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養生保健 > 其它

睡眠革命(如何讓你的睡眠更高效)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北京聯合
  • ISBN:9787550299658
  • 作者:(英)尼克·利特爾黑爾斯|譯者:王敏
  • 頁數:236
  • 出版日期:2017-06-01
  • 印刷日期:2017-06-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36千字
  • ☆ 睡得多≠睡得好,高質量的睡眠是讓生活效率*高、讓精神狀態*好的關鍵。

    ☆ 英超曼聯御用運動睡眠教練,NBA、奧運會英國代表隊、皇馬俱樂部指導顧問尼克·利特爾黑爾斯首度公開其創造的R90睡眠方案,重置睡眠方式,解決睡眠難題,趕走現代人的睡眠干擾,**改善睡眠質量。

    ☆ 只要堅持每天施行,你的睡眠質量將在7周內獲得飛躍式改善,實現理想的身心修復,提高生活效率,讓你自信快樂地過好每**。

    ☆ 原書出版3個月狂銷21000冊,版權已售美國、意大利、德國、日本、西班牙、葡萄牙、羅馬尼亞、澳大利亞、荷蘭、丹麥10國。足壇教父級教練亞歷克斯·弗格森爵士**,英國《衛報》、《每日郵報》、《每日電訊報》等重量級媒體熱評不斷。


