉的小書耗費了我多少 錢、精力和時間。二十三年前,當我從第二次世界大 戰的戰場回到家中時,我本以為寫一些關于德累斯頓 大毀滅的文字,對于我而言輕而易舉,因為我只需報 道我所目睹的一切即可。而且我還認為,由于主題如 此重大,這將成為一部傳世杰作,或者至少為我掙得 不少經濟收益。
    但那時我頭腦中擠不出多少關于德累斯頓的文字 ——無論如何不足以湊成一本書。直到**,我頭腦 中出現的文字仍然**有限,而時過境遷,兒子們都 已長大成人,我已經變成了一個讓人討厭的老家伙, 沉湎于憶憶舊事,打打門球。
    我感到我記憶中關于德累斯頓的部分是多么于事 無補,然而德累斯頓又極具**,讓我難以擱放。我 想起了一首**的五行幽默打油詩: 伊斯坦布爾有個小青年, 對著自己的家伙開了言: “你毀掉了我的健康, 你花光了我的金錢, 現在還不尿,你這個老混蛋。” 我還想起了一首歌,是這樣的: 我的名叫揚·揚遜, 工作就在威斯康星, 木材場里我工作。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