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詩歌散文 > 外國隨筆

與小澤征爾共度的午后音樂時光(精)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包裝:精裝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0366
  • 作者:(日)小澤征爾//村上春樹|譯者:劉名揚
  • 頁數:263
  • 出版日期:2014-05-01
  • 印刷日期:2014-06-01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83千字
  • ★ **指揮家小澤征爾 與 **作家村上春樹,關于古典音樂、關于人生的6次公開課
    ★ 小林秀雄獎 獲獎作品
    ★ 就像愛一樣,好音樂永遠不嫌多
    ★ 感謝春樹先生,我得以重溫許多回憶,還坦率地說出了心中的話。——小澤征爾
  • 音樂大師和名滿天下的作家相遇會聊些什么? 《與小澤征爾共度的午后音樂時光》就是這本小澤征 爾與村上春樹一起寫成的,6堂關于古典音樂、關于 人生的“公開課”。 從日本神奈川到東京,從美國檀香山到瑞士日內 瓦湖畔,小澤征爾與村上春樹在一個個暖茶與點心陪 伴的午后,一邊欣賞古典音樂,一邊暢談音樂、文學 與人生。小澤征爾娓娓道來的傳奇經歷,令人感動不 已;村上春樹的謙恭與音樂品味,更讓人深深感佩。 徜徉《與小澤征爾共度的午后音樂時光》的字里 行間,既能從大師的腳步中汲取人生力量,亦能從妙 趣橫生的對談中享受文字之美和音樂之美。 音樂大師和名滿天下的作家相遇會聊些什么?就是這本小澤征爾與村上春樹一起寫成的,6堂關于古典音樂、關于人生的“公開課”。 從日本神奈川到東京,從美國檀香山到瑞士日內瓦湖畔,小澤征爾與村上春樹在一個個暖茶與點心陪伴的午后,一邊欣賞古典音樂,一邊暢談音樂、文學與人生。小澤征爾娓娓道來的傳奇經歷,令人感動不已;村上春樹的謙恭與音樂品味,更讓人深深感佩。徜徉字里行間,既能從大師的腳步中汲取人生力量,亦能從妙趣橫生的對談中享受文字之美和音樂之美。
  • 序 與小澤征爾先生共度的午后時光(村上春樹)
    **次 關于貝多芬《第三鋼琴協奏曲》
    第二次 卡耐基音樂廳的勃拉姆斯
    第三次 六十年代的那些事
    第四次 關于古斯塔夫·馬勒的音樂
    第五次 歌劇很有趣
    在瑞士小鎮
    第六次 “沒有固定教法,都是在現場邊想邊教”
    后記 (小澤征爾)
    序 與小澤征爾先生共度的午后時光(村上春樹)
    **次 關于貝多芬《第三鋼琴協奏曲》
    第二次 卡耐基音樂廳的勃拉姆斯
    第三次 六十年代的那些事
    第四次 關于古斯塔夫·馬勒的音樂
    第五次 歌劇很有趣
    在瑞士小鎮
    第六次 “沒有固定教法,都是在現場邊想邊教”
    后記 (小澤征爾)
  • 村上 我從十幾歲起就是個樂迷。*近不時感覺 ……自己對音 樂似乎有了*深入的了解,比如能聽出些細節上的差 異等。或許是 寫著寫著小說,音樂品位也有所提升。反過來說,或 許缺乏音樂品 位,文章就難以出彩。所以我認為,欣賞音樂能讓寫 作功力有所增 進,而寫作功力的增進又有助于音樂品位的提升。兩 者的關系是互 補的。
    小澤 哦? 村上 我從沒向人學過如何寫作,也沒特別鉆研 過。因此,如 果問我是從哪兒學會寫作的,答案就是音樂。音樂* 重要的要素就 是節奏。文章如果少了節奏,沒有人想讀。誘使讀者 逐字逐行往前 推進,似乎需要一種律動感……比方說,機械操作手 冊那種東西讀 起來很痛苦,那就是缺乏節奏的文章的典型。