  • 也許,你真正需要的睡眠時間并沒有那么多。 哪怕只睡五六個小時,同樣也能神清氣爽! 王敏譯的《睡眠革命(如何讓你的睡眠更高效)》 中英超曼聯御用運動睡眠教練尼克·利特爾黑爾斯首 度公開其獨創的R90睡眠方寨,提出修復睡眠的七大 關鍵指標一一7解晝夜節律,找到你的睡眠類型,規 劃你的睡眠周期,做好睡眠前后例行程序,感受日間 小睡的神奇力量,找到最適合你的寢具以及改善睡眠 環境。只要堅持執行這些指標,你的睡眠質量就會在 7個星期內獲得飛躍式的改善,實現最大限度的身心 修復,自信快樂高效地度過每一天。 英超曼聯御用運動睡眠教練尼克·利特爾黑爾斯首度公開其創造的R90睡眠方案,提出修復睡眠的七大關鍵指標,顛覆八小時健康睡眠的傳統定式,重新定義睡眠方式,有效掌握在適宜睡眠時間里獲得更高質量睡眠的新方法,從而開啟更自信、更快樂的人生。
  • 【英】尼克·利特爾黑爾斯 英超曼聯御用運動睡眠教練,英國睡眠協會前任會長,從事睡眠科學研究超過30年,所提出的R90睡眠方案,獲得了體育界和商界*專業人士的一致認同,被視為是獲得高質量睡眠的理想方案。他曾為包括NBA、英國天空車隊,英超足球聯賽選手和奧運會金牌得主在內的諸多*團隊和運動員提供咨詢服務和長期合作,大衛·貝克漢姆、瑞恩·吉格斯、保羅·斯科爾斯、尼基·巴特和內維爾兄弟等體育名將,都是其睡眠方案的獲益者。
  • 引言 不要浪費寶貴的時間睡覺
    **部分 睡眠修復的關鍵指標
    1 時鐘在嘀嗒——晝夜節律
    2 走慢與走快——睡眠類型
    3 90分鐘睡眠法——睡眠周期
    4 熱身與舒緩——睡眠前后的例行程序
    5 暫停片刻,該休息了!——日間小睡
    6 改造你的床鋪——寢具套裝
    7 修復室——睡眠環境
    第二部分 R90在行動
    8 把握先機——利用R90修復方案
    9 與敵同眠——各種睡眠問題
    10 主隊——性,伴侶和現代家庭
    你個人的*佳狀態
    參考文獻
    致謝
    引言 不要浪費寶貴的時間睡覺
    **部分 睡眠修復的關鍵指標
    1 時鐘在嘀嗒——晝夜節律
    2 走慢與走快——睡眠類型
    3 90分鐘睡眠法——睡眠周期
    4 熱身與舒緩——睡眠前后的例行程序
    5 暫停片刻,該休息了!——日間小睡
    6 改造你的床鋪——寢具套裝
    7 修復室——睡眠環境
    第二部分 R90在行動
    8 把握先機——利用R90修復方案
    9 與敵同眠——各種睡眠問題
    10 主隊——性,伴侶和現代家庭
    你個人的*佳狀態
  • 你知道晝夜節律嗎? 無論對方是一個**的運動員,還是一個渴望睡個好覺的城市經紀人,我問對方的**個問題往往是,“你知道晝夜節律嗎?” 晝夜節律是生命體24 小時的內循環,受我們的內置生物鐘的管理。我們大腦中的這一生物鐘,24 小時調節著我們的多個內部系統,包括睡眠和飲食習慣、激素的分泌、體溫、靈敏度、情緒和消化,使其與地球的自轉相一致。我們的生物鐘是根據一些外部線索而設定的,其中*主要的是日光,此外還包括溫度、進食時間等其他因素。
    晝夜節律是內置在我們體內的,了解這一點**關鍵。晝夜節律是我們每一個個體的有機組成部分,是經歷了成千上萬年進化后的產物。我們無法擺脫晝夜節律,就像我們無法阻止狗吠,也不可能去問一頭獅子想不想試試吃素一樣。狗和獅子也都有自己的生物鐘和晝夜節律,就像別的動植物一樣。縱然存在著外在刺激物,晝夜節律也會照常起作用。哪怕**政壇風云變幻、核彈橫飛,人類大難臨頭,不得不轉移到地下并生活在沒有日光的洞穴中,晝夜節律仍然會堅守陣地,存在于我們體內。
    下圖是一張典型的晝夜節律圖,它展示了在**中的不同時刻,人體自然而然地想要做些什么。
    因此,在那個小島上,當太陽落下、所有人圍坐在篝火邊時,我們就開始分泌褪黑素了。褪黑素是松果腺分泌的一種激素,它會根據周圍光線的明暗變化做出反應,幫助調節睡眠。只要在黑暗環境中待上足夠長的時間,身體就會分泌褪黑素,幫助入睡。
    生物鐘并不是**的睡眠調節器。如果說,晝夜節律讓我們產生睡眠欲望,那么自我平衡的睡眠壓力會令我們產生睡眠需求。從我們醒來的那一刻起,這種來自本能的需求就開始不斷積累。清醒的時間越久,這種需求就會越強。但是,晝夜節律有時能戰勝我們的睡眠需求,這就是為何在陷入沉睡后能“恢復正常呼吸”的原因。還有,正如許多上夜班的工人和喜歡夜生活的戀人們體驗過的那樣,即使一晚沒睡,我們也沒法在白天的某個時間沉沉睡去。我們在和體內的晝夜節律較勁,晝夜節律敦促著我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如果作息時間**“規律”,能在早晨按時起床,那么到了晚上,睡眠需求就會達到峰值。這**符合晝夜節律,為我們提供了理想的*佳入睡時機。我們會在凌晨2~ 3 點左右進入一個高效的睡眠階段(與此相對應,12 小時后又會出現一個睡意蒙眬的時段,它會以午后倦怠的形式出現),并且不久之后,在太陽升起、新 你知道晝夜節律嗎? 無論對方是一個**的運動員,還是一個渴望睡 個好覺的城市經紀人,我問對方的**個問題往往是 ,“你知道晝夜節律嗎?” 晝夜節律是生命體24 小時的內循環,受我們的 內置生物鐘的管理。我們大腦中的這一生物鐘,24 小時調節著我們的多個內部系統,包括睡眠和飲食習 慣、激素的分泌、體溫、靈敏度、情緒和消化,使其 與地球的自轉相一致。我們的生物鐘是根據一些外部 線索而設定的,其中*主要的是日光,此外還包括溫 度、進食時間等其他因素。
    晝夜節律是內置在我們體內的,了解這一點** 關鍵。晝夜節律是我們每一個個體的有機組成部分, 是經歷了成千上萬年進化后的產物。我們無法擺脫晝 夜節律,就像我們無法阻止狗吠,也不可能去問一頭 獅子想不想試試吃素一樣。狗和獅子也都有自己的生 物鐘和晝夜節律,就像別的動植物一樣。縱然存在著 外在刺激物,晝夜節律也會照常起作用。哪怕**政 壇風云變幻、核彈橫飛,人類大難臨頭,不得不轉移 到地下并生活在沒有日光的洞穴中,晝夜節律仍然會 堅守陣地,存在于我們體內。
    下圖是一張典型的晝夜節律圖,它展示了在** 中的不同時刻,人體自然而然地想要做些什么。
    因此,在那個小島上,當太陽落下、所有人圍坐 在篝火邊時,我們就開始分泌褪黑素了。褪黑素是松 果腺分泌的一種激素,它會根據周圍光線的明暗變化 做出反應,幫助調節睡眠。只要在黑暗環境中待上足 夠長的時間,身體就會分泌褪黑素,幫助入睡。
    生物鐘并不是**的睡眠調節器。如果說,晝夜 節律讓我們產生睡眠欲望,那么自我平衡的睡眠壓力 會令我們產生睡眠需求。從我們醒來的那一刻起,這 種來自本能的需求就開始不斷積累。清醒的時間越久 ,這種需求就會越強。但是,晝夜節律有時能戰勝我 們的睡眠需求,這就是為何在陷入沉睡后能“恢復正 常呼吸”的原因。還有,正如許多上夜班的工人和喜 歡夜生活的戀人們體驗過的那樣,即使一晚沒睡,我 們也沒法在白天的某個時間沉沉睡去。我們在和體內 的晝夜節律較勁,晝夜節律敦促著我們日出而作、日 落而息。
    如果作息時間**“規律”,能在早晨按時起床 ,那么到了晚上,睡眠需求就會達到峰值。這**符 合晝夜節律,為我們提供了理想的*佳入睡時機。我 們會在凌晨2~ 3 點左右進入一個高效的睡眠階段( 與此相對應,12 小時后又會出現一個睡意蒙眬的時 段,它會以午后倦怠的形式出現),并且不久之后, 在太陽升起、新的**開始之前,我們的體溫也會降 到*低點。這時,就像按下了一個開關一樣,人體會 停止分泌褪黑素,因為我們將從黑暗慢慢進入光明之 中。隨著日光漸強,我們體內開始分泌血清素,一種 刺**緒的神經傳遞素,它將和褪黑素此消彼長。
    P21-23 的**開始之前,我們的體溫也會降到*低點。這時,就像按下了一個開關一樣,人體會停止分泌褪黑素,因為我們將從黑暗慢慢進入光明之中。隨著日光漸強,我們體內開始分泌血清素,一種刺**緒的神經傳遞素,它將和褪黑素此消彼長。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