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童書 > 中國兒童文學 > 動物小說

狼王夢/動物小說大王沈石溪品藏書系

作者:沈石溪 出版社:浙江少兒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浙江少兒
  • ISBN:9787534256301
  • 作者:沈石溪
  • 頁數:271
  • 出版日期:2009-10-01
  • 印刷日期:2013-01-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30
  • 字數:151千字
  • 狼王夢_01.jpg

    狼王夢_02.jpg

    狼王夢_03.jpg


    狼王夢_04.jpg

    狼王夢_05.jpg

  • 本書寫的是一匹充滿智慧的狼,用一生的時間來完成自己的夢想。丈夫 沒了,還有兒子,兒子沒了,還有女兒。為了那夢寐以求的狼王寶座,它浪費了大量青春,它葬送了美好愛情,它放棄了寶貴生命。命運之神啊,為何 總是與它擦肩而過?它走了,只留下無限遺憾和**的夢……

  • 沈石溪,原名沈一鳴,1952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慈溪。1969年赴西雙版納插隊,曾在云南邊疆生活多年。黲創作以動物小說為主,已出版作品五百多萬字,被譽為“中國動物小說大王”。    


    曾獲得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兒童文學獎、中國圖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大獎、陳伯吹兒童文學獎、臺灣楊喚兒童文學獎等多種獎項。    


    其小說別具一格。人選中小學教材的篇目有《斑羚飛渡》《*后一頭戰象》《獵狐》《給大象拔刺》《保姆蟒》《殘疾豹》《太陽鳥和眼鏡王蛇》《會做生意的狐貍》《第七條獵狗》《臉色蒼白的伙伴》《暮色》等。


  • 狼王夢
    **章 *境分娩
    第二章 培養黑仔
    第三章 魂斷捕獸夾
    第四章 重塑**品性
    第五章 寄望后代
    第六章 血灑碧空
    狼種
    一 被淘汰的警犬
    二 陰差陽錯進了馬戲團
    三 扮演大灰狼
    四 鮮花和掌聲不屬于它
    五 遭哈巴狗暗算
    六 惡狼?好狗?
    七 野外遭遇云豹
    八 熱血洗冤
    動物檔案——狼
    闖入動物世界
    獲獎記錄
    珍藏相冊

  • 全世界的狼都有一個共同的習性,在嚴寒的冬天集合成群,平時單身獨 處。眼下正是桃紅柳綠的春天,日曲卡雪山的狼群按自然屬性解體了,化整 為零,散落在雪山下那片方圓五百多里的浩瀚的尕瑪爾草原上。
       


    在草原東北端一塊馬蹄形的臭水塘邊,那塊扇形的巖石背后,臥著一匹 母狼,夕陽把它孤獨的影子拉得很長。它從中午起就臥在這里了,一動不動 地等了好幾個小時,巴望能有只黃麂或山羊什么的來臭水塘飲鹽堿水,這樣 它就可以采取突然襲擊的方法,捕獲一頓可口的晚餐了。
       


    這匹母狼名叫紫嵐。之所以叫它紫嵐,是因為它身上的狼毛黑得發紫, 是那種罕見的深紫色,腹部卻毛色純白。它體態輕盈,奔跑起來就像一片飄 飛的紫色的霧嵐。用狼的審美標準來衡量,紫嵐是很美的。但此時,它苗條 的身材卻變得臃腫,腹部圓鼓鼓的,有小生命在里面動。它懷孕了,而且快 要分娩了。
       


    黃昏,森林里籠罩著一層薄薄的霧靄,背后是高聳入云的雪峰,前面是 開滿姹紫嫣紅野花的草灘,一條清泉叮叮淙淙地從它身邊流過。突然,前面 那片灌木林無風自動,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它心頭一喜,以為終于把獵物 等來了呢,剛把神經繃緊,仔細一看,灌木林里并沒有閃現出黃麂或巖羊的 身影,而是一條響尾蛇,正銜著一只翠金鳥在爬行。
       


