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外國小說 > 其他國家

金色夢鄉(精)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85025
  • 作者:(日)伊坂幸太郎|譯者:代珂
  • 頁數:497
  • 出版日期:2016-11-01
  • 印刷日期:2016-11-01
  • 包裝:精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393千字
  • 99999990000626836_1_o_01.jpg

    99999990000626836_1_o_02.jpg

    99999990000626836_1_o_03.jpg

    99999990000626836_1_o_04.jpg

    ★一部奇跡般的小說,帶給人活下去的勇氣、希望和信心!

    ★逃吧,好好活下去,別輸給他們!再黑暗的地方也能成為金色夢鄉!

    ★第5屆日本書店大獎,第21屆山本周五郎獎

    ★日文版銷量突破114萬冊

    ★伊坂幸太郎專文寄語中國讀者

    ★《金色夢鄉》講述了一個激動人心的成人童話,從正面勾勒出人與人之間日漸稀缺的友情、愛情和親情。沒有英雄式的主角,每一個人都如此平凡,但他們會在緊要關頭伸出援手,幫助你成為英雄

    ★堺雅人、竹內結子主演同名電影

    ★井上廈先生曾對我說:“討厭的事、艱辛的事,只有活下去才可能去經歷。人需要竭盡全力去做的,是笑著面對。”人類有多不成熟、這個世界有多艱辛,不用說也知道。如果讀者讀了《金色夢鄉》會感到“雖然艱難,但明天也要努力”,我就滿足了。——伊坂幸太郎

    ★我習慣以悲觀的角度看待事情,同時也不想寫讓讀者心情沉重灰暗的東西,于是決定去寫“在悲觀的舞臺上努力活下去的故事”。我想象不出中國讀者會對《金色夢鄉》抱有怎樣的感想,但如果您在閱讀這部小說時可以稍稍忘記平日生活的艱辛,真正享受這個故事帶來的樂趣,我就滿足了。小說的意義不正在于此嗎?——伊坂幸太郎

    ★洋洋灑灑一千頁,一直在奔跑、一直在逃離。主題、思想、哲學—這些千百年來被信奉為文學所必不可少的要素在它面前一無是處。我一直大張著合不攏的嘴,在不知不覺間和主人公開始了一場逃亡。——淺田次郎(直木獎得主)

    ★perfect!我找不到《金色夢鄉》不得獎的理由。——筱田節子(山本周五郎獎評委)

    ★《金色夢鄉》直面被現代人漠視的友情、愛情和信賴,高難度的設定與技巧令我驚訝。伊坂果然具有無法撼動的才能。——小池真理子(山本周五郎獎評委)

    ★所有的一切,毫無疑問,是伊坂式風格。結構宏大、注重細節,充滿現實感,簡直不可思議。——北村薰(山本周五郎獎評委)

    ★伊坂幸太郎就是天生該寫小說的人。——伊集院靜(直木獎得主)

  •    《金色夢鄉(精)》是日本知名作家伊坂幸太郎的代表作,講述了一場一個普通人奇跡般的逃亡。平凡的快遞員青柳雅春突然被栽贓為暗殺首相的兇手,無奈開始逃亡。一路上,不起眼的小小善意逐漸匯聚起來,在像巨人般無比強大的敵人面前,如同煙火般絢爛璀璨,幫助青柳在黑暗中前行,做成了幾乎不可能做到的奇跡。《金色夢鄉》獲第5屆日本書店大獎、第21屆山本周五郎獎,日文版銷量突破114萬冊,堺雅人、竹內結子主演同名電影。對于《金色夢鄉》的創作初衷,伊坂幸太郎在訪談中說道:“人類有多不成熟、這個世界有多艱辛,不用說也知道。如果讀者讀了《金色夢鄉》會感到‘雖然艱難,但明天也要努力’,我就滿足了。”


