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偵探/懸疑/推理

心理大師(深淵)/心理大師懸疑系列

作者:鐘宇 出版社:上海社科院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包裝:平裝
  • 出版社:上海社科院
  • ISBN:9787552019810
  • 作者:鐘宇
  • 頁數:237
  • 出版日期:2017-07-01
  • 印刷日期:2017-07-01
  • 開本:16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98千字
  • 《心理大師(深淵)/心理大師懸疑系列》是作者鐘宇的“心理大師”系列的*后一本。小說延續《心理大師:模仿者》的故事,講述沈非、邱凌以及樂瑾瑜三位經歷截然不同的心理師之間的愛恨糾葛。該文稿將心理學與小說**融合,令讀者在關注著主人公的離奇經歷同時,又收獲到了大量的心理學專業知識。
  • 他將黑框眼鏡往上推了推,環抱著那一疊厚厚的 稿紙,朝外面走去。身后詩社的同學們還在傳閱著彼 此的作品,大聲朗誦。聲音此起彼伏,令他的心情無 法平靜。但今晚,他只能對大伙說抱歉。因為,他還 有另外一個社團的活動要參加。盡管那個社團沒有詩 社這么熱鬧,也盡管那個社團連一個像樣的教室都沒 有。但,那社團里的每一個人,都有著在他看來獨特 的人格魅力,并自帶光環。
    他加快了步子,朝著學校外面跑去。眼鏡又開始 往下滑了,于是,他抬起手,將眼鏡摘下。其實,他 視力很好。但每每照鏡子,他都覺得自己的眸子深處 ,有著洪水猛獸在那猙獰咆哮。他不希望人們看到, *不希望人們知道他流淌著什么樣沸騰的血液。
    快到校門口時,他放慢了腳步。他抬頭,看了一 眼大門上方的攝像頭,明亮的鏡片蔓延向某位穿著灰 色**的保安視線。他感覺不適,低下了頭,朝著旁 邊走去。
    他不喜歡被人注意到,能夠湮沒,在他看來就是 很好。盡管,他又會在深夜羨慕著站在辯論臺上慷慨 激昂說話的另一位男生。
    好吧!人是矛盾的,從他們出生開始,就被矛盾 所纏繞。
    他加快了腳步,穿過馬路……*終,他推開了那 扇位于民居頂層的小房間的木門。果然,另外三位烏 列社的同學已經圍坐在火爐邊說著話了。戴著眼鏡瘦 瘦高高的是陳驀然教授的研究生蔣澤漢,他之前發表 在《心理學》雜志上的兩篇論文寫得很棒,被教授大 力**。坐在他旁邊的是和蔣澤漢高中開始就一直同 窗的蘇勤,他也是研究生,同樣也是陳驀然教授的得 意弟子。
    坐在*邊上微笑的姑娘,是醫學院那邊的學生。
    這一刻的她,正微微笑著,望著身旁侃侃而談的兩位 師兄。她的頭發微微卷著,隨意地扎成一個馬尾。從 門口角度望過去,側身的她頸子很白,且很長,就好 像高貴的白天鵝。只是,在他心里,任何女人再如何 的好看,都敵不過他心中那穿著紅色格子襯衣曼妙的 可人兒。
    這時,白天鵝般的她扭過頭來了。她的笑容依舊 如花,可不知道怎么回事,這笑容又讓他莫名害怕。
    他總隱隱覺得,對方這笑容背后,有著火焰,有著巖 漿,有著雷霆萬鈞與洪水猛獸。
    “邱凌,我們今晚的活動都已經快結束了。”她 開口說道。
