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歷史 > 其它

芳華(精)

作者:嚴歌苓 出版社:人民文學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人民文學
  • ISBN:9787020123728
  • 作者:嚴歌苓
  • 頁數:215
  • 出版日期:2017-04-01
  • 印刷日期:2017-04-01
  • 包裝:精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19千字
  • 99999990002061554_1_o.jpg

  • 電影《芳華》是馮小剛與嚴歌苓兩個曾在文工團度過青春歲月的電影人首度攜手,講述的也是他們那個年代的青春故事。《芳華》的故事發生在充滿理想和**的軍隊文工團。一群正值芳華的青春少年,經歷著成長中的愛情萌發與充斥變數的人生命運。這是導演馮小剛與編劇嚴歌苓合作的*部作品,有著共同的文工團經歷的兩人在很多問題上都能產生共鳴。嚴歌苓12歲入伍,在文工團跳了八年舞,文工團生活被她“反復咀嚼”揉進創作中。馮小剛20歲進入文工團,在那里度過了七年的時間,他曾說過自己在部隊文工團的這段生活,日后很多年都記憶深刻。“當腦子里一片黑白的時候,唯獨這段生活,在我的腦子里是有彩色的。” 

  •    上世紀七十年代,一些有文藝才能的少年男女從 大江南北挑選出來,進入某部隊文工團,擔負軍隊文 藝宣傳的特殊使命。    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蕭穗子在這個團隊里 朝夕相處,她們才藝不同、性情各異,碰撞出不乏黑 色幽默的情境。嚴格的軍紀和單調的訓練中,青春以 獨有的姿態綻放芳華。    嚴歌苓著的《芳華(精)》用四十余年的跨度, 展開她們命運的流轉變遷,是為了講述男兵劉峰的謙 卑、平凡及背后值得永遠探究的意義。 上世紀七十年代,一些有文藝才能的少年男女從大江南北挑選出來,進入某部隊文工團,擔負軍隊文藝宣傳的特殊使命。  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蕭穗子在這個團隊里朝夕相處,她們才藝不同、性情各異,碰撞出不乏黑色幽默的情境。嚴格的軍紀和單調的訓練中,青春以獨有的姿態綻放芳華。   小說用四十余年的跨度,展開她們命運的流轉變遷,是為了講述男兵劉峰的謙卑、平凡及背后值得永遠探究的意義。

  •     嚴歌苓  小說家,電影編劇。1986年出版第一本長篇小說,同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89年赴美留學,獲藝術碩士學位。旅美期間獲得十多項美國及臺灣、香港地區的文學獎,并獲臺灣電影金馬獎*編劇獎、美國影評家協會獎。2001年加入美國電影編劇協會。代表作有《扶桑》《第九個寡婦》《小姨多鶴》《陸犯焉識》《媽閣是座城》及用英文寫作的《赴宴者》等。作品已被翻譯成十幾種語言出版。