  • 《金色夢鄉》是日本知名作家伊坂幸太郎的代表作,講述了一場一個普通人奇跡般的逃亡。平凡的快遞員青柳雅春突然被栽贓為暗殺首相的兇手,無奈開始逃亡。一路上,不起眼的小小善意逐漸匯聚起來,在像巨人般無比強大的敵人面前,如同煙火般絢爛璀璨,幫助青柳在黑暗中前行,做成了幾乎不可能做到的奇跡。《金色夢鄉》獲第5屆日本書店大獎、第21屆山本周五郎獎,日文版銷量突破114萬冊,堺雅人、竹內結子主演同名電影。對于《金色夢鄉》的創作初衷,伊坂幸太郎在訪談中說道:“人類有多不成熟、這個世界有多艱辛,不用說也知道。如果讀者讀了《金色夢鄉》會感到‘雖然艱難,但明天也要努力’,我就滿足了。”

    《金色夢鄉》內容簡介:日本新任首相在仙臺街頭被暗殺,兇器是搭載炸彈的遙控飛機。警方立刻認定一個叫青柳雅春的人是兇手。青柳被迫逃亡,漸漸發現有人早已處心積慮地布下陷阱:兩年前,他做快遞員時因救了女明星而紅極一時,這成了被栽贓陷害的原因;半年前,恐嚇電話持續騷擾快遞公司,他被迫辭職;兩個月前,他在乘車時被誣陷成色狼;案發當天,電視臺播出監控錄像顯示,酷似他的人買走了一架遙控飛機;第二天,警方宣布他打來電話承認自己就是兇手。青柳百口莫辯,陷入重圍。


  • 伊坂幸太郎

    日本文壇獨樹一幟的新銳作家,以異想天開而獨創的世界觀、多重的構想力著稱。知識廣博,文風豪邁詼諧,極具思想性和娛樂性。

    曾獲推理作家協會獎、山本周五郎獎、新潮推理俱樂部獎等多項文學獎,更曾五度入圍直木獎。與東野圭吾、村上春樹連續包攬權威書評雜志《達文西》票選受歡迎男作家前3名。

    代表作有《金色夢鄉》《死神的精確度》等。


  • 中文版序(伊坂幸太郎)

    **部事件伊始

    第二部事件觀眾

    第三部事件發生二十年后

    第四部事件

    第五部事件發生三個月后

    幸福的想象獨立的文學(代珂)


  • “你聽好了。”森田森吾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時間不多了,我就說重點。”他圓睜的雙眼中充滿血絲。

    “什么重點?”

    “當時你被冤枉成色狼,并不是什么偶然的事。你被人算計了。”

    “是我剛才提到的那個在我送快遞時來找麻煩的家伙嗎?”

    “對了,還得從那時候開始算起呢。”森田森吾抓著頭發,“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些惡作劇也是事先安排好的。為了讓你在公司干不下去,或者給你造成不好的影響,所以才故意策劃了那些事。如果你同時還是個色狼那就*好了,所以才又計劃誣陷你是色狼。”

    “就*好了?誰覺得好?”

    “我來找你是受了別人的指使。”森田森吾的語速越來越快。

    “指使?誰指使的?又是森林?”青柳雅春感覺到老朋友的話里潛藏著某種不可抗拒的力量。他有些慌了,不知該如何是好,雙手無意識地抓起安全帶。

    森田森吾喝止住他:“別系安全帶!”

    “嗯?”

    “你給我聽好了。你被人陷害了。包括現在,正是*關鍵的時刻。”

    “你說什么呢,森田?”

    “我從比較好懂的地方開始給你解釋,行了吧?我有一個家庭,有老婆和兒子。”

    “你什么時候??”

    “工作后不久。兒子已經上小學了。想不到吧?”

    “騙人的吧!”

    “沒有騙你,是去東京后沒多久的事。不小心有了孩子,就結婚了。可是,我老婆特別喜歡玩彈珠機,簡直是上癮。每天就知道帶著兒子往店里跑,音樂那么嘈雜,她就只知道不停地打彈珠。結果沒多久竟然借起錢來了。”森田森吾說得不緊不慢,絲毫沒有結巴,“你說怪吧。彈珠房本該是去打彈珠找樂子的地方,借錢算怎么回事呢?我老婆一直瞞著我,等我發現時,已經發展到多重債務的地步了。多重債務?除了法律課之外竟然還能接觸到這個詞,連我都嚇壞了。”

    “森田,你說得一點都不好懂。”青柳雅春一下子反應不過來,插嘴道。

    “我為了還錢焦頭爛額,直到今年年初,接到一個奇怪的電話。對方提出一個怪異的交易,說只要我替他們做些事,那些債就一筆勾銷。”森田森吾時不時地確認著手表上的時間。

    “做些事?”