    狼是很討厭毒蛇的,假如不說是怕的話。。紫嵐相當失望狼雖然是兇殘的食肉獸,卻也有著強烈的母愛。紫嵐還是頭一次懷孕, 它像包括人類在內的大自然里所有的雌性動物一樣,當小寶貝在自己的體內 淘氣地踢蹬蠕動時,它感受到了一種即將做母親的幸福感和神秘感,同時也 為還沒出世的小寶貝未來的命運深深地擔憂。它憂慮寶貝是否能平安出世; 憂慮自己是否有足夠的奶水把寶貝哺育得健壯;憂慮寶貝是否能避免諸如獵 人、虎、豹、野豬和金雕這類天敵的襲擊。眼下當務之急的問題,就是要使 自己有足夠的奶水哺育小寶貝,要使自己有足夠的奶水,就必須先使自己有 足夠的食物。
       


    想到食物,它肚子又開始咕嚕咕嚕地叫喚起來。**早晨吃了一只半大 的松雞,早就消化干凈了。自從懷孕以來,它的食量大得驚人,老覺得吃不 飽。這段時間它的運氣實在太壞,一直沒抓獲過巖羊、黃麂、馬鹿這樣美味 可口的動物。有時辛苦一整天只逮著一只豪豬或一只草兔,勉強能糊口。有 時*糟,在臭水塘邊潛伏到天黑仍一無所獲,餓極了只好用爪子掘老鼠洞捉 老鼠充饑。狼不是貓,很不喜歡老鼠肉那股怪味。
       


    紫嵐知道,潛伏捕食**是在碰運氣。一般來說,狼是不屑于這種守株 待兔式的愚蠢捕食方式的。應該到廣闊的尕瑪爾草原上去主動出擊,那里有 成群的巖羊、馬鹿和羚牛,但要在平坦的沒有任何遮蔽的草原上追逐這些家 伙談何容易啊。凡野生動物,都有自己獨特的防衛和逃生的本領,譬如巖羊 ,雖說是食草類動物,生性怯懦,不會反抗,卻謹慎機警,奔跑速度并不亞 于狼。即使一匹健壯的公狼要捕捉一頭成年巖羊都有一定難度,何況它紫嵐 正在懷孕并快臨產了。它到草原上去試過幾次,都一敗涂地,連羊毛都沒叼 著一根。有一次它在草原上追逐一群羚牛,羚牛沒追上,卻撞上一頭饑餓的 金錢豹,那頭和它同樣兇殘的食肉獸見它腆著肚子、行動笨拙,競朝它撲來 ,要不是它急中生智擠進一條狹窄的石縫,它連同肚子里的寶貝早變成豹子 的糞便被排掉了。


    假若它紫嵐現在有個幫手,有個伙伴,情況就會大大改觀 ,不但不用懼個白金錢豹,還能到尕瑪爾草原隨心所欲地去追逐巖羊和麋鹿 。想到這里,紫嵐又開始思念大公狼黑桑。多么理想的伴侶啊,黑桑的體毛 漆黑發亮,黑色象征著力量和征服:黑桑體格魁梧,肌肉發達,頭腦聰慧, 身上有一股令它紫嵐癡迷和顛狂的公狼特有的氣味。它肚子里快要出世的狼 崽,就是黑桑留下的狼種。回想起和黑桑相親相愛的日子,生活變得多么甜 蜜,時光變得多么短促,就連在饑餓時和黑桑爭搶一只草兔,也似乎是一種 美妙的享受。


    不,那時候它們很少去光顧兔子,它們喜歡到草原去捕食正懷 著崽兒的雌麋鹿,肚子里那團還沒成形的肉塊具有一種別致的風味。它們只 要發現了目標,就極少落空。它和黑桑之間配合得**默契,根本不用事先 商量追捕方案,也不用臨時用狼嚎聯絡,只需聳動狼耳,或搖晃狼尾,輕輕 示意一下,雙方就都能心領神會,或左右包抄,或前后夾擊,或聲東擊西, 或一個在草叢里設伏一個虛張聲勢地把獵物驅趕過來。
       


