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詩歌散文 > 中國現當代隨筆

穿堂風

作者:曹文軒 出版社:外國文學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外國文學
  • ISBN:9787501612178
  • 作者:曹文軒
  • 頁數:140
  • 出版日期:2017-04-01
  • 印刷日期:2017-04-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70千字
  • 99999990001256702_1_o.jpg

  •    曹文軒登臨**安徒生獎講臺后的重新出發,是曹文軒獲獎之后創作的**部作品。    用愛和悲憫講述一個不受歡迎、處處被排斥的男孩的內心世界和破繭成長,傳遞一種自尊和人格的巨大力量。    就像故事中的男孩,每個人身上都有缺點,心中都有不被陽光照亮的角落,故事像一面鏡子,反射出每個人的內心,啟發讀者正視自我,擁抱陽光。    新的作品,新的理念,新的氣象,新的思考,新的手法,新的格局,《穿堂風》是曹文軒在幾十年文學創作生涯中又一個新的起點和創作范式。

  •    由曹文軒所著的《穿堂風》講述了男孩橡樹因為 父親偷盜,是村里最不受歡迎的孩子。炎熱的夏天, 其他孩子在草棚底下享受涼爽的穿堂風,橡樹一人在 寂寞而廣闊的天地里獨處,稻田里、河堤上、水塘邊 ,他自由自在地奔跑、吶喊,仿佛周圍的世界都是屬 于他一個人的。村里屢次失竊,大家都把懷疑的目標 指向了橡樹。自尊的橡樹要想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國際安徒生獎得主曹文軒最新作品,用細膩有力的 筆觸描摹一個男孩的孤獨與倔強,講述一個守護和尊 重童心的故事。

  • 一 夏日天堂
    二 籬笆短,籬笆長
    三 默默張望
    四 無處藏身
    五 一只不能飛的鳥
    六 黑暗中的故事
    七 跟蹤
    八 林子里的山羊
    九 *后的黃昏
    十 手銬
    十一 河那邊的寺廟
    后記 曹文軒作品獲獎記錄

  •    瓜田進不得,河堤下走不得,魚塘邊站不得,那 ,橡樹還能坐在哪兒?蹲在哪兒?站在哪兒?走在哪 兒?要么,上天?在天空中飄著倒好,可橡樹是人, 不是鳥。他上不了天。
       上不了天,就上屋吧,在屋頂上待著。
       這天,橡樹爬到了油麻地*高的一座屋——祠堂 上。
       他高高地坐在祠堂頂上。遠遠地看,倒像一只鳥 ,但是一只不能飛的鳥。
       不一會兒,幾乎所有油麻地的人都看到了他。但 沒有人理會他:這孩子真怪,越來越怪!    橡樹就在屋頂上坐著,仿佛那祠堂從建起來的那 **,他就在上面坐著了。
       離祠堂近一些的人看橡樹時,會看到他背后有藍 天,有慢慢移動的白云,會覺得他坐得特別高——好 像坐到天上去了。
       **的太陽異常地毒。
       沒有人敢仰臉看它一眼。看樣子,它不僅要熔化 自己,還要熔化天下萬物,甚至熔化掉天,讓天變成 燒焦了的紙屑。所有的動物,所有的人,都趕緊找一 塊陰涼的地方待著。田野上,沒有一個人勞作。連在 河上捕魚的人都藏到了樹蔭下。
       沒有一絲風,草不動,葉不動,水也不動。
       烏童家的草棚下,卻有風,依然有些涼爽。看來 ,有動的風,也有靜的風——那種讓你覺得它在吹, 卻看不見它在動的風。
       孩子們先是在草棚外遠遠地看著橡樹,但看了一 陣,終于抵擋不住陽光的暴曬,紛紛鉆到了草棚下。
    然后開始玩耍,游戲,然后就將橡樹忘了。  忘了橡 樹,不難。  甚至是烏童,在和女孩們玩一種只有女 孩喜歡玩的游戲時,也將橡樹忘了。
       過了好久,終于又有人開始關注屋頂上的橡樹了 。
       “他想讓太陽曬死嗎?”    一雙眼睛,又一雙眼睛,再一雙眼睛,越來越多 的眼睛,從不同的方向,看向祠堂的屋頂。他們開始 為屋頂上的這個孩子擔憂。已經有人向祠堂這邊走來 。
       太陽在天空滾動著,雖然無聲,但橡樹的耳邊, 有“轟隆轟隆”的聲音。汗流進了他的眼睛,他不住 地用手背去擦。但因手背上也是汗,擦來擦去,眼睛 反而*難睜開了。他索性低下頭,緊閉雙眼。
       有一陣,他想到了媽媽。
       媽媽很漂亮,一年四季穿著干干凈凈的衣服。但 一年四季,媽媽都不快樂,不光不快樂,還總是一副 傷心難過的樣子。她的臉色總是那么蒼白,像很多年 沒有見過太陽一般。*后幾年,媽媽一直病在床上。
    去過醫院,查不出什么病來。可媽媽分明病了,** 比**地消瘦,*后瘦得像一張紙。媽媽離開這個世 界前的那幾天,兩頰像涂了淡淡的胭脂,眼睛又大又 亮,像一個小姑娘的眼睛……    橡樹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媽媽。
       橡樹抬起頭來,想朝東南方向看去——那里的一 條河邊上,是媽**墳。可他的眼睛模糊一片,什么 也看不見。看不見也看。看到了,看到了,不是媽媽 的墳,而是媽媽——一年四季的媽媽,春天的,夏天 的,秋天的,冬天的,每個季節,媽媽都不一樣。媽 媽在笑,但是那種苦澀的笑。
       “媽媽……”他輕輕地叫了一聲。因為嗓子焦干 ,他的聲音沒有發出來。
       他聽到了腳步聲。但他沒有回頭看一眼是誰走過 來了。他依然看向東南方。
       “你坐在屋頂上干什么?”    P57-60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