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詩歌散文 > 文集

活著/余華作品

作者:余華 出版社:作家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出版社:作家
  • ISBN:9787506365437
  • 作者:余華
  • 頁數:191
  • 出版日期:2012-08-01
  • 印刷日期:2012-08-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3
  • 印次:28
  • 字數:136千字
  • 1.jpg

  • 《活著》是一篇讀起來讓人感到沉重的小說。那種只有闔上書本才會感到的隱隱不快,并不是由作品提供的故事的殘酷造成的。


    畢竟,作品中的亡家,喪妻,失女以及白發人送黑發人這樣的故事并不具備轟動性。同時,余華也不是一個具有很強煽動能力的作家,實際上,渲染這樣的表達方式是余華一直所不屑的。余華所崇尚的只是敘述,用一種近乎冰冷的筆調娓娓敘說一些其實并不正常的故事。而所有的情緒就是在這種娓娓敘說的過程中中悄悄侵入讀者的閱讀。


    這樣說來,《活著》以一種滲透的表現手法完成了一次對生命意義的哲學追問。

  • 《活著》是一部充滿血淚的小說。余華通過一位中國農民的苦難生活 講述了人如何去承受巨大的苦難;講述了眼淚的豐富和寬廣;講述了絕望 的不存在:講述了人是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    


    《活著》這部小說榮獲意大利格林扎納·卡佛文學獎最高獎項(1998年 ),臺灣《中國時報》10本好書獎(1994年),香港“博益”15本好書獎 (1990年);并入選香港《亞洲周刊》評選的“20世紀中文小說百年百強” ;入選中國百位批評家和文學編輯評選的“九十年代最有影響的10部作品 ”。

  • 余華,1960年4月3日生于浙江杭州,3歲時隨父母遷至海鹽,在海鹽讀完小學和中學。


    曾經從事過5年的牙醫工作,1983年開始寫作,已經完成長篇小說4部,中短篇小說集6部,隨筆集3部,其作品被翻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在近三十個國家出版。


    曾獲意大利格林扎納·卡佛文學獎(1998年)、法國文學和藝術騎士勛章(2004年)、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2005年)、法國國際信使外國小說獎(2008年)等。

  • 中文版自序
    韓文版自序
    日文版自序
    英文版自序
    麥田新版自序
    活著
    外文版評論摘要

  • 我比現在年輕十歲的時候,獲得了一個游手好閑的職業,去鄉間收集 民間歌謠。那一年的整個夏天,我如同一只亂飛的麻雀,游蕩在知了和陽光充斥的農村。我喜歡喝農民那種帶有苦味的茶水,他們的茶桶就放在田埂的樹下,我毫無顧忌地拿起積滿茶垢的茶碗舀水喝,還把自己的水壺灌滿,與田里干活的男人說上幾句廢話,在姑娘因我而起的竊竊私笑里揚長 而去。我曾經和一位守著瓜田的老人聊了整整一個下午,這是我有生以來 瓜吃得*多的一次,當我站起來告辭時,突然發現自己像個孕婦一樣步履 艱難了。然后我與一位當上了祖母的女人坐在門檻上,她編著草鞋為我唱 了一支《十月懷胎》。


    我*喜歡的是傍晚來到時,坐在農民的屋前,看著 他們將提上的井水潑在地上,壓住蒸騰的塵土,夕陽的光芒在樹梢上照射 下來,拿一把他們遞過來的扇子,嘗嘗他們的鹽一樣咸的咸菜,看看幾個 年輕女人,和男人們說著話。我頭戴寬邊草帽,腳上穿著拖鞋,一條毛巾掛在身后的皮帶上,讓它 像尾巴似的拍打著我的屁股。我整日張大嘴巴打著哈欠,散漫地走在田間 小道上,我的拖鞋吧嗒吧嗒,把那些小道弄得塵土飛揚,仿佛是車輪滾滾 而過時的情景。
       



    我到處游蕩,已經弄不清楚哪些村莊我曾經去過,哪些我沒有去過。
    我走近一個村子時,常會聽到孩子的喊叫:“那個老打哈欠的人又來啦。”于是村里人就知道那個會講葷故事會唱酸曲的人又來了。其實所有的 葷故事所有的酸曲都是從他們那里學來的,我知道他們全部的興趣在什么地方,自然這也是我的興趣。我曾經遇到一個哭泣的老人,他鼻青臉腫地 坐在田埂上,滿腹的悲哀使他變得十分激動,看到我走來他仰起臉哭聲* 為響亮。我問他是誰把他打成這樣的?


    他用手指挖著褲管上的泥巴,憤怒地告訴我是他那不孝的兒子,當我再問為何打他時,他支支吾吾說不清楚了,我就立刻知道他準是對兒媳干了偷雞摸狗的勾當。還有一個晚上我打 著手電趕夜路時,在一口池塘旁照到了兩段赤裸的身體,一段壓在另一段 上面,我照著的時候兩段身體紋絲不動,只是有一只手在大腿上輕輕搔癢 ,我趕緊熄滅手電離去。在農忙的一個中午,我走進一家敞開大門的房屋 去找水喝,一個穿短褲的男人神色慌張地擋住了我,把我引到井旁,殷勤 地替我打上來一桶水,隨后又像耗子一樣躥進了屋里。這樣的事我屢見不 鮮,差不多和我聽到的歌謠一樣多,當我望著到處都充滿綠色的土地時, 我就會進一步明白莊稼為何長得如此旺盛。顯示全部信息活著    


    我比現在年輕十歲的時候,獲得了一個游手好閑的職業,去鄉間收集 民間歌謠。那一年的整個夏天,我如同一只亂飛的麻雀,游蕩在知了和陽 光充斥的農村。我喜歡喝農民那種帶有苦味的茶水,他們的茶桶就放在田 埂的樹下,我毫無顧忌地拿起積滿茶垢的茶碗舀水喝,還把自己的水壺灌 滿,與田里干活的男人說上幾句廢話,在姑娘因我而起的竊竊私笑里揚長 而去。


    我曾經和一位守著瓜田的老人聊了整整一個下午,這是我有生以來 瓜吃得*多的一次,當我站起來告辭時,突然發現自己像個孕婦一樣步履 艱難了。然后我與一位當上了祖母的女人坐在門檻上,她編著草鞋為我唱 了一支《十月懷胎》。我*喜歡的是傍晚來到時,坐在農民的屋前,看著 他們將提上的井水潑在地上,壓住蒸騰的塵土,夕陽的光芒在樹梢上照射 下來,拿一把他們遞過來的扇子,嘗嘗他們的鹽一樣咸的咸菜,看看幾個 年輕女人,和男人們說著話。
       


    我頭戴寬邊草帽,腳上穿著拖鞋,一條毛巾掛在身后的皮帶上,讓它 像尾巴似的拍打著我的屁股。我整日張大嘴巴打著哈欠,散漫地走在田間 小道上,我的拖鞋吧嗒吧嗒,把那些小道弄得塵土飛揚,仿佛是車輪滾滾 而過時的情景。我到處游蕩,已經弄不清楚哪些村莊我曾經去過,哪些我沒有去過。
    我走近一個村子時,常會聽到孩子的喊叫:“那個老打哈欠的人又來啦。”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