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中國古典小說

天龍八部(共5冊新修版)/金庸作品集

作者:金庸 出版社:廣州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廣州
  • ISBN:9787546213385
  • 作者:金庸
  • 頁數:1819
  • 出版日期:2013-04-01
  • 印刷日期:2013-04-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491千字
  • 金庸編著的《天龍八部》一書以北宋、遼、西夏、大理并立的歷史為宏大背景,將儒釋道、琴棋書畫等中國傳統文化融會貫通其中,書中人物繁多,個性鮮明,情節離奇,盡顯蕓蕓眾生百態。
    丐幫幫主喬峰與大理國王子段譽、少林弟子虛竹結為兄弟。他身為大宋武林**大幫幫主,發現自己竟是契丹人,雖受盡中原武林人士唾棄而不肯以怨報怨;他身為遼國南院大王,卻甘愿背上叛族罪名,*終以悲壯的**來阻止遼國發兵攻宋,不愧為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 《天龍八部》由金庸編著。 《天龍八部》講述了: 北宋年間,外族紛紛覬覦大宋國土,形成漢、胡 對立的局面。丐幫幫主喬峰因拒絕副幫主妻康敏之愛 遭報復指為契丹人后裔而受盡中原武林人士唾棄。峰 為平反遂四出追查身世,期間認識了大理世子段譽及 虛竹和尚,并結拜為兄弟。 峰追尋身世時屢遭奸人所害,含冤莫白,更錯殺 紅顏知已阿朱,后為救朱妹阿紫尋醫至大遼,輾轉成 為大遼國南院大王,但與中原關系則更趨惡劣。 譽為人豁達開朗,對貌若天仙的王語嫣一見傾心 ,可惜嫣只鐘情表哥慕容復,令三人陷入一段糾纏不 清的苦戀。 竹天性純良,宅心仁厚,深得高人指點,武功高 強,后被選為西夏駙馬。 譽、峰、竹在漢胡相爭的時勢下,竟在異域擁有 舉足輕重的地位,究竟三人會如何了斷江湖及感情上 的恩恩怨怨呢?
  • 一 青衫磊落險峰行
    二 玉壁月華明
    三 馬疾香幽
    四 崖高人遠
    五 微步轂紋生
    六 誰家子弟誰家院
    七 無計悔多情
    八 虎嘯龍吟
    九 換巢鸞鳳
    十 劍氣碧煙橫
    十一 向來癡
    十二 從此醉
    十三 水榭聽香 指點群豪戲
    十四 劇飲千杯男兒事
    十五 杏子林中 商略平生義
    十六 昔時因
    十七 **意
    十八 胡漢恩仇 須傾英雄淚
    十九 雖萬千人吾往矣
    二十 悄立雁門,*壁無余字
    二十一 千里茫茫若夢
    二十二 雙眸粲粲如星
    二十三 塞上牛羊空許約
    二十四 燭畔鬢云有舊盟
    二十五 莽蒼踏雪行
    二十六 赤手屠熊搏虎
    二十七 金戈蕩寇鏖兵
    二十八 草木殘生顱鑄鐵
    二十九 蟲豸凝寒掌作冰
    三十 揮灑縛豪英
    三十一 輸贏成敗 又爭由人算
    三十二 且自逍遙沒誰管
    三十三 奈天昏地暗 斗轉星移
    三十四 風驟緊 縹緲峰頭云亂
    三十五 紅顏彈指老 剎那芳華
    三十六 夢里真 真語真幻
    三十七 同一笑 到頭萬事俱空
    三十八 糊涂醉 情長計短
    三十九 解不了 名韁系嗔貪
    四十 卻試問 幾時把癡心
    四十一 燕云十八飛騎 奔騰如虎風煙舉
    四十二 老魔小丑 豈堪一擊 勝之不武
    四十三 王霸雄圖 血海深恨 盡歸塵土
    四十四 念枉求美眷 良緣安在
    四十五 枯井底 污泥處
    四十六 酒罷問君三語
    四十七 為誰開 茶花滿路
    四十八 王孫落魄 怎生消得 楊枝玉露
    四十九 敝屣榮華 浮云生死 此身何懼
    五十 教單于折箭 六軍辟易 奮英雄怒
    后記
    附錄
  • 青光閃動,一柄青鋼劍倏地刺出,指向中年漢子 左肩,使劍少年不待劍招用老,腕抖劍斜,劍鋒已削 向那漢子右頸。那中年漢子豎劍擋格,錚的一聲響, 雙劍相擊,嗡嗡作聲,震聲未*,雙刃劍光霍霍,已 拆了三招。中年漢子長劍猛地擊落,直斬少年頂門。
    那少年避向右側,左手劍訣斜引,青鋼劍疾刺那漢子 大腿。
    兩人劍法迅捷,全力相搏。
    練武廳東邊坐著二人。上首是個四十左右的中年 道姑,鐵青著臉,嘴唇緊閉。下首是個五十余歲的老 者,右手捻著長須,神情甚是得意。兩人的座位相距 一丈有余,身后各站著二十余名男女弟子。西邊一排 椅子上坐著十余位賓客。東西雙方的目光都集注于場 中二人的相斗。
    眼見那少年與中年漢子已拆到七十余招,劍招越 來越緊,兀自未分勝敗。突然中年漢子長劍揮出,用 力猛了,身子微晃,似欲摔跌。西邊賓客中一個身穿 青衫的年輕男子忍不住“嗤”的一聲笑。他隨即知道 失態,忙伸手按住了口。