    “幫助你從被冤枉成色狼的現場逃離,或者像現在這樣,把你領到某個地方來。”

    “就這些事?”青柳雅春環視車內,目光落在剛拿在手上的那瓶水。

    “具體細節我也不清楚。一開始他們只是讓我去乘坐仙石線,如果發現你在站臺上因為非禮的事被冤枉了,就帶你逃跑。我覺得事情可疑,但既然是幫助你,我想那總不至于是什么壞事。呵,其實都是些說給自己聽的借口而已。”

    “也確實幫助了我。”

    “并不是你想的那樣。”森田森吾似乎又要哭。青柳雅春有些揪心,這并不是他的作風。“那些家伙并不希望你被當作色狼給抓起來,只是想讓人目擊到事發現場。”

    “那些家伙?目擊?讓誰啊?”

    “當然是車上那些乘客了。如果接下來你犯下什么案子,到時再有人出來作證說‘他曾經在車上非禮女性’,是不是*容易讓人相信你是壞人?”

    “我還能犯什么案?”青柳雅春很想笑,覺得自己才應該是那個哭笑不得的人。

    “我不知道整個計劃。**也只是接到指令,要求我把你帶到車上,讓你一直睡到十二點半。為了讓你老實,他們說可以讓你喝那瓶水。”

    青柳雅春看看塑料瓶,又看看表。離十二點半還差三十分鐘。“為什么??要讓我睡著呢?”

    “我也覺得可疑,覺得事情不一般。但我決定不去多想。負債的事快逼瘋我了,我決定什么也不去想,只按照要求做完自己的事。這樣一來債就清了。可是,剛才我們一起走向這輛車的時候,我忽然覺得,可能即將發生一些無可挽回的事。跟你好久沒見,我看你還是跟以前一個樣。”

    “你先等等。你想說什么我**搞不懂。不過我總覺得,似乎還是不要聽為好。”

    “別啰唆了!”森田森吾忽然大吼一聲,以此逼迫副駕駛座上的青柳雅春保持沉默。“你聽著。”

    “你到底要讓我聽什么呀!”

    “聽我剛才想到的事情。”

    “從沒見你這么認真過。”

    “你聽好了。我們來的路上那么多人,你也看到了吧?大家都是來看游行的。**金田要來仙臺。青柳,你還記得上學時我們在快餐店里聊的那些話題嗎?”

    “那也太多了吧。”

    所謂的青少年食文化研究會,就是一個聚集在快餐店里東聊西扯的小團體。除去那些有意義的,他們聊過的話題數不勝數。參加社團活動的也就是青柳雅春等四人,聊的話題卻豐富多彩:其他專業的女學生、新上映的電影評價,或者是中了**后該買什么這種無聊的癡想,再就是關于憲法第九條和集體自衛權的討論。總之他們聊過很多話題,有一些討論其實并不適合身為學生的他們。他們總是圍坐在*靠里的那張餐桌,大把揮霍著時間,覺得那才是*有意義的事。青柳雅春的腦海中甚至浮現出樋口晴子和阿一坐在桌邊的模樣。

    “我記得比較清楚的,是那個??”青柳雅春回味著腦海中記憶的畫面,“阿一說,他懷疑自己的女朋友腳踩兩只船,想檢查她的手機。”

    “有這回事嗎?”

    “那次的事印象不是挺深的嗎?你還聊得挺投入呢。真忘記了?”

    “應該是很久以前了吧。”森田森吾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真不記得了?”青柳雅春有些不悅,“我們大家一起想辦法,把他女朋友的手機??”

    “不,我不記得了。”森田森吾似乎想結束這個話題。

    “真的?”青柳雅春又重復了一遍。

    森田森吾無聲地搖搖頭。“別再想那事了。”他大聲地、一字一句地說,“肯尼迪遇刺和披頭士。”

    “啊?”

