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烹飪美食 > 飲食文化

吃主兒二編(庭院里的春華秋實)/閑趣坊

作者:王敦煌 出版社:三聯書店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三聯書店
  • ISBN:9787108050229
  • 作者:王敦煌
  • 頁數:284
  • 出版日期:2014-11-01
  • 印刷日期:2014-11-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82千字
  •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風情,還有入秋時節,挑著擔子走街串巷叫賣“九花兒”的吆喝聲,都已經消失在九霄云外了。我生活過的那個庭院,和周圍幾十條胡同里的院落,都在舊城改造、推土機的轟鳴聲中消失了,從此變成拔地而起的高樓組成的小區,就是尋夢也找不到它原來的位置了。只有那難以忘懷的故事,永遠留在記憶里

  • 《吃主兒二編》可以看作是《吃主兒》的續篇。王敦煌繼講述父親王世襄和家中兩位老人的故事后,又以把視角放到老北京的庭院里,講述“吃主兒”眼中的花草。書中所提九十多種花草,其實都是食材、藥材,都可以為人們食用;同時又由于各自的形態而讓人有了擺弄、欣賞的意趣。   “說起來是個景兒,五六十年代的北京,住在平房里不悶得慌。剛入五月,從城外挑著擔子、走街串巷賣花兒的、就在胡同里吆喝上了。吆喝聲是那么的傳神,那么的打遠兒,那么的好聽,他們似乎把春天的氣息也帶到城里來了。賣的花兒沒幾樣兒,但瞧著新鮮。那頂著花骨朵兒的蝴蝶花、串兒紅、韭菜蓮,和不開花的天門冬、麥門冬,每棵的根底下都帶著一坨子土。栽這東西省事,找個花盆,或者在院子里挖個坑,把花兒坐到里頭,再澆點兒水,它準活。   這么著,沒過多少日子,就有能摘下來吃的了。還真去摘嗎?看是什么了。黃瓜有摘的,那頂花兒帶刺兒的嫩瓜,市場上沒賣的,它不夠個兒不是。庭院里的,愛什么時候摘什么時候摘,來的就是這口兒鮮。   除此之外,就不摘什么了,摘下來嘛使呀。胡同口外頭賣茄子、賣秦椒、賣西紅柿,都幾分一斤,來個五毛錢的,一個人興許拿不動。還摘,留著看景兒不就得了。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風情,還有入秋時節,挑著擔子走街串巷叫賣“九花兒”的吆喝聲,都已經消失在九霄云外了。我生活過的那個庭院,和周圍幾十條胡同里的院落,都在舊城改造、推土機的轟鳴聲中消失了,從此變成拔地而起的高樓組成的小區,就是尋夢也找不到它原來的位置了。只有那難以忘懷的故事,永遠留在記憶里了。”
  • 引子
    **分
    ○一 荼蘼
    ○二 喇叭花
    ○三 癩瓜
    ○四 苦瓜
    ○五 絲瓜
    ○六 扁豆
    ○七 蕓豆
    ○八 豬耳朵扁豆
    第二分
    ○九 莧菜
    一○ 馬齒莧
    一一 榆錢兒
    一二 榆皮面
    一三 香椿
    一四 椒蕊
    一五 鮮核桃仁
    一六 苜蓿
    一七 蔥姜蒜
    一八 燜蔥倒是款什么菜
    第三分
    一九 春筍
    二○ 秋葵
    二一 根大菜
    二二 掃帚菜
    二三 蓖麻
    二四 老玉米和玉米筍
    二五 蕹菜
    二六 芝麻
    二七 小麥
    二八 白薯
    第四分
    二九 核桃酪
    三○ 黏玉米
    三一 土豆
    三二 蠶豆
    三三 花生
    三四 洋蔥
    三五 菜本味
    三六 鬼子姜
    三七 山藥
    三八 香瓜
    三九 西瓜和菊花
    四○ 黃花蒿
    第五分
    四一 噴壺花
    四二 二月蘭
    四三 蘆筍
    四四 蛇莓
    四五 枸杞
    四六 木耳菜
    四七 菜豌豆
    四八 豌豆
    四九 蛇豆
    五○ 西番蓮
    第六分
    五一 松樹
    五二 松樹盆景
    五三 蘭花
    五四 靈芝
    五五 梔子和六月雪
    五六 太平花
    五七 海棠
    五八 丁香
    五九 紫藤
    六○ 荷花
    六一 向日葵
    六二 水仙
    六三 迎春和臘梅
    ** 木芙蓉
    六五 紫薇和紫葳
    六六 金銀花
    第七分
    六七 石榴樹
    六八 橘子樹
    六九 無花果和夾竹桃
    七○ 玉蘭
    七一 薄荷
    七二 百合
    七三 桑樹
    七四 紫花地丁
    七五 蒲公英和車前
    七六 馬蓮和萱草
    七七 茉莉和玉簪
    七八 野茉莉和指甲草
    第八分
    七九 棗樹
    八○ 黑棗樹
    八一 桃膠
    八二 杏兒·杏干兒·柿餅兒
    八三 葡萄
    八四 紫葡萄
    八五 沙棗
    八六 豆骨蔫兒
    后記
  • 選用的魚條兒有講究,重約一斤的魚,分量*合適。買幾條新鮮的,洗凈去鱗去腮去內臟,用凈水沖去血水。在魚的兩面分別剞上幾刀,用醬油稍腌入味,提出來控控,然后兩面蘸上點干面粉,入鍋炸至呈金黃色,即可出鍋。蔥切段,姜切片,椒蕊洗凈瀝干備用,椒蕊整用不改刀。水發香菇去柄,先片成薄片,改刀切細絲。水發玉蘭片去老根,改刀切細絲。清醬肉,可不是現在稻香村、天福號賣的那種軟糯的醬肉,也切成細絲。炸得的魚放在盤子里,把這些切得的絲兒、蔥段、姜片、椒蕊,都碼在魚身上,加上點鹽、紹酒、胡椒粉,及適量的高湯,上籠蒸約十分鐘,就可以請出上桌了。
      瞧瞧,若是自家院子里,有棵花椒樹,吃著多方便呀。就說它是在院子里長的,到了秋天,不是也得收點花椒嗎。雖然是沒有曠野上產的多,籽粒兒大,但自家用,一冬天也是吃不完的吃。
      可為什么在北京人住的院子里,有花椒樹的并不多呢,那是因為它也太霸道了。有這么句話,花椒樹底下種老玉米,又麻又瞎。擱在北京,管這種現象叫“欺”,也就是欺侮的意思。這東西講究唯我獨尊,挨著它,什么都長不好。若是院子里來這么一棵,還種點兒別的不種,種什么也是白費勁。
      萬事皆如此,有一利有一弊。故此,在北京的院子里,不能說見不著花椒樹,但畢竟種的人家不多。或是院子極寬綽,舍出一塊地兒來,單把它布在那兒,種別的避開這塊地方,上別處長去。或是極窄的小院兒,就這么一棵,相視為友,要想來口鮮兒,隨時的。
      ……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