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其他分類

追風箏的人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上海人民
  • ISBN:9787208061644
  • 作者:(美)卡勒德·胡賽尼|譯者:李繼宏
  • 頁數:362
  • 出版日期:2006-05-01
  • 印刷日期:2018-03-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10
  • 字數:243千字
  • “許多年過去了,人們說陳年舊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終于明白這是錯的,因為往事會自行爬上來。回首前塵,我意識到在過去二十六年里,自己始終在窺視著那荒蕪的小徑。”
    12歲的阿富汗富家少爺阿米爾與仆人哈桑情同手足。然而,在一場風箏比賽后,發生了一件悲慘不堪的事,阿米爾為自己的懦弱感到自責和痛苦,逼走了哈桑,不久,自己也跟隨父親逃往美國。
    成年后的阿米爾始終無法原諒自己當年對哈桑的背叛。為了贖罪,阿米爾再度踏上暌違二十多年的故鄉,希望能為不幸的好友盡*后一點心力,卻發現一個驚天謊言,兒時的噩夢再度重演,阿米爾該如何抉擇?
    小說如此殘忍而又美麗,作者以溫暖細膩的筆法勾勒人性的本質與救贖,讀來令人蕩氣回腸。
  • 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1965年生于阿富汗喀布爾市,后隨父親遷往美國。胡賽尼畢業于加州大學圣地亞哥醫學系,現居加州。“立志拂去蒙在阿富汗普通民眾面孔的塵灰,將背后靈魂的悸動展示給世人。”著有小說《追風箏的人》(The Kite Runner,2003)、《燦爛千陽》(A Thousand Splendid Suns,2007)、《群山回唱》(And the Mountains Echoed,2013)。作品**銷量*過4000萬冊。2006年,因其作品巨大的**影響力,胡賽尼獲得聯合國人道主義獎,并受邀擔任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
  • 暫無
  • **章 2001 年12 月 我成為**的我,是在1975 年某個陰云密布的寒冷冬日,那年我十二歲。我清楚地記得當時自己趴在一堵坍塌的泥墻后面,窺視著那條小巷,旁邊是結冰的小溪。許多年過去了,人們說陳年舊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終于明白這是錯的,因為往事會自行爬上來。回首前塵,我意識到在過去二十六年里,自己始終在窺視著那荒蕪的小徑。
    今年夏季的某天,朋友拉辛汗從巴基斯坦打來電話,要我回去探望他。我站在廚房里,聽筒貼在耳朵上,我知道電話線連著的,并不只是拉辛汗,還有我過去那些未曾贖還的罪行。掛了電話,我離開家門,到金門公園北邊的斯普瑞柯湖邊散步。晌午的驕陽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數十艘輕舟在和風的吹拂中漂行。我抬起頭,望見兩只紅色的風箏,帶著長長的藍色尾巴,在天空中冉冉升起。它們舞動著,飛越公園西邊的樹林,飛越風車,并排飄浮著,如同一雙眼睛俯視著舊金山,這個我現在當成家園的城市。突然間,哈桑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為你,千千萬萬遍。哈桑,那個兔唇的哈桑,那個追風箏的人。
    我在公園里柳樹下的長凳坐下,想著拉辛汗在電話中說的那些事情,再三思量。那兒有再次成為好人的路。我抬眼看看那比翼齊飛的風箏。我憶起哈桑。我緬懷爸爸。我想到阿里。我思念喀布爾。我想起曾經的生活,想起1975 年那個改變了一切的冬天。那造就了**的我。