  • 正文

  •    那時假如一個男兵給一個女兵弄東西吃,無論是 他買的還是他做的,都會被看成現在所謂的示愛。一 九七六年春節,大概是年初二,我萬萬沒想到劉峰會 給我做甜品吃。我被堵在了宿舍里,看著對同志如春 天般溫暖的雷又鋒,頭暈眼花。把我的情書出賣給領 導的那個男兵在我心里肯定糞土不如了,但不意味著 任何其他男兵都能填補他的空缺。我暈暈地笑著,臉 大紅,看他把一個煤油爐從紙板箱里端出,在我們三 人共用的寫字臺上支好,坐上一口漆黑爛炭的小鐵鍋 。鍋蓋揭開,里面放著一團油乎乎的東西。他告訴我 那是他預先和好的油面。他還解說他要做的這種甜品 ,是他老家的年貨,不逢年過節舍不得這么些大油大 糖。說著他對我笑。劉峰的笑是羞澀的,謙恭的,笑 大了,還有一丁點賴,甚至……無恥。那時我會想到 無恥這層意思,十六歲的直覺。現在回憶,他的謙恭 和羞澀是有來由的,似乎他本能地知道“標兵”不是 個本事,不能安身立命,不能指它吃飯。這是他的英 明,他的先見。他又笑笑,下巴示意手里操作的甜品 ,土家伙,不過好吃,保你愛吃!我心里空空的,他 每句侉音十足的普通話都在里面起回音。雷鋒也干這 個?用弄吃的示愛?……在我混亂并陰暗的內心,主 要感覺竟然是受寵若驚。劉峰不單是團干部,人家現 在是黨委成員了。他從帆布挎包里拿出一個油紙包, 打開,里面是一團黑黢黢的東西。一股芝麻的甜膩香 氣即刻沁入我混亂黑暗的內心。他把面團揪成一個個 小坨兒,在手心迅速捏扁,填上黑黢黢的芝麻糖,飛 快搓成一個大元宵,又輕輕壓扁。我看著他作坊工人 般的熟練,連他復員轉業后的出路都替他看好了:開 個甜品鋪子。鍋里的菜油開始起泡,升起炊煙,他說 ,把你們全屋的人都叫來吃吧。我放心了,也失望了 ,為自己的自作多情臊了一陣。我們同屋的三個女兵 家都不在成都,一個是獨唱演員林丁丁,家在上海; 另一個就是香艷**的郝淑雯。劉峰又說,他其實已 經招呼過林丁丁了;中午她在洗衣臺上洗被單,他就 邀請了她,沒明說,只說晚上有好吃的,四點鐘食堂 開飯少吃點兒。原來丁丁是他請的頭一個客人。他又 接著說,小郝饞嘴,早就跟他央求弄吃的了。哦,看 來個受到邀請的是郝淑雯。郝淑雯跟哪個男兵要吃的 會要不來?她動**他們都歡迎。
       我看清了局面,三個同屋,蹭吃的是我。我問, 那小郝人呢?他說放心吧,她一會兒準到。他推開窗 戶,窗外是一條沒人走的窄巷子,排水溝又寬又深, 偶爾有起夜的女兵偷偷往里頭倒便盆。溝那邊是一所 小學的圍墻,從來聽不見念書聲,總是咚咚嗆嗆地敲 鑼打鼓,給新下達的“新指示”報喜。圍墻**老, 磚頭都粉化了,夏天苔蘚綠絲絨似的,偶爾冒出三兩 叢野石竹。劉峰手和嘴都不停,話已經轉到我父親那 里去了。他從來沒見過我父親這樣的人,穿衣打扮舉 手投足都跟他認識的人不一樣。有點古怪,嘿嘿…… 穿那種深灰毛料,上面還帶細白道道,頭發老長,打 彎兒,腦后一排頭發撅在后衣領上,頭油都蹭上去了 。像個舊社會的人。不是勞動改造了七八年?那要是 不改造呢?不*怪?我說怪也不該改造啊,還不讓人 怪了?!    “對嘛,所以給咱叔平反了呀!”    我蒙了一會兒,才明白他的“咱叔”是我爸。劉 峰的樣子是很稱心很解氣的,終于擺平公道了,他為 我爸稱心呢。
       下面又是他的原話。
       “別往心里去。那些人說你這個那個的,別上心 。你爸是個好人。你爸真是好人。這誰看不出來?小 穗子,挺起腰桿做人,啊?”    還是那種乏味語調。但說完他看著我,目光深深 的。
       假如以后的日子我記不住劉峰的長相,但他的目 光我別想忘掉。
       剎那間我幾乎認定劉峰就是專門為我備的年貨, 讓我私下里過個年。他拉上那兩個志得意滿的女同屋 ,不過讓她們當電燈泡。我的案子事發,只有很少幾 個人對我說過同情的話。劉峰的同情,非同一般,代 表高美德同情我。劉峰跟我是人群的兩極,他在上, 我自然在底部,也許比何小曼還低。沒人覺得何小曼 危險,而我,讓他們感到作為對手,有一種神秘的危 險。劉峰對我的關懷同情,基于對我父親的認同,為 此我都可以愛他了。那是個混賬的年齡,你心里身體 里都是愛,愛渾身滿心亂竄,給誰是不重要的。劉峰 說別哭,給,擦擦。他居然掏出一團糟粕的手絹給我 ,擱在平常我是要惡心的,但這一刻,不潔都象征著 溫暖和親密。我認定這些土頭土腦的甜餅就是專為我 做的。你被孤立了太久,被看成異類太久,什么似是 而非的感情感覺都可以拿來,變成你所需要的“那一 種”關愛和同情。但下一刻我就明白真正的愛或者關 愛是什么了。林丁丁和郝淑雯同時進來,劉峰此刻正 面朝窗外濕漉漉的冬夜,向她倆轉過臉,那雙單眼皮 下發出的目光和看我是決然不同的。雖然雷又鋒的身 份使他仍然持重,但那目光是帶葷腥的,現在看來就 是帶荷爾蒙的。他軍鼓般的心跳就在那目光里。
       這就明白了。劉峰愛的是她倆中的一個。想也不 用想,當然是郝淑雯。前一年郝淑雯跟劉峰一塊出過 一趟差,去劉峰曾經做苦孩子的梆子劇團,學了個梆 子獨幕劇回來。郝淑雯是可以唱幾聲的,唱得不是好 ,但唱歌的人沒有她的舞蹈基礎;她跳得也不好,但 舞蹈隊里又沒有像她這樣能開口唱的,因此這個載歌 載舞的梆子戲,她就是的女一號。劉峰扮的是一個反 派,后要被女一號打翻在地。那是兩人萌發戀愛的好 時機。后來“觸摸事件”暴露,我才知道我當時的判 斷多么失誤。P22-25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