    “有一段時間,阿一總愛聊肯尼迪遇刺的話題吧?披頭士則是我們幾個都喜歡的。”

    “哦,是的。”青柳雅春想起來了。阿一不知是從哪里看來的,有段時間他總熱衷于強調“刺殺肯尼迪的,**,不是奧斯瓦爾德①。可冤假錯案竟在眾目睽睽下就那么發生了,真是恐怖”。一開始大家只是隨便聽聽,可漸漸地每個人都開始對肯尼迪遇刺事件產生興趣,找來相關的書,不知不覺間在四人當中形成了一股小小的熱潮。阿一竟站在了奧斯瓦爾德一邊,憤憤地說什么:“肯定是覺得全推到奧斯瓦爾德身上就萬事大吉了。只要不露出馬腳就行。”

    “誰這么覺得?”青柳雅春等人追問他時,他回答說:“某個大人物唄。”

    “不是有人說,被認定為行刺肯尼迪的兇手奧斯瓦爾德,曾經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特工嗎?”

    “是有這種說法。”

    “事發前,奧斯瓦爾德曾在某條街道散發共產黨的傳單,因為那是他接到的命令。之所以有這樣的命令,就是為了讓奧斯瓦爾德看上去像是這一類運動的參與者,令人產生這種印象。”

    “確實有這種說法。”

    “你被誣賴成色狼,可能也是出于類似的目的。我被命令去帶你逃跑的時候,或許我就已經隱約察覺到了,只不過,我選擇了不去細想。”

    “森田,你先冷靜一下??”

    “我覺得,這只是為了將你拖入某個*大的陰謀而做的準備工作。”

    “森田,你到底在說什么??”

    “你辭職后,沒再遇到其他什么怪事嗎?”

    面對森田森吾那堅決的態度,青柳雅春根本無法反抗,只得仔細思索。要說怪事,也只有自己的駕照在松島被發現這一件吧,他在記憶里尋找著。“為了領失業保險,我還常去HelloWork,不過??”話說到一半他忽然想起另一件事,“啊”了一聲。出現在腦海里的是井之原小梅的模樣。

    “你在那害羞個什么勁。”森田森吾的觀察力還是那樣敏銳。

    “沒,我沒害羞。”

    “你在Hello Work碰著什么事了?”森田森吾說話的語氣中,并沒有挖出朋友的丑事時的愉悅,滿是嚴肅認真。他雙眼充血,看上去十分痛苦。“如果覺得有什么可疑的你就說,色狼的事也好,我的事也好,現在你周圍的環境很危險。不管什么事,*好都別信。”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真的。”

    “你說說看呀!”

    青柳雅春覺得拗不過,輕聲嘆了口氣,撓撓頭。他想起以前上學跟女生聯誼時,森田森吾每次都要在廁所里一臉興奮地湊過來問自己“你看上哪個了?看上哪個了?我呀??”如今的森田森吾也處于興奮狀態,跟當初一樣,只是興奮的理由**不一樣。

    “我在Hello Work認識了一個女人。”

    “什么樣的?”

    青柳雅春原以為對方一定會吹個口哨,調侃自己說“什么呀,搞半天是這種事”,然而森田森吾的表情仍然緊張而嚴肅。

    “什么樣?就是普通那樣唄,比我小五歲。”

    井之原小梅個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看體型甚至像十幾歲的少女。

    “是她主動接觸你的?”

    “在電腦上查招聘信息的時候,她正好坐在我旁邊。”

    “你倆在交往?”

    “朋友。”青柳雅春聳聳肩。他說的是事實。

    “我看有問題。”

    “不,真的是朋友。”青柳雅春的語氣稍微強硬了些。或許他內心里期待和她的關系*加親密,但如今二人之間只能以朋友來概括。

    “我又不是說你們倆之間的關系有問題,我是說那個女人有問題。”

    “喂!”

    “越是看上去無害的人,越可能是你的敵人。包括我在內。”

    “你看上去挺有害的,所以你就不是敵人嘍。是嗎?”

    森田森吾閉上了眼睛。他用手蹭了蹭鼻子,似乎在調整呼吸。“或許是我想多了吧。”他又睜開眼說道,“不過,小心駛得萬年船。保持警惕,懷疑一切。不然你也會和奧斯瓦爾德一樣。”

    青柳雅春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他只能再看看手表。“只有十分鐘啦。是不是我不該睡覺浪費時間呀?”他半開玩笑地調侃道。

    “我看,金田會在游行途中被殺。”

    “我現在應該笑嗎?”