    要判斷一個新手能在業界生存下去,還是不久將 銷聲匿跡,從 他文章里是否有節奏感大抵就能推敲出來。但就我所 見,許多文藝 評論家似乎不太留意這一點,只注重文章是否精致、 詞匯是否新鮮、 故事的方向性、主題的質量、手法的趣味性,等等。
    但我認為一個 人如果缺乏節奏感,大概就沒有成為作家的資質。當 然,這純屬個 人意見。
    小澤 所謂文章的節奏感,是指我們閱讀文章時 感受到的節奏? 村上 是的。文章就像音樂,也可以通過字詞的 組合、語句的 組合、段落的組合、軟硬與輕重的組合、均衡與不均 衡的組合、標 點符號的組合及語調的組合營造出節奏感。音樂品位 不夠好,這些 就做不好。有些人很擅長這技巧,有些人則不然;有 些人明白這道 理,有些人則不懂。但這種資質當然能通過努力鉆研 來提升。
    我熱愛爵士樂,因此寫作時習慣先制定一套規范 ,再以這套規 范為基礎即興發揮、自由揮灑。在寫作上,我用的是 和創作音樂一 樣的要領。
    小澤 我還不知道文章也有節奏,不太了解您形 開始與小澤征爾先生見面聊天,是近期的事。我在波士頓住過一陣子,雖然原本就是個喜歡偶爾欣賞音樂會的樂迷,但和小澤先生并不相識。后來機緣巧合,結識他的女兒征良,通過這層關系,我才見到小澤先生,有了與他對話的機會。起初,我們倆只有與工作毫不相干的私人交情。
    可見這場訪談開始前,我從來沒有和小澤先生進行過關于音樂的深入對話。原因之一或許是這位大師事務過于繁忙。考慮到他平日就得時時浸淫在音樂中,相見時也只敢推杯換盞,聊些音樂以外的話題。偶爾談及音樂,也總是只說到一些零碎的片斷。總而言之,他是個十分專注、將全部心力投注于眼前目標的人,一旦放下工作,想必也需要充分的休息。基于這層考慮,我一直避免觸及音樂的話題。
    但小澤先生于二○○九年十二月被診斷出食道癌,并接受切除手術(而且是大手術)后,音樂活動受到大幅限制。療養和痛苦的康復訓練取代了音樂,成為他生活的重心。也不知是否出于這個原因,此后與他見面時,我們竟然開始一點點聊起了音樂。當然,他身體欠安,可一談起音樂,神情卻豁然開朗。就算和我這個門外漢交流,只要能幫他以某種形式重新接觸音樂,或許就能幫他轉換一下心情。此外,和我這個領域不同的人對談,多少也能讓他感覺輕松一點。
    近半個世紀以來,我一直是熱心的爵士樂迷,對古典音樂也相當鐘情,從高中時期就開始收集唱片,而且只要時間允許,便盡量找機會欣賞音樂會。尤其是旅居歐洲時,幾乎成天浸淫在古典音樂里。交替欣賞爵士樂和古典音樂,不論過去還是現在,對我的心靈一直是良好的激勵(有時也是祥和的慰藉)。若硬要我在兩者中選擇一個,不論舍棄哪個,我的人生都不再完滿。艾靈頓公爵說過,世間只有“好音樂”與“壞音樂”兩種音樂,不論是爵士還是古典,在這方面道理是一樣的。各種類型的音樂都能讓人享受到“好音樂”帶來的純粹的愉悅。
    有**,小澤先生蒞臨寒舍,我們倆放著音樂閑聊。不知不覺間,他聊起了古爾德和伯恩斯坦在紐約演奏勃拉姆斯《**鋼琴協奏曲》時的軼事,十分有趣。當時我心想,就這么讓如此有趣的故事消失,著實可惜。應該找誰錄下來整理成文才是。至于這個誰是何人—雖然聽來像是朝自己臉上貼金,但到頭來浮現在我腦海里的,除了自己別無他人。
    “好呀,這陣子有空,咱們就聊聊吧。”我一提出這個建議,小澤先生便爽快允諾。小澤先生患了癌癥,對音樂界和我而言(當然,對他而言也是如此)都是令人痛心的事。然而,我們倆卻因此獲得了悠然暢談音樂的寶貴時間,未嘗不是因禍得福。那句英文諺語果然不假:烏云背后總有一線光芒。
