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社會小說

角兒

作者:嚴歌苓 出版社:長江文藝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長江文藝
  • ISBN:9787535496560
  • 作者:嚴歌苓
  • 頁數:246
  • 出版日期:2017-07-01
  • 印刷日期:2017-07-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207千字
  • 嚴歌苓,享譽世界的華人作家,好萊塢編劇家協會成員。
    曾參軍、擔任戰地記者,后赴芝加哥哥倫比亞藝術學院獲文學寫作碩士,作品以中文、英文創作,被翻譯為法、荷、西、日等多國文字,并多次被翻拍成影視作品。
    代表作《床畔》《天浴》《扶桑》《第九個寡婦》《小姨多鶴》《一個女人的史詩》《金陵十三釵》《陸犯焉識》等,數次獲得中國小說協會年度長篇小說排行榜榜首和幾十項國內外文學大獎。
  • 小顧艷傳
    角兒
    青檸檬色的鳥
    乖乖貝比
    老囚
    誰家有女初長成
    魔旦
    黑影
    柳臘姐
    老人魚
  • 小顧艷傳 引子 還得從樓的形狀說起。
    若不是因為它的奇特形狀,穗子不會看見許多她 不該看見的事物,比如女人打男人、男人摟保姆、狗 吃油畫顏料等等。然而下面這個故事和上面介紹的三 種景觀并不搭界,只不過也是穗子和她的同齡伙伴借 樓的形狀看來的。
    樓是“凹”字形,四層,南面十二個窗子和北面 的十二個窗子對稱,東邊,也就是“凹”字的底座, 每層樓都是裝有鏤花鐵欄桿的長廊,沿著長廊的十二 間屋,門扉也全朝著“凹”字中間的天井。像是一座 監獄的建筑設計,便于所有人交叉監視,天井留給警 衛巡邏。樓建于一九五八年。直到一九九九年拆的時 候,還能看見樓檐下一圈剝蝕了的“三面紅旗”浮雕 。當時全省(也包括外省)的作家、畫家、音樂家陸 續遷入彌漫著新漆和鮮石膏味的樓內,都覺得這樓的 設計有點不妙,但沒人說穿,其實它很像一座藝術家 的集中營。新政權在那時已發現這些人太不省事,以 這方式可以圈起他們來統一管理。當然,這都是穗子 在一九九九年看著那個“凹”字形廢墟悟到的。
    四層樓頂上,有個“凹”字形狀的大平臺,藝術 家們在這里做煤餅、晾被單、曬紅薯干或高粱米或生 了蛀蟲的掛面。孩子們在這里“跳房”“攻城”,分 久必合,合久必分。他們*享受的娛樂是在天黑之后 爬上平臺的水泥護欄,觀看每個窗子里上映的戲劇。
    平臺護欄高一米六,只有兩個巴掌的寬度,爬上去再 懸著兩腿坐在四層樓高的天井邊沿上,必得足夠野蠻 ,足夠亡命。當然,上映的戲劇都是極短的片斷,有 時只是驚鴻一瞥。將它們連綴成連續劇,還得靠想象 、推理。*主要的,要靠幕后的跟蹤考察。也就是說 ,穗子和伙伴們冒著墜樓危險看到的,僅僅是端倪, 不管畫面有多觸目驚心。
    故事開始了—— 藝術家協會大院里的人都記得小顧嫁進來那天。
    那是一九六一年的秋天,穿一身粉紅的小顧從楊麥的 自行車貨架上跳下來,手里抱一只面口袋。人們已經 在這場后來被稱作“三年自然災害”的大饑荒中磨尖 了目光,一看就知道小顧的面口袋里裝的是花生仁, 并且顆粒肥壯,珠圓玉潤,*不是逢年過節家家戶戶 按定量付高價買的走油的或干癟的。小顧臉蛋也是粉 紅的,在這一群餓得發綠的藝術家看來,她簡直就是 從魯本斯畫里走下來的。當晚小顧和楊麥舉行婚禮, 三十多斤炒得黑乎乎的花生米攤在會議室長條桌上。
    所有的大人孩子都吃成一張花臉兩只黑手。公共廁所 一連幾天都是花生油氣味。大家都說楊麥走運,幾幅 年畫就換來一個百貨大樓的小顧。
    所有人都看得出其實是小顧玩了命換來了楊麥。
    楊麥三十歲,畫的年畫已經家喻戶曉。除了畫畫,楊 麥還會寫打油詩,寫獨幕劇,小提琴也會拉幾下。假 如不是營養不良,楊麥也有楊麥的俊氣,眉是眉,眼 是眼,就是胡子長得不好,該長毛的地方一律禿,喉 結周圍卻是一叢卷曲的黑須。婚禮上小顧照實介紹了 兩人的戀愛過程。小顧老實,說是她先愛上楊麥的。
    她在柜臺上跟人爭吵,楊麥向著她,那人威脅要告小 顧的狀,楊麥愿意做證,留了姓名、地址。小顧一見 楊麥的名字,就開始用工夫了。小顧說一句,臉轉向 楊麥,一大朵牡丹花笑容朝楊麥盛開,楊麥眉心微微 一蹙,喉結上的黑須一抖,但眼睛還是甜蜜的。
    后來人們發現,只要小顧當眾說話,楊麥的眉心 總要蹙一下,黑茸茸的大喉結提上去卻不落下來了。
    眼里的甜蜜在新婚不久就淡下去。
    小顧或許比任何人都*早發現楊麥的變化。在食 堂或公共水房,她提醒自己不說蠢話,卻往往發現自 己又被人逗得蠢話連篇。而沒人逗她,她又心慌,站 在打飯的隊伍里故意大聲說:“哎呀頭腦子疼,昨晚 看書看晚了。”問她看什么書,她說:“托爾斯泰的 《高老頭》啊。”人們就快活死了。食堂一共三種菜 ,吃起來一個味,加一塊也不如小顧下飯。
    “小顧,托爾斯泰是哪里人?”小顧知道大家又 開始不安好心。不過她想,我又不是一年前才嫁過來 的小顧,書讀不懂書名還能讀得懂吧。她下巴繞個一 百二十度。意思是,你考誰呢?!小顧的下巴、肩膀 、腰肢、屁股特別生動,會反駁、提問、嗔怒。楊麥 常常想,假如她是個啞巴就美好多了。
    “托爾斯泰不就是蘇聯人嗎?”小顧答道。
    那些逗她的作家或畫家的妻子們便你捅捅我我推 推你。她們起先妒忌過小顧的青春美貌,丈夫們看小 顧時的眼神和看其他女人**不一樣。那發綠的眼神 把男女之間的關系剎那間降到*本質*純粹的位置。
    這些妻子們看著長眉秀目的笑柄小顧,心想她在男人 們那里只剩下一個價值,就是上床。
    不過后來的事實證明,小顧那一項價值相當偉大 。
    P1-3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