    “這就是我能想到的結論。其實呢,剛才你睡著的那段時間,我檢查了一下這輛車的車底。看到你喝了那瓶水后立刻就睡著了,我才開始考慮,這恐怕是一件挺危險的事。”

    “車底怎么啦?”

    “電影里不是常演嗎?車底下事先裝了**,當重要證人或者相關人員坐上車時,就轟的一聲。”

    “常有的橋段,毫無新意呀。”

    “我們現在就處在這種毫無新意的狀況中。”森田森吾笑了。他太久沒笑了,青柳雅春見狀竟有些發愣,隨即又因為他的話而震驚。

    “那是一顆**,是一顆連外行的我都能一眼就認得出的**。”也不知森田森吾的話有幾分是真,他竟還帶著笑意,“就算知道是**,但是不知道怎么拆,也還是白搭。”

    “逃吧!”青柳雅春立即說道,“這也太危險啦!”

    “你逃吧。”

    “你也逃呀!”

    “逃去哪兒?”森田森吾不像是在開玩笑,一臉嚴肅地說,“以前討論披頭士的時候,大家不是常常說起Abbey Road的組曲嗎?”

    “什么東西?”

    “Abbey Road里的組曲呀。”

    披頭士的第十一章專輯是Abbey Road,在這張專輯之后推出的專輯是Let It Be—披頭士的*后一張專輯,但錄音工作卻是Abbey Road在后,也就是說,披頭士*后錄制的專輯是Abbey Road。當時的保羅·麥卡特尼設法以這種方式讓已四分五裂的樂隊重新聚到一起。專輯后半部分中有八首曲子其實是樂隊成員各自單獨錄音的,*后由保羅·麥卡特尼剪輯到一起制作成大型組曲。森田森吾常說,組曲中的*后一首歌取名The End真是簡潔有力。

    “組曲中的那首Golden Slumbers,剛才你睡著的時候我一直哼來著。”

    “就因為那是搖籃曲?”如果直譯的話,歌名應該可以翻譯為 “金色夢鄉”,歌詞內容大部分是搖籃曲。保羅·麥卡特尼以他細膩的聲線高亢地歌唱,歌曲里充滿了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

    “歌曲的開頭你還記得嗎?”森田森吾說完,自顧自地哼起了**句歌詞,“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homeward.”

    “曾經有一條通往故鄉的路。大概是這意思吧?”

    “一下子讓我想起了學生時代跟你們一起瘋的日子。”

    “學生時代?”

    “如果說真的有某個值得回去的故鄉,我能夠想到的只有那時候的我們。”森田森吾瞇起眼睛。似乎只要順著他的目光一直往前,時間就會因某個原因而扭曲,就能看到學生時代在快餐店消磨時光的二十歲的自己。對話停止了。這次青柳雅春也沒有主動去找話題。

    森田森吾的手朝副駕駛座這邊伸了過來。青柳雅春不知他要做什么,只是看著他打開手套箱,掏出了個什么東西。一開始他沒明白那東西究竟是什么,看上去像大號的無線電對講機。“*?”盯著看了一會兒后,青柳雅春才反應過來。

    “你說怪不怪?”森田森吾盯著手中的*,苦笑著,“這玩意兒一般是搞不到的,就算搞到了,也不會放在手套箱里吧?”

    “那是當然了。”青柳雅春微微點頭。他生平**次見*,緊張得無法動彈。他生怕一不小心摸錯了地方,會讓手*突然走火。

    “這樣子大概沒法通過車檢的。”

    “你似乎搞錯了重點吧。”

    “有人讓我在**把你帶來,關在這輛車里。那個人還說,可以讓你喝瓶子里的水,如果不順利的話,就用手套箱里的東西。之前我還在想呢,手套箱里的東西是什么呀?剛才打開來一看,就發現了這玩意兒。”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森田森吾手中的*泛著濃重的黑色,好像并不是轉輪式的。“這里沒有金屬板,應該不是模型吧。”森田森吾盯著*口嘀咕道,“也就是說,找我來的那些人,有本事輕易將這玩意兒搞到手。車如果交給他們,想必過車檢也是小菜一碟。”

    就在這時車搖晃了一下。外面傳來巨大的聲響。

    空氣似乎在某處破裂了,由此而產生的震動轉化為波紋,搖晃著車。

    “什么聲音?”青柳雅春慌了。

    森田森吾還是那樣鎮靜。他嘗試尋找聲音的方位,但似乎并沒有多大興趣。“可能是**吧。”他小聲說。

    “**?”