    第二章 小時候,爸爸的房子有條車道,邊上種著白楊樹,哈桑和我經常爬上去,用一塊鏡子的碎片把陽光反照進鄰居家里,惹得他們很惱火。
    在那高高的枝丫上,我們相對而坐,沒穿鞋子的腳丫晃來蕩去,褲兜里滿是桑葚干和胡桃。我們換著玩那破鏡子,邊吃桑葚干,邊用它們扔對方,忽而吃吃逗樂,忽而開懷大笑。我依然能記得哈桑坐在樹上的樣子,陽光穿過葉子,照著他那渾圓的臉龐。他的臉很像木頭刻成的中國娃娃,鼻子大而扁平,雙眼瞇斜如同竹葉,在不同光線下會顯現出金色、綠色,甚至是寶石藍。我依然能看到他長得較低的小耳朵,還有突出的下巴,肉乎乎的,看起來像是一團后來才加上去的附屬物。
    他的嘴唇從中間裂開,這興許是那個制作中國娃娃的工匠手中的工具不慎滑落,又或者只是由于他的疲倦和心不在焉。
    有時在樹上我還會慫恿哈桑,讓他用彈弓將胡桃射向鄰家那獨眼的德國牧羊犬。哈桑從無此想法,但若是我要求他,真的要求他,他不會拒*。哈桑從未拒*我任何事情。彈弓在他手中可是致命的**。
    哈桑的父親阿里常常逮到我們,像他那樣和藹的人,也被我們氣得要瘋了。他會張開手指,將我們從樹上搖下來。他會將鏡子拿走,并告訴我們,他的媽媽說魔鬼也用鏡子,用它們照那些穆斯林信徒,讓他們分心。“他這么做的時候會哈哈大笑。”他總是加上這么一句,并對他的兒子怒目相向。
    “是的,爸爸。”哈桑會咕噥著,低頭看自己的雙腳。但他從不告發我,從來不提鏡子、用胡桃射狗其實都是我的鬼主意。
    那條通向兩扇鍛鐵大門的紅磚車道兩旁植滿白楊。車道延伸進敞開的雙扉,再進去就是我父親的地盤了。磚路的左邊是房子,盡頭則是后院。
    人人都說我父親的房子是瓦茲爾阿巴克汗區*華麗的屋宇,甚至有人認為它是全喀布爾*美觀的建筑。它坐落于喀布爾北部繁華的新興城區,入口通道甚為寬廣,兩旁種著薔薇;房子開間不少,鋪著大理石地板,還有很大的窗戶。爸爸親手在伊斯法罕[1]選購了精美的馬賽克瓷磚,鋪滿四個浴室的地面,還從加爾各答[2]買來金絲織成的掛毯,用于裝飾墻壁,拱形的天花板上掛著水晶吊燈。
    樓上是我的臥房,還有爸爸的書房,它也被稱為“吸煙室”,總是彌漫著煙草和肉桂的氣味。在阿里的服侍下用完晚膳之后,爸爸跟他的朋友躺在書房的黑色皮椅上。他們填滿煙管爸爸總說是“喂飽煙管”,高談闊論,總不離三個話題:政治,生意,足球。有時我會求爸爸讓我坐在他們身邊,但爸爸會堵在門口。“走開,現在就走開,” 他會說,“這是大人的時間。你為什么不回去看你自己的書本呢?”他會關上門,留下我獨自納悶:何以他總是只有大人的時間?我坐在門口,膝蓋抵著胸膛。我坐上一個鐘頭,有時兩個鐘頭,聽著他們的笑聲,他們的談話聲。
    樓下的起居室有一面凹壁,擺著專門定做的櫥柜。里面陳列著鑲框的家庭照片:有張模糊的老照片,是我祖父和納迪爾國王[1]在1931年的合影,兩年后國王遇刺。他們穿著及膝的長靴,肩膀上扛著來復*,站在一頭死鹿前。有張是在我父母新婚之夜拍的,爸爸穿著黑色的套裝,朝氣蓬勃,臉帶微笑的媽媽穿著白色衣服,宛如公主。還有一張照片,爸爸和他*好的朋友和生意伙伴拉辛汗站在我們的房子外面,兩人都沒笑,我在照片中還是嬰孩,爸爸抱著我,看上去疲倦而嚴厲。我在爸爸懷里,手里卻抓著拉辛汗的小指頭。
    凹壁可通往餐廳,餐廳正中擺著紅木餐桌,坐下三十人綽綽有余。
    由于爸爸熱情好客,確實幾乎每隔一周就有這么多人坐在這里用餐。
    餐廳的另一端有高大的大理石壁爐,每到冬天總有橙色的火焰在里面跳動。
    拉開那扇玻璃大滑門,便可走上半圓形的露臺;下面是占地兩英畝的后院和成排的櫻桃樹。爸爸和阿里在東邊的圍墻下辟了個小菜園,種著西紅柿、薄荷和胡椒,還有一排從未結實的玉米。哈桑和我總是叫它“病玉米之墻”。
    花園的南邊種著枇杷樹,樹蔭之下便是仆人的住所了。那是一座簡陋的泥屋,哈桑和他父親住在里面。
    在我母親因為生我死于難產之后一年,也即1964 年冬天,哈桑誕生在那個小小的窩棚里面。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