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童書 > 繪本/動漫/卡通 > 卡通

草房子/曹文軒純美小說系列

作者:曹文軒 出版社:江蘇少兒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江蘇少兒
  • ISBN:9787534618727
  • 作者:曹文軒
  • 頁數:295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4
  • 印次:132
  • 20160712_142313_066.jpg

    20160712_142313_067.jpg

    20160712_142313_068.jpg

    20160712_142313_069.jpg

    20160712_142313_070.jpg

    20160712_142313_071.jpg

    20160712_142313_072.jpg

    20160712_142313_073.jpg

    20160712_142313_074.jpg

  • 美的力量*不亞于思想的力量,一個再深刻的思想都可能變為常識,只有一個東西是永不衰老的,那就是美。——曹文軒


    這是一部講究品位的少年長篇小說。這本少年長篇小說主要講述了一個少年男童的小學6年生活,其中有他親眼目睹或直接參與了一連串看似尋常但又催人淚下、撼動人心的故事:少男少女之間毫無瑕疵的純情,不幸少年與厄運相拼時的悲愴與優雅,殘疾男孩對尊嚴的執著堅守,垂暮老人在*后一瞬所閃耀的人格光彩,在死亡體驗中對生命的深切而優美的領悟,大人們之間撲朔迷離且又充滿詩情畫意的情感糾葛……


    該書格調高雅,由始至終充滿美感;不僅適合少年閱讀,也適合成人閱讀。

     


  • 曹文軒著的《草房子》是一部講究品位的少年長篇小說。


    作品寫了男孩桑桑刻骨銘心,終身難忘的六 年小學生活。六年中,他親眼目睹或直接參與了一連串看似尋常但又催人淚下、撼動人心的故事:少男少 女之間毫無瑕疵的純情,不幸少年與厄運相拼時的悲 愴與優雅,殘疾男孩對尊嚴的執著堅守,垂暮老人在最后一瞬所閃耀的人格光彩,在死亡體驗中對生命的深切而優美的領悟,大人們之間撲朔迷離且又充滿詩 情畫意的情感糾葛……這一切,既清楚又朦朧地展現 在少年桑桑的世界里。這六年,是他接受人生啟蒙教育的六年。    


    作品格調高雅,由始至終充滿美感。敘述風格諧 趣而又莊重,整體結構獨特而又新穎,情節設計曲折而又智慧。蕩漾于全部作品的悲憫情懷,在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日趨疏遠、情感日趨淡漠的當今世界中,也 顯得彌足珍貴、格外感人。通篇敘述既明白曉暢,又有一定的深度,是那種既是孩子喜愛也可供成人閱讀 的兒童文學作品。   

  • 曹文軒,1954年1月生于江蘇鹽城。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北京作協副主席,北京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主要文學作品集有《紅葫蘆》、《甜橙樹》等。長篇小說有《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紅瓦》、《根鳥》、《細米》、《青銅葵花》、《天瓢》、《大王書》等。

  • **章  禿鶴
    第二章  紙月
    第三章  白雀(一)
    第四章  艾地
    第五章  紅門(一)
    第六章  細馬
    第七章  白雀(二)
    第八章  紅門(二)
    第九章  藥寮
    追隨永恒(跋)
    附錄1  曹文軒出版年表
    附錄2  曹文軒獲獎年表
    **章 禿鶴
    第二章 紙月
    第三章 白雀(一)
    第四章 艾地
    第五章 紅門(一)
    第六章 細馬
    第七章 白雀(二)
    第八章 紅門(二)
    第九章 藥寮
    追隨永恒(跋)
    附錄1 曹文軒出版年表
    附錄2 曹文軒獲獎年表

  • **章 禿鶴    


    禿鶴與桑桑從一年級開始,一直到六年級,都是同班同學。禿鶴應該叫陸鶴,但因為他是一個十足的小禿子,油麻地的孩子,就都叫他為禿鶴。禿鶴所在的那個小村子,是個種了許多楓樹的小村子。每到秋后,那楓樹一樹一樹地紅起來,紅得很耐看。但這個村子里,卻有許多禿子。他們一個一個地光著頭,從那么好看的楓樹下走,就吸引了油麻地小學的老師們停住腳步,在一旁靜靜地看。那些禿頂在楓樹下,微微泛著紅光。在楓葉密集處偶爾有些空隙,那邊有人走過時,就會一閃一閃地亮,像沙里的瓷片。那些把手插在褲兜里或雙臂交叉著放在胸前的老師們,看著看著,就笑了起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禿鶴已許多次看到這種笑了。但在桑桑的記憶里,禿鶴在讀三年級之前,似乎一直不在意他的禿頭。這或許是因為他們村也不光就他一個人是禿子,又或許是因為禿鶴還太小,想不起來自己該在意自己是個禿子。禿鶴一直生活得很快活。有人叫他禿鶴,他會很高興地答應的,仿佛他本來就叫禿鶴,而不叫陸鶴。
      