    唉,紫嵐憂傷地嘆了一口氣,要是黑桑還在就好了。黑桑很會體貼它, 在它即將分娩的關鍵時刻,肯定會忠實地伴隨在它身邊:在它煩惱時,用粗 糙的狼舌舔它的脊背;在它饑餓時,為它到草原尋覓食物。黑桑不但能消除 它那種可怕的孤獨感,還能替它分憂解愁。在它產下狼崽后,履行父親的責 任,和它一起保護和撫養孩子,日子一定過得既安寧又逍遙。但是,這一切 都是夢想。黑桑死了。黑桑的尸體恐怕早已被禿鷲啄食掉了,也有可能是被 紅頭螞蟻啃干凈了。它還記得黑桑遇難的地方,那是在一個名叫鬼谷的山洼 ,滿地都是猙獰的石頭,還有幾叢稀疏的駱駝草,很像一片恐怖的墳場。
       


    沒有黑桑伴隨保護,紫嵐不敢到草原去奔波覓食。它快臨產了,氣虛體 弱,害怕累著了會發生早產、難產等意外。天漸漸地黑了,近處的灌木林和遠處的草原都變得輪廓模糊,*后被漆 黑的夜吞噬了,只有身背后那座雪峰在深藍色的夜空中散發出白皚皚的光亮 。紫嵐滿腔希望終于**冷卻。憑經驗它曉得,天一黑膽小的食草類動物就 再也不敢光顧臭水塘了。唉,看來,今夜又要癟著肚皮忍著饑餓度過了。
       


    它嘆了一口氣,拖著疲沓的身子,悻悻地離開臭水塘,回到自己棲身的 石洞。
       石洞坐落在日曲卡雪山的山腳,石洞口小腹大,洞口被茂密的藤蘿遮擋 著,顯得十分隱蔽,是狼的理想的居所。紫嵐在洞里躺了很久,也無法入睡 。一種強烈的饑餓感折磨著它。要是僅僅為了自己的口腹,它紫嵐也許還能忍受。但它現在肚子里有了 小狼崽,作為母狼,它無法忍受小寶貝跟著自己倒霉,和自己一起挨餓。小 狼崽在肚子里一陣陣躁動,像在抗議這難忍的饑餓。它心疼極了,難受極了 。


    它用前爪摸摸自己胸前的乳房,既不結實也不豐滿,因消瘦和營養不良而 顯得有點干癟。對哺乳類動物來說,乳房是生命的泉。它自然希望自己那對 生命的泉能源源不斷分泌噴涌出芬芳的乳汁,把自己的寶貝哺養的健康而強 壯。它內心深處還有個野心,讓自己生下的狼崽中有一個將來能當上地位顯 赫的狼王。這個野心是那么強烈那么明亮,生活道路上的任何坎坷和波折都 無法使這個野心泯滅的。因為說到底,這個野心是大公狼黑桑未竟的遺志。
       


    是的,黑桑明白無誤的告訴過它自己想當狼王。有出息的成年公狼都會 覬覦狼王的寶座的。所不同的是,黑桑比其他成年公狼想得*苦,心情*迫 切。為了使野心得逞,整整兩年時間,黑桑經常悄悄地半夜起來在堅硬的花 崗巖上磨礪狼爪,發瘋般地啃咬樹皮,力求把狼爪鑄煉的*鋒利些。它紫嵐 十分欣賞黑桑的膽魄和毅力,也許是出于一種刻骨的愛,它覺得黑桑身上天 生就具有一種狼王的風采,理所當然應該登上王位。現任的狼王洛戛,雖然 也兇悍無比,有一股罕見的蠻力,在體魄上和黑桑不差上下,但黑桑智慧出 眾,頭腦比洛戛靈活多了;真正的強者應當是體力和智慧的高度統一。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