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詩歌散文 > 文集

舞男

作者:嚴歌苓 出版社:上海文藝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文藝
  • ISBN:9787532160174
  • 作者:嚴歌苓
  • 頁數:222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裝:平裝
  • 開本:16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33千字
  •    大家叫他舞師。叫他楊老師。
       樓梯口的小黑板上寫了白字,他的名字是“楊東”。
       “楊東/國標舞、拉丁舞/每周下午六點到八點。”
       女人們背后叫他“東東”。
       我也學會了:東東是東西的發嗲的叫法。“小東東”“壞東東”
       “不知是什么東東”……
       我說過女人歸有鈔票的男人,這話我收回,男人也歸有鈔票的女人。
       管他男人女人,只要有鈔票,這個世界一向就這點出息……
       嚴歌苓新作《舞男》講述一場穿越在豪奢的上流社會和無望的底層之間的三角愛戀,洞燭世間幽微而不可捉摸的人性。

  •    《舞男》是著名作家嚴歌苓的最新長篇。小說寫 了上海灘舞場里的一個舞先生楊東,在陪舞的生涯中 偶然邂逅了中年精英白領蓓蓓,地位懸殊、文化背景 懸殊、年齡懸殊的兩個男女,在這個光怪陸離的時代 演繹了一場曲折生姿、柳暗花明的情感大戲。小說在 最豪奢的上流社會和最無望的底層之間穿越,深刻折 射了人性的兩極和幽微,具有濃郁的海派風情。

  • 嚴歌苓,著名海外華人作家之一。代表作品有:《小姨多鶴》、《第九個寡婦》、《赴宴者》、《扶桑》、《穗子物語》、《天浴》、《寄居者》、《金陵十三釵》、《陸犯焉識》等。作品獲得國際國內的多項大獎。 

  •    我看見張蓓蓓進來了。楊東在我后面看見了她。
    此刻中年女生們已經退場。好在她們知道斤兩,舞跳 成那樣不能在晚上的舞場現世。還有,她們之所以做 丈夫的定心丸,也是因為守財奴的美德,寧愿跳下午 一點的茶場,*奢華也不過跳下午四點到晚上八點的 香檳場,一百元一張門票。比之晚場兩百元門票,再 加六百七百八百買個舞男,她們是怎樣也想不開的。
    一百元跟東東跳個香檳場,再小吃他一點豆腐,滿足 了呀。
       楊東坐在舞池邊上,看著四十多歲的張總來到長 廊桌子前坐下,二郎腿架得十分丈夫。生意做到舞廳 里來了。一邊打電話一邊四周看,想看哪個waiter眼 力價好,注意到了她。眼力價*好的就是溫經理。他 拿起酒水單,等著女老總電話通完。好了,蓓蓓掛了 電話,他愛犬一般撒歡地撲上去。
       溫經理告訴蓓蓓,葉老師已經來了,好像在后面 換衣服。張蓓蓓點了一瓶蘇打水,漫不經意地看看表 。葉老師和她都準時。這次沒有看見蓓蓓的兩個閨蜜 。她們每回來都是蓓蓓結賬。看來蓓蓓也肯把自己當 竹杠給人敲。舞池里慢慢填滿人。一個四十八九歲的 女人此刻進來。不是一個人,隨從一大幫。女人很瘦 小,五尺高*多了,于是四肢的效率高過一般人,動 作快得有點抽筋。引人注目的是她個個手指頭上都戴 了戒指。好在她一只手只有五個指頭,假如有第六個 ,那也要用鉆石去打扮的。說話聽不見她聲音,只見 兩手流星。隨從叫她滕太。看去不是大陸貨。
       蓓蓓看著這個戴了半個首飾店的瘦女人。溫經理 到她身邊去了。溫經理狗鼻子,人家賬戶里的數位他 聞得出似的。跟騰太講了幾分鐘,不知何故,兩人都 向蓓蓓看過來。蓓蓓掉轉開臉,不要做他們的談資。
    就算一份談資也是見得人的:美國留學十年,房產國 內國外十來處,自己養活自己,養活爹媽,養得還很 華貴。這一點她心里硬氣,同時也有點兒虛:女人靠 自己致富?殘了一半了。
       做女人方面,騰太比張蓓蓓勝一籌。丈夫就是她 的公司:丈夫的大把進項就是她的進項,想如何開銷 便如何開銷,買浪漫買歡愛這年頭有錢怕買不來?    蓓蓓摘下眼鏡。看近處需要眼鏡,看遠處需要摘 下眼鏡。這個歲數麻煩**天多起來。溫經理帶來個 精瘦男子,背頭錚亮,黑綢子襯衫掛在衣架上一般。
    葉福濤頭一眼看是鏢局的殺手,再一眼是上海灘的白 相人。
       蓓蓓也認識葉大師,看過他來舞廳表演的盛況。
    他一個生日一般要過五六天,不然女學生們孝敬不過 來。去年生日蓓蓓領教過,兩排舞男舞女加中老年學 生列隊歡迎,葉大師直挺挺一根旗桿,絲綢襯衫就是 一面黑旗飄過人臉的甬道。蛋糕十層寶塔,某個闊太 太專門為他定制。此刻蓓蓓見溫經理在葉福濤和騰太 之間兩頭忙,好像他們的中國話還需要他翻譯。蓓蓓 又看看手表。這個見面禮介紹儀式該結束了吧?那幫 隨從也一一握了手。蓓蓓喝一口蘇打,一嘴氣泡沸沸 的。
       身邊來了個人。
       “張總!……”    張蓓蓓看見溫經理的笑臉就曉得出變故了。
       “實在是……不好意思!葉大師**的辰光已經 被約掉了!我不曉得!他通知我太晚,所以我沒有來 得及通知您張總!”    溫經理整個臉擱在一耳摑子的*佳擊打距離內, 任打任啐。張蓓蓓有點兒想拿起桌上的蘇打瓶子,不 過總不能往溫經理臉上砸,那張臉比他人還累,實在 不容易。她喉嚨低沉,臉上的肉有些橫,哦…她從溫 經理面前轉過臉,看著葉大師接過騰太的隨從上供的 一杯果汁。葉大師從不沾酒,鏢局殺手也要好習慣來 滋養的。
       蓓蓓把臉轉給溫經理。不是上禮拜就約好了嗎? 你們這是有名的老舞廳,怎么這樣擦爛污?!知道我 是干什么的?我的律師行專門跟不講誠信的人打官司 ……這些話是我從她心里看到的。她一開口,我意外 了。這個女人有點兒德行。她說都是因為錢;想要漲 價,沒問題啊,明說嘛。能不能問一下,那位太太付 葉老師多少?溫經理害怕地往后縮。溫經理你怕什么 ?明說吧。市場競爭嘛,熱門貨價錢浮動是自然的。
    溫經理張開兩只巴掌。一千塊。比蓓蓓原定的價多兩 百。兩百就賣掉誠信。蓓蓓叫溫經理去舞池告訴葉大 師,她不同意改動時間,價錢呢,十根手指,再翻一 翻。溫經理為難得一張臉又笑又哭。溫經理你得兩百 回扣。蓓蓓把回扣的兩張鈔票往溫經理跟前一推。
       P9-11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