    禿鶴的禿,是很地道的。他用長長的好看的脖子,支撐起那么一顆光溜溜的腦袋。這顆腦袋*無一絲瘢痕,光滑得竟然那么均勻。陽光下,這顆腦袋像打了蠟一般亮,讓他的同學們無端地想起,夜里它也會亮的。由于禿成這樣,孩子們就會常常出神地去看,并會在心里生出要用手指頭蘸一點唾沫去輕輕摩挲它一下的欲望。事實上,禿鶴的頭,是經常被人撫摸的。后來,禿鶴發現了孩子們喜歡摸他的頭,就把自己的頭看得珍貴了,不再由著他們想摸就摸了。如果有人偷偷摸了他的頭,他就會立即掉過頭去判斷。見是一個比他弱小的,他就會追過去讓那個人在后背上吃一拳;見是一個比他有力的,他就會罵一聲。有人一定要摸,那也可以,但得付禿鶴一點東西:要么是一塊糖,要么是將橡皮或鉛筆借他用半天。桑桑用一根斷了的格尺,就換得了兩次撫摸。那時,禿鶴將頭很乖巧地低下來,放在了桑桑的眼前。桑桑伸出手去摸著,禿鶴就會數道:“一回了……”桑桑覺得禿鶴的頭很光滑,跟他在河邊摸一塊被水沖洗了無數年的鵝卵石時的感覺差不多。
      


    禿鶴讀三年級時,偶然地,好像是在一個早晨,他對自己的禿頭在意起來了。禿鶴的頭現在碰不得了。誰碰,他就跟誰急眼,就跟誰玩命。人再喊他禿鶴,他就不再答應了。并且,誰也不能再用東西換得一摸。油麻地的屠夫丁四見禿鶴眼饞地看他肉案上的肉,就用刀切下足有兩斤重的一塊,用刀尖戳了一個洞,穿了一截草   鶴沒打雨傘就上學來了。天雖下雨,但天色并不暗。因此,在銀色的雨幕里,禿鶴的頭就分外亮。同打一把紅油紙傘的紙月與香椿,就閃在了道旁,讓禿鶴走過去。禿鶴感覺到了,這兩個女孩的眼睛正在那把紅油紙傘下注視著他的頭。他從她們身邊走了過去。當他轉過身來看她們時,他所見到的情景是兩個女孩正用手捂住嘴,遮掩著笑。禿鶴低著頭往學校走去。但他沒有走進教室,而是走到了河邊那片竹林里。
      


    雨沙沙沙地打在竹葉上,然后從縫隙中滴落到他的禿頭上。他用手摸了摸頭,一臉沮喪地朝河上望著。水面上,兩三只羽毛豐滿的鴨子,正在雨中游著,一副很快樂的樣子。
      禿鶴撿起一塊瓦片,砸了過去,驚得那幾只鴨子拍著翅膀往遠處游去。禿鶴又接二連三地砸出去六七塊瓦片,直到他的瓦片再也驚動不了那幾只鴨子,他才罷手。他感到有點涼了,但直到上完一節課,他才走向教室。
      晚上回到家,他對父親說:“我不上學了。”“有人欺負人了?”“沒有人欺負我。”“那為什么說不上學?”“我就是不想上學。”“胡說!”父親一巴掌打在禿鶴的頭上。
      


    禿鶴看了父親一眼,低下頭哭了。父親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他轉身坐到燈光照不到的陰影里的一張凳子上。隨即,禿鶴的禿頭就映出了父親手中煙卷忽明忽暗的亮光。第二天,父親沒有逼禿鶴上學去。他去鎮上買回幾斤生姜:有人教了他一個秘方,說是用生姜擦頭皮,七七四十九天,就能長出頭發來。他把這一點告訴了禿鶴。禿鶴就坐在凳子上,一聲不吭地讓父親用切開的姜片,在他的頭上來回擦著。父親擦得很認真,像一個想要讓顧客動心的銅匠在擦他的一件青銅器。禿鶴很快就感到了一種火辣辣的刺痛。但禿鶴一動不動地坐著,任由父親用姜片去擦著。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