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小說 > 作品集 > 外國

米格爾街(精)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61654
  • 作者:(英)V.S.奈保爾|譯者:張琪
  • 頁數:199
  • 出版日期:2013-07-01
  • 印刷日期:2013-07-01
  • 包裝:精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45千字
  • “米格爾街和米格爾街上人,都像鹽一樣平凡,又都像鹽一樣珍貴!”“生活在米格爾街上的每個人,都過得如此*望,但全都興高采烈地活著。”
    《米格爾街(精)》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V.S.奈保爾的成名作,是奈保爾在中國讀者中*有影響的作品,也是奈保爾在**文壇極富盛名的名篇。
  • 《米格爾街(精)》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V.S.奈保 爾的成名作,是奈保爾在中國讀者中最有影響的作品 ,也是奈保爾在全球文壇極富盛名的名篇。因為作品 的深邃與影響,《米格爾街(精)》榮獲1960年毛姆文 學獎!正如諾貝爾獎授獎辭所評:“《米格爾街》糅 合了契訶夫式的幽默和特立尼達島居民即興編唱的小 調,確立了奈保爾作為幽默家和街頭生活作家的地位 。”
  • 鮑嘉/1
    沒有名字的東西/9
    喬治和他的粉紅房子/17
    職業選擇/27
    曼曼/37
    B.華茲華斯/45
    懦夫/55
    花*師/67
    泰特斯·霍伊特,中級文學學士/79
    母性的本能/93
    藍色馬車/103
    只是為了,愛,愛,愛/115
    機械天才/131
    謹慎/147
    直到來了大兵/161
    哈特/179
    告別米格爾街/193
  • “伙計,有什么事嗎?”若有人來,他總是這么 輕聲招呼一句, 然后就不說話了,一沉默就是十或十五分鐘。你會覺 得真要和鮑嘉 說點什么幾乎不可能,他好像對什么都提不起興趣, 而且傲氣十足。
    他眼睛很小,總是睡意蒙嚨,臉很胖,頭發黝黑發亮 ,手臂圓潤豐 滿。可他并不滑稽。他做什么事都不慌不忙,即使洗 牌時舔一下大 拇指的動作也十分優雅。
    他是我見過的*百無聊賴的人。
    他假裝要開縫紉店謀生,甚至還付錢讓我為他寫 個招牌: 本店專事裁縫 定做各種西服 價格低廉公道 他買了臺縫紉機和一些藍、白、棕色的粉筆。但 我怎么也想象 不出他能和什么人競爭;而且印象中,他連一件西服 也沒做過。他 有點像隔壁的那個木匠波普,波普就從未做過一件像 樣的家具,可 整天總是計劃呀,刨呀鑿呀,做著我想被他稱作榫頭 的東西。每次 我問他:“波普先生,你在做什么呀?”他總是回答 說:“哈,孩子! 這個問題提得好,我在做一樣沒有名字的東西。”鮑 嘉倒好,連這 點作為也沒有。
    小時候,我從未想過鮑嘉是怎么掙錢的。那時, 我總以為人長 大了自然就會有錢。波普有個干各種活計的老婆,而 且她*終成了 許多男人的朋友。我簡直想不出鮑嘉會有母親或者父 親,他也從不 往他的小屋帶女人。他住的那問小屋叫仆人房,但里 面從沒有什么 伺候那棟主屋住戶的人住過。不過是建筑上的設計罷 了。
    像鮑嘉這樣的人居然也會交朋友,在我看來可真 是奇跡。但他 確實有許多朋友;有一陣他還算得上是我們街*受歡 迎的人呢。過 去我常見他蹲在人行道上,身邊圍著的都是這條街上 的大人物。連 哈特、愛德華和埃多斯這樣的人說話時,他也總是眼 皮朝下,手指 在地上畫圈圈。他笑時從來不出聲,也從不講什么故 事,但每逢聚 會,大家總要說:“我們得請鮑嘉來。那家伙鬼著呢 。”我猜,鮑嘉 一定給了他們很多安慰和快樂。
    不然哈特怎么會像我剛才說的,每天早上都要扯 著嗓門喊:“有 什么事嗎,鮑嘉?” 不然他怎么有耐心天天去等鮑嘉那句模糊不清的 回應:“有什么 事嗎,哈特?” 但有天早上,哈特喊過之后,沒人回應。過去那 種似乎不可改 變的東西消失了。
    鮑嘉不見了。他走了,一句話都沒說就離開了我 們。
    整整兩天,街上的伙計們都悶悶不樂的。大家聚 在鮑嘉的小屋 里。哈特拿起留在桌上的那副紙牌,又若有所思地將 它們兩三張兩 三張地拋落下來。
    哈特說:“你們覺得他會不會去了委內瑞拉?” 但沒人知道。鮑嘉很少對他們吐露什么。
    第二天早上,哈特起床后,點了一支煙,走到屋 后的陽臺上, 剛要張口喊,突然想起鮑嘉離開了。那天早晨他給牛 擠奶的時間比 平時要早,牛很不高興。
    一個月過去了,又一個月過去了,鮑嘉還是沒有 回來。
    哈特和朋友們索性將鮑嘉的房間當成了俱樂部。
    他們在那兒打 牌、喝朗姆酒、抽煙,有時還把偶遇的女人帶過去。
    沒過多久,哈 特就因聚眾斗毆、賭博遭到警方的關顧,他得花一大 筆錢賄賂才能 把自己從麻煩中解救出來。
    就好像鮑嘉從沒來過米格爾街一樣。畢竟,他在 這條街上,只住 了四年左右。他剛來時只帶了只手提箱,想找個住處 ,哈特正蹲在 家門口,一面抽煙,一面讀著晚報上有關板球積分的 報道,鮑嘉就 問了問他。即使是那會兒他的話也不多。據哈特講, 他當時只說了 一句:“你知道哪兒有房子?”哈特把他領到隔壁的 院子里,就是這 間帶家具的仆人房間,每月租金八元。他立刻在那兒 安置下來,然 后取出一沓紙牌,獨自玩起“佩興斯”來。
    哈特對此印象很深。
    從那以后他一直神神秘秘的。他成了“佩興斯” 。
    等到哈特和其他人已經或快要把鮑嘉忘了的時候 ,他卻回來了。
    他是在某天早晨七點左右回到家的,進門后發現埃多 斯和一個女人 在他床上。那女人尖叫著跳了起來。埃多斯也跳起來 ,但并不害怕, 只是很尷尬。
    鮑嘉說:“走開!我累了,想睡覺。” 那天他一直睡到下午五點鐘,醒來時發現屋里擠 滿了老朋友。
    埃多斯的嗓門又大又聒噪,好掩蓋他的難堪。哈特帶 來了一瓶朗姆 酒。
    哈特說:“有什么事嗎,鮑嘉?” “有什么事嗎,哈特?”哈特見鮑嘉接過了話茬 ,好不高興。
    哈特打開朗姆酒,又吆喝博伊去買瓶蘇打水。
    P2-4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