    “沒時間了,你快逃吧。繼續在這里耗下去恐怕沒什么好事。”

    “你也跟我一起逃啊!”

    “我如果逃跑,家人就危險了。不按他們說的去做就沒有好下場。就是這么回事。”森田森吾絲毫沒有掩飾內心的不快。不過他似乎比剛才*從容了一些,青柳雅春甚至覺得以前總在食堂說著胡話、看上去那么快樂的朋友又回來了,心里感到懷念也有了底氣。同時他也堅定了決心,曾經的朋友找回了自我,*不能丟下他不管。外面很嘈雜。顯然這不是什么普通的小事。四面八方傳來不明緣由的聲響,那些聲音在腳下奔流,搖動了大地。

    “說真的,我以為你喝完那些水后要睡上一個小時呢。如果真那樣也沒辦法,只能丟下你,自己先走。可是如果你中途醒了,那也只能順其自然,這就是命運。我就是這樣想的。”

    “這就是命運?”

    “我稍微搖晃了一下車子,想試試你會不會醒,就坐在座位上扭動。沒想到你還真就醒了。”

    這讓青柳雅春回想起,自己醒過來時車內的確像停靠在岸邊的船似的在搖晃。森田森吾伸手調整著后視鏡的角度。“好了,總之你快逃吧。”他揮了揮手中的*,“我就留在這里。不知道把我找來的那些家伙會怎么想,不過就因為這點小事,他們應該也不會為難我吧。與其跟你一起逃跑,還不如老實點跟他們承認錯誤,道個歉就完啦。”

    “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森田森吾盯著后視鏡的眼睛瞇了起來。“兩個穿著**的警察正往這邊走呢。要走的話就***了。快走吧,不然我可就開*了。你也知道我這個人脾氣不好。”他笑了,又問道,“你還記不記得,以前我們勤工儉學,在市游泳館打掃衛生?”

    “你這又是要說什么?”

    “你記不記得那時候我們在努力地打掃衛生時,頭頂上都是有監控攝像頭的?”

    “不記得了。”

    “那你也不記得我那時候說過的話了?”

    “森田,你究竟是怎么啦?”

    “我想說,你只有逃跑。知道嗎?青柳,快逃吧。就算狼狽不堪也好,跑遠些,活下去。人活著比什么都好。”

    青柳雅春的臉在抽搐,他想說些什么卻找不到合適的詞匯,只有嘴不停地又張又合。

    “對了,你小子當初救下女明星,接受采訪時說過,制伏兇手用的是大外刈。”

    “那還是??”青柳雅春努力讓嘴聽自己使喚,“那還是你教我的招數。”

    “那時候我正抱著孩子看電視呢。見你接受采訪時那樣回答,我可是吹噓了好一陣子呢。”

    “現在說那些干嗎。你沒事吧,森田?”

    “沒事。”森田森吾回答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帶有一絲學生時代的從容,但仍舊沉重。“好孩子都可以上天堂。”他唐突地說了這樣一句,咧嘴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對吧?”

    見青柳雅春沉默,他于是哼起了那首Golden Slumbers。

    “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 homeward. ”他唱著,平靜地繼續,“Golden slumbersfill your eyes. Smiles awake you when you rise.”那些英文歌詞的意義,青柳雅春并不能正確地把握。他的腦海里只是條件反射般浮現出一句:“你醒來時,帶著微笑。”

    喂,森田—青柳雅春試圖呼喊,但森田森吾已經將駕駛座的座位放倒,閉上了眼睛。他像是在歌唱一般說道:“晚安,別哭。”青柳雅春知道那是Golden Slumbers的歌詞,但唯獨這一句沒用英語,又讓他覺得這或許是森田森吾要對自己說的心里話。青柳雅春見到朋友緊閉的眼角滲出了小小的淚珠,他在那個瞬間打開了車門,沖出車外。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