    “是嗎?”不安的這位男生正是當日的邱凌,他 一邊應著,一邊有點慌忙地將眼鏡重新戴上,“可是 ……可是今晚也是我們在蘇門大學詩社的*后一次活 動,所以……” 邱凌說到這,突然看見了蘇勤那微微皺起眉頭的 臉,于是,他連忙改口道:“嗯!對不起了各位。我 本來想著只是到詩社那邊看看,大三的學弟們今晚專 門給我們這些即將畢業的師兄們舉辦了歡送詩會。我 多聊了幾句,就興奮了起來,忘看時間了。” 他避開師兄蘇勤那不悅的眼光,沖女孩撇了撇嘴 :“瑾瑜,我和你不一樣,你們醫科生要讀五年。可 我……”他笑了笑,“我下周就要離開學校了。” 扎著馬尾的樂瑾瑜這才扭頭望向蔣澤漢和蘇勤: “是啊,邱凌就要離開學校了,他沒啥愛好,就喜歡 在文學社那邊讀幾首詩而已。” “好了,今晚烏列社的活動到此結束了。”蘇勤 站了起來,“*后,讓我們用掌聲歡送即將離校的詩 人邱凌。” 邱凌愣住了,對方之前和自己關系一直都不差, 也并不是一個會在這種小事上生氣的人。但今晚…… 今晚的蘇勤好像有點奇怪。
    和蘇勤一起站起來的,是蔣澤漢。他沒有板著臉 ,相反的,他甚至在蘇勤身后沖邱凌撇了一下嘴。緊 接著,蘇勤自顧自地拍了兩下手,然后朝著木門大步 走去。
    “蘇勤師兄,今晚不是還要分享我們四個人上周 拍的腦部掃描嗎?”樂瑾瑜也站了起來,沖著大步走 著的蘇勤說道。
    “我們一起交流分享的時間還很多,不急。”蘇 勤回頭說道,繼而往樓下走去。蔣澤漢再次沖邱凌撇 了撇嘴,小聲說了句,“你就不能不提詩社嗎?” 說完這話,他朝著蘇勤追去。
    10分鐘后,已經走進了蘇門大學的蔣澤漢和蘇勤 開始了對話。
    “為什么不讓邱凌知道自己的腦部掃描圖里,額 葉和顳葉功能低下呢?”蔣澤漢問道。
    蘇勤沒吭聲,自顧自地望著遠處操場上奔跑著的 學生們發呆。
    “喂!蘇勤。”蔣澤漢將聲音提高了點,“你今 天怎么了?在拿到那四張腦部掃描圖后,就一直這樣 奇奇怪怪的。” 蘇勤這才扭過頭來:“澤漢,你覺得樂瑾瑜會是 一個天生犯罪人嗎?” “確實不像。”蔣澤漢搖著頭,“不過,從她腦 部結構的圖片看來,或許算是。” “但她的心靈是干凈純潔的,不是嗎?”蘇勤說 道。
    蔣澤漢點頭:“同樣,我覺得邱凌也是個挺單純 的人,怎么也想不到他的腦子也會那么奇奇怪怪啊。
    ” 蘇勤打斷了蔣澤漢的話:“澤漢,其實一直以來 ,我都對邱凌這個人抱有好奇。他的潛意識世界里, 不可能像我們所看到的那樣死氣沉沉。相反的,我始 終覺得那里會是一座隨時要爆發的火山。”說到這, 他頓了頓,“澤漢,你有沒有注意到剛才邱凌進門的 時候,是沒有戴眼鏡的。” “好像是。”蔣澤漢點頭。
    “所以,那一刻我在他那沒有了屏障遮蓋的眼睛 里,看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 “蘇勤……”這次是蔣澤漢將對方的話打斷,“ 塞繆爾的觀相學究竟是不是一門偽科學,至今都有著 很大爭議。你這樣用觀相來定義身邊人的方式,是不 是有點偏執呢?” “那他的腦部掃描圖豈不正是有力的論據。”蘇 勤一本正經地說道。
    “我想,你在心理學這門學科上某些方面的看法 ,似乎有點跑偏了。”蔣澤漢再次搖了搖頭,“如果 我們對每一個人都用我們所掌握的心理學知識來審視 的話,那么,我們還算是具備著平常心態看待悲喜好 惡的普通人嗎?” 說完這話,蔣澤漢沒有再搭理蘇勤了,轉身徑直 朝著研究生樓那邊走去。
    蘇勤沒反駁,也沒跟上。他左右看了看,朝著距 離自己*近的垃圾桶走去。他一邊走著,一邊從背包 里拿出薄薄的幾張紙,來回撕扯著。*終,成了碎片 的白紙如同蝴蝶,被他撒進了垃圾桶。
    “澤漢,只有你一個人不是。”蘇勤自言自語道 ,“除了你以外,我們烏列社的另外三個人,其實都 是天生的犯罪型人。” P1-4
  • 編輯推薦語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