    只不過我雖是老樂迷,卻從未接受過正統的音樂教育,說我是門外漢也不為過。受限于專業知識的匱乏,總要時不時脫口說出一些認知錯誤甚至失敬冒犯的話。但大師從來不介意,總不忘先認真思考一番,再細心地一一回應我的話,實在讓我滿心感激。
    我用錄音筆錄下我們的對話,整理成稿,再請大師閱讀和修改。
    “說起來,我從沒好好和人聊過這些事。”這是大師看到原稿后的**個感想,“但我話說得這么隨便,對讀者可有意義?” 的確,小澤先生的談吐幾乎可算是一種獨特的“小澤語”,將它轉換成文章其實并不容易。同時,他也有許多夸張的手勢等肢體動作,甚至不時用歌唱的方式表達。但他這股跨越“語言障礙”的熱情透過些許“隨便”,強烈而直率地躍然紙上。
    我雖是個門外漢(或許該說正因為我是個門外漢),但欣賞音樂時,總是拋開一切成見側耳傾聽,直接體驗音樂的美好,任其浸透身心。聽到好的部分,能感受到一股幸福甜美涌上心頭;聽到壞的部分,只會一陣悵然失落。如果有余力聽得*深入些,則不忘思索這好是好在哪里、壞是壞在何處。除此之外,音樂的其他要素對我都沒有太大意義。個人認為,音樂可謂是一種能讓人品嘗幸福滋味的東西,其中蘊藏著形形色色的使人幸福的方法與途徑。光是音樂的復雜性,就足以讓我的心靈癡迷。
    在傾聽小澤先生的陳述時,我也試圖堅持這種態度。換言之,我不斷提醒自己,我只是個滿心好奇、盡量誠實地面對一切的門外漢聽眾。畢竟閱讀本書的讀者,大多數應該都是和我一樣的門外漢樂迷。
    ——村上春樹容的這種感覺。
    村上 該怎么說呢……好比節奏感之于讀者,對 作者而言,它 也是個重要的要素。寫出來的小說如果少了節奏感, 就難以構思接 下來的內容,也無從推進故事。倘若文章有節奏,故 事有節奏,接 下來自然會文思泉涌。寫作時,我會在腦海里自動將 文章轉化為聲 音,用這聲音架構出節奏。以爵士樂的方式即興演奏 一個主題樂段, 便能自然地產生下一個主題樂段。
    小澤 我住在成城。上次在那兒拿到一份候選人 的競選宣言, 見上頭印有他的理念還是宣言,反正當時正好閑著, 就讀起來。讀 完后,我覺得他應該很難當選,因為他的文章讓人只 讀三行就再也 讀不下去。雖然知道里頭說的可能很重要,可就是讀 不下去。
    村上 嗯,聽來是個缺乏節奏、缺乏流暢性的典 型。
    小澤 哦?原來是這么回事。那用這個觀點評價 夏目漱石呢? 村上 我認為夏目漱石的文章富有音樂性,讀起 來**流暢。
    如今讀來,依然是難能可貴的杰作。雖說比起西洋音 樂,他受江戶 時代“說唱故事”的影響*多,但我依然覺得他有* 佳的音樂品位。
    雖不清楚他聽西洋音樂有多深入,但從他曾經留學倫 敦看來,想必 有某種程度的接觸。有機會可以查查看。
    小澤 記得他當過英文老師? 村上 說不定他的音樂品位就是這么來的。或許 正因如此,日 本文化與歐洲文化才能在他身上融合得如此協調。至 于其他例子, 吉田秀和的文章也極具音樂性。流暢易讀,而且富有 個性。
    小澤 噢,或許真是這樣。
    村上 說到英文老師,記得小澤先生在桐朋求學 時,英文老師是丸谷才一先生? 小澤 沒錯。他還逼我們讀喬伊斯的《都柏林人 》之類的。那 種書誰看得懂?(笑)當時我只得坐在一個成績很好的 女孩旁邊, 拜托她指點指點。只怪當時沒好好學英文,落得初到 美國時幾乎連 一句英語也不會說。(笑) 村上 所以不是丸谷先生教得不好,而是小澤先 生您沒好好學? 小澤 沒錯。是我沒好好學。P86-88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