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都市情感

等待

作者:哈金|譯者:金亮 出版社:四川文藝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四川文藝
  • ISBN:9787541140365
  • 作者:哈金|譯者:金亮
  • 頁數:333
  • 出版日期:2015-06-01
  • 印刷日期:2015-06-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230千字
  • ★哈金代表作,**20多種文字出版,暢銷十五年
    ★作者因本書成為**同時獲得兩項全美文學獎*高榮譽(“**圖書獎”+“筆會/福克納小說獎”)的華人作家,被評審團譽為“在疏離的后現代時期,仍然堅持寫實派路線的偉大作家之一”
    ★余華作序力薦,同名電影已由蘆葦編劇,讓陳可辛“感動得一塌糊涂”,被“筆會/福克納小說獎”評委盛贊:“《等待》是一本**無缺的小說。”

  • 哈金所著《等待》描寫了一段長達18年的三角戀 情:文化大革命時期,軍醫孔林苦苦等待18年,終于 能與結發妻子淑玉離婚,和久久苦戀的情人吳曼娜結 合的時候,卻又失去了愛的激情。 為那個女人,他離婚離了整整18年,漫長的煎熬 過后,等來的是身心的解脫,還是更牢固的枷鎖? 長夜漫漫,青春易老,我們的愛情是否經得起18 年的等待與煎熬?
  • 本名金雪飛,1956年生于遼寧省,曾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服役五年。1982年畢業于黑龍江大學英語系,在校主攻英美文學,1984年獲山東大學英美文學碩士學位。1985年赴美留學,并于1992年獲布蘭迪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博士學位。現任教于美國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 作品獲得全美文學獎*高榮譽:“國家圖書獎”+“筆會/福克納小說獎”,被譽為“中國的納博科夫”。 1996年,獲“弗蘭納里·奧康納小說獎”(《小鎮奇人異事》) 1997年,獲“海明威基金會/筆會獎”(《好兵》) 1999年,獲“美國國家圖書獎”(《等待》) 2000年,獲“筆會/福克納獎”(《等待》) 2002年,獲湯森德小說獎(《新郎》) 2004年,《紐約時報》十大好書(《戰廢品》) 2005年,獲“筆會/福克納獎”(《戰廢品》) 2006年,獲“美國藝術與科學研究院會員”稱號 2011年,《亞洲周刊》十大好書**名(《南京安魂曲》)
  • 一個作家的力量/余華
    序/1
    **部/17
    第二部/105
    第三部/209
    譯后記/金亮
  • 每年夏天,孔林都回到鵝莊同妻子淑玉離婚。他 們一起跑了好多趟吳家鎮的法院,但是當法官問淑玉 是否愿意離婚時,她總是在*后關頭改了主意。年復 一年,他們到吳家鎮去離婚,每次都拿著同一張結婚 證回來。那是二十年前縣結婚登記處發給的結婚證。
    孔林在木基市的一所部隊醫院當醫生。今年夏天 ,醫院領導又給他新開了一封建議離婚的介紹信。孔 林拿著這封信回鄉探親,打算再一次領妻子到法院, 結束他們的婚姻。探親前,孔林對在醫院的女朋友吳 曼娜保證,這次他一定要讓淑玉在同意離婚后不再反 悔。
    孔林是干部,每年有十二天的假期。回一趟鄉下 要在兩個鎮上換火車、倒汽車,來回路上就要用去兩 天,他在家里只能待十天。今年休假前,他曾盤算, 回了家會有足夠的時間實行他的計劃。現在,一個星 期過去了,他對妻子一個字也沒提離婚的事。每次話 到嘴邊,又想咽到第二天再說。
    他們家的土坯房二十年沒變樣,茅草屋頂,四間 正房,三扇朝南的方窗,窗框漆成天藍色。孔林站在 院子里,面向南墻,翻弄著他曬在柴火垛上幾本發霉 的書。他想:不用說,淑玉根本不知道怎么愛惜這些 書。我也用不著它們了,也許該送給侄子們。
    他身旁雞鵝成群,雞昂頭闊步地走著,鵝卻搖搖 擺擺。幾只小雞崽從圍住小菜畦的籬笆縫里鉆進鉆出 。菜畦的木架上爬著豆角和黃瓜,茄子彎得像牛角, 壯碩的生菜蓋住了壟溝。除了雞鵝,他妻子還養了兩 頭豬和一只奶羊。菜畦的西頭是豬圈,肥豬在里面哼 個不停。起出的圈肥堆在豬圈墻邊,等著用車拉到自 家地里。地頭有個化糞池,豬圈肥要在里面高溫焐上 兩個月,再撒到地里。空氣中飄蕩著豬飼料中酒糟冒 出的味道。孔林別的不討厭,就是受不了這股酸味。
    淑玉在做飯,灶屋傳來風箱的喘息。孔林家院子南頭 ,榆樹和樺樹的傘蓋遮住了隔壁人家的茅草泥瓦屋頂 ,從那邊不時傳來鄰家的狗吠聲。
    翻弄完書,孔林走出前面的院墻。院墻有一米高 ,墻頭粘滿酸棗刺的枝丫。他一只手拿著他在高中時 用過的卷了邊的俄語字典。他無事可干,坐在自家的 磨盤上,翻著這本老舊的字典。他還記得幾個俄語單 詞,想用它們造一兩個短句,卻想不起準確變格的語 法規則。沒辦法,他只好任由字典待在腿上,紙頁在 微風中抖動。他抬眼看著遠處的田間,村民們在鋤土 豆。地太廣闊了,村民們把一桿紅旗插在田地的中央 ,誰先到那里就可以喘口氣。孔林被這景象迷住了, 但是他十六歲就離開村子到吳家鎮上高中,不知道怎 么干農活。
    路上出現一輛牛車,上面高高垛著成捆的谷子秸 ,隨著牛車左右搖晃。拉套的是頭小母牛,后腿有點 瘸。孔林看見女兒孔華和另外一位姑娘坐在車頂上, 快被蓬松的谷秸埋起來了。兩個女孩子又唱又笑。趕 車的把式是個老頭,頭戴藍嗶嘰帽子,嘴里咬著煙袋 ,用短鞭輕戳駕轅小牛的屁股。牛車的兩只包了鐵皮 的輪子在坑坑洼洼的路上發出有節奏的吱吱聲。
    牛車在孔林家的門口停住,孔華扔下一只粗大的 麻袋,自己也跳了下來。“楊大叔,謝謝啦。”她沖 車把式說了一聲,又向車頂上的胖姑娘招招手說:“ 晚上見。”然后她開始撣掉粘在上衣和褲子上的草刺 兒。
    老頭和胖姑娘都看見了孔林,沖他笑笑,但沒說 話。孔林模糊地記得這位車把式是誰,但是不知道那 閨女是誰家的。他清楚,他們同他打招呼并沒有鄉間 的親熱勁兒。老頭并沒有喊:“伙計,咋樣啊?”女 孩子也沒有說聲:“大叔,好嗎?”孔林想這可能是 因為他穿了軍裝。
    P3-P5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