    便在這時,場中少年左手揮掌拍出,擊向那漢子 后心。那漢子跨步避開,手中長劍驀地圈轉,喝一聲 :“著!”那少年左腿中劍,一個踉蹌,長劍在地下 一撐,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那中年漢子已還劍入鞘, 笑道:“褚師弟,承讓,承讓,傷得不厲害么?”那 少年臉色蒼白,咬著嘴唇道:“多謝龔師兄劍下留情 。” 那長須老者滿臉得色,微微一笑,說道:“東宗 已勝了三陣,看來這劍湖宮又要讓東宗再住五年了。
    辛師妹,咱們還得比下去么?”坐在他上首的那中年 道姑強忍怒氣,說道:“左師兄果然**得好徒兒。
    但不知左師兄對‘無量玉壁’的鉆研,這五年來可已 大有心得么?”長須老者向她瞪了一眼,正色道:“ 師妹怎地忘了本派的規矩?”那道姑哼了一聲,便不 再說下去了。
    這老者姓左,名叫子穆,是“無量劍”東宗的掌 門。那道姑姓辛,道號雙清,是“無量劍”西宗掌門 。其地是大理國無量山中,其時是大宋元祐年間。
    “無量劍”原分東、北、西三宗,北宗近數十年 來已趨式微,東西二宗卻均人才鼎盛。“無量劍”于 五代后漢年問在南詔無量山創派,***居住無量山 劍湖宮。自于大宋仁宗年間分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 ,三宗門下弟子便在劍湖宮中比武斗劍,獲勝的一宗 可在劍湖宮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試。五場斗 劍,贏得三場者為勝。這五年之中,敗者固極力鉆研 ,以圖在下屆劍會中洗雪前恥,勝者也絲毫不敢松懈 。北宗于數十年前獲勝而入住劍湖宮,五年后敗陣出 宮,***率領門人遷往山西,此后即不再參與比劍 ,與東西兩宗也不通音問。數十年來,東西二宗互有 勝負。東宗勝過五次,西宗勝過三次,這次是第九次 比劍。那龔姓中年漢子與褚姓少年相斗,已是本次比 劍中的第四場,姓龔的漢子既勝,東宗四賽三勝,第 五場便不用比了。
    西首錦凳上所坐的則是別派人士,其中有的是東 西二宗***共同出面邀請的公證人,其余則是前來 觀禮的嘉賓。這些人都是云南武林中的知名之士。坐 在*下首的那個青衣少年卻是個無名之輩,偏是他在 那龔姓漢子佯作失足時失聲發笑。
    這少年乃隨滇南普洱老武師馬五德而來。馬五德 是大茶商,豪富好客,頗有孟嘗之風,江湖上落魄的 武師前去投奔,他必竭誠相待,因此人緣甚佳,武功 卻是平平。左子穆聽馬五德引見之時說這少年姓段, 段姓是大理國的國姓,大理境內姓段的成千成萬,左 子穆當時聽了也不以為意。心想他多半是馬五德的弟 子,這馬老兒功夫稀松平常,教出來的弟子還高得到 哪里去,連“久仰”兩字也懶得說,只拱了拱手,便 肅賓入座。不料這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當左子穆的 得意弟子出招誘敵之時,竟失笑譏諷。
    左子穆笑道:“辛師妹今年派出的四名弟子,劍 術上的造詣著實可觀,尤其這第四場我們贏得*加僥 幸。褚師侄年紀輕輕,居然練到了這般地步,前途不 可限量,五年之后,只怕咱們東西兩宗得換換位了, 呵呵,呵呵!”說著不住大笑。突然眼光一轉,瞧向 那段姓青年,說道:“我那劣徒適才以虛招‘跌撲步 ’獲勝,這位段世兄似乎頗不以為然。便請段世兄下 場指點小徒一二如何?馬五哥威震滇南,強將手下無 弱兵,段世兄的手段定是挺高的。” 馬五德臉上微微一紅,忙道:“這位段兄弟不是 我的弟子。你老哥哥這幾手三腳貓的把式,怎配做人 家師父?左賢弟可別當面取笑。這位段兄弟來到普洱 舍下,聽說我正要到無量山來,便跟著同來,說道無 量山山水清幽,要來賞玩風景。” 左子穆心想:“他若是你弟子,礙著你的面子, 我也不能做得太*了,既是尋常賓客,那可不能客氣 了。有人竟敢在劍湖宮中譏笑、無量劍東宗的武功, 若不叫他鬧個灰頭土臉的下山,姓左的顏面何存?” 冷笑一聲,說道:“請教段兄大號如何稱呼,是哪一 位高人門下?”他見那青年眉清目秀,似是個書生, 不像身有高明武功。
    那姓段青年微笑道:“在下單名一譽字,從來沒 學過什么武藝。我看到別人摔跤,不論他真摔還是假 摔,忍不住總是要笑的。”左子穆聽他言語中全無恭 敬之意,不禁心中有氣,道:“那有什么好笑?”段 譽輕搖手中折扇,輕描淡寫地道:“一個人站著坐著 ,沒什么好笑,躺在床上,也不好笑,要是躺在地下 ,哈哈,那就可笑得緊了。除非他是個三歲娃娃,那 又作別論。”左子穆聽他說話越來越狂妄,不禁氣塞 胸臆,向馬五德道:“馬五哥,這位段兄是你的好朋 友么?” 馬五德和段譽也是初交,全不知對方底細,他生 性隨和,段譽要一同來無量山,他不便拒卻,便帶著 來了,此時聽左子穆的口氣甚是著惱,勢必出手便極 厲害,大好一個青年,何必讓他吃個大虧?便道:“ 段兄弟和我雖無深交,咱們總是結伴來的。我瞧段兄 弟斯斯文文的,未必會什么武功,適才這一笑定是出 于無意。這樣吧,老哥哥肚子也餓了,左賢弟趕快整 治酒席,咱們賀你三杯。**大好日子,左賢弟何必 跟年輕晚輩計較?” P9-12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