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詩歌散文 > 文集

挪威的森林(精)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譯文
  • ISBN:9787532765546
  • 作者:(日)村上春樹|譯者:林少華
  • 頁數:398
  • 出版日期:2014-05-01
  • 印刷日期:2014-05-01
  • 包裝:精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209千字
  • 《挪威的森林》的作者村上春樹幾乎囊括了日本所有的文學獎項,在日本銷售了700多萬冊,現已被譯成多種文字在世界流行。可以說,小說情節是平平的,筆調是緩緩的,語氣是淡淡的,然而字里行間卻鼓涌著一股無可抑制的沖擊波,激起讀者強烈的心靈震顫與共鳴。小說想向我們傾訴什么呢,生與死?死與性?性與愛?坦率與真誠?一時竟很難回答。讀罷掩卷,只是覺得整個身心都浸泡在漫無邊際的冰水里,奔波于風雪交加的旅途中,又好像感受著暴風雨過后的沉寂、大醉初醒生的虛脫……
  • 《挪威的森林(精)》系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 重要作品之一。漢堡機場一曲憂郁的《挪威的森林》 ,復蘇了主人公渡邊感傷的二十歲記憶:嫻靜緬腆、 多愁善感的直子,是他動情傾心的女孩,那纏綿的病 況,如水的柔情,甚至在她花燭香銷之后,仍令他無 時或忘;神采飛揚、野性未脫的綠子,是他邂逅相遇 的情人,那迷人的活力、大膽的表白,即使是他山盟 已訂之時,也覺她難以抗拒。悲歡戀情,如激弦,如 幽曲,掩卷猶余音顫裊;奇句妙語,如泉涌,如露凝 ,讀來真口角噙香。《挪威的森林(精)》是純而又純 的青春情感,百分之百的戀愛小說。
  •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后記
    村上春樹年譜
  • 當然,只要有時間,我總會憶起她的面容。那冷 冰冰的小 手,那流線型瀉下的手感爽適的秀發,那圓圓的軟軟 的耳垂以及 緊靠其底端的小小黑痣,那冬日常穿的格調高雅的駝 絨大衣,那 總是定定地注視對方眼睛發問的慣常動作,那不時奇 妙地發出的 微微顫抖的語聲(就像在強風中的山岡上說話一樣)— —隨著這些 印象的疊涌,她的面龐突然而自然地浮現出來。*先 現出的是她 的側臉。·大概因為我總是同她并肩走路的緣故,* 先想起來的每 每是她的側影。隨之,她朝我轉過臉,甜甜地一笑, 微微地歪 頭,輕輕地啟齒,定定地看著我的雙眼,仿佛在一泓 清澈的泉水 里尋覓稍縱即逝的小魚的行蹤。
    不過,讓直子的面影在我腦海中如此浮現出來, 總是需要一 點時間的。而且,隨著歲月的流逝,所需時間越來越 長。這固然 令人悲哀,但事實就是如此。起初五秒即可想起,漸 次變成十 秒、三十秒、一分鐘。它延長得那樣迅速,竟同夕陽 下的陰影一 般,并將很快消融在冥冥夜色之中。哦,原來我的記 憶的確正在 步步遠離直子站立的位置,正如我逐漸遠離自己一度 站過的位置 一樣。而惟獨那風景,惟獨那片十月草地的風景,宛 如電影中的 象征性鏡頭,在我的腦際反復推出。并且那風景是那 樣執拗地連 連踢著我的腦袋,仿佛在說:喂,起來,我可還在這 里喲!起 來,起來想想,想一下我為什么還在這里!不過不痛 ,一點也不 痛。一腳踢來,只是發出空洞的聲響。甚至這聲響或 遲或早也將 杳然遠逝,就像其他一切歸終盡皆消失一樣。但奇怪 的是,在這 漢堡機場的德國漢莎航空公司的客機上,它們比往常 *持久地、 *有力地往我頭部猛踢不已:起來,理解我!惟其如 此,我才動 筆寫這些文字。我這人,無論對什么,都必須訴諸文 字,否則就 無法弄得水落石出。她那時究竟說什么來著? 對了,她說的是荒郊野外的一口水井。至于是否 實有其井, 我不得而知。或是只對她才存在的一個印象或一種符 號也未可 知——如同在那悒郁的日子里她頭腦中編織的其他無 數事物一 樣。可是自從直子跟我講過那口井以后,只要看不到 那口井,我 就想不起那片草地的景致。雖然未曾實際目睹,但井 的樣子已作 為無法從腦海中分離的一部分同那風景渾融一體了。
    我甚至可以 詳盡地描述那口井——它正好位于草地與雜木林的交 界處,地面 豁然閃出的直徑約一米的黑洞洞的井穴,給青草不動 聲色地遮掩 住了。四周既無柵欄,又不見略微高出的石沿,只有 那井張著 嘴。石砌的井口,經過多年風吹雨淋,呈現出難以形 容的渾濁的 白色,而且裂縫縱橫,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綠色的 小蜥蜴“吱 溜溜”鉆進那石縫里。彎腰朝井內望去,卻是一無所 見。我** 知道的就是井**之深,深得不知有多深;里面充塞 著濃密的 黑,黑得如同把世間所有種類的黑一古腦兒煮在了里 邊。
    “那可確實——確確實實很深喲!”直子字斟句 酌地說。她 說話往往這樣,慢條斯理地物色恰當的字眼。“確確 實實很深, 可就是沒一個人曉得它的位置,雖說肯定在這一帶無 疑。”說 著,她雙手插進粗花呢大衣口袋,覷了我一眼,嫵媚 地一笑,仿 佛在說自己并非撒謊。
    “那很容易出危險吧,”我說,“某處有一口深 井,卻又無 人知道它的具體位置,是吧?一旦有人掉入,豈不沒 救了?” “恐怕是沒救了。嗖——砰!一切都完了!” “這種事實際上不會有吧?” “還不止一次呢,三年兩載就有一次。人突然失 蹤,怎么也 找不見。于是這一帶的人說:準保掉進野外的井里了 。” “死法怕有點不大好。”我說。
    “當然算不得好死。”她用手拂去外套上沾的草 穗, “要是 直接摔折頸骨,當即死了倒也罷。可要是不巧只摔斷 腿腳沒死成 可怎么辦呢?再大聲呼喊也沒人聽見,*沒人發現, 周圍到處都 是爬來爬去的蜈蚣蜘蛛什么的。這么著,那里一堆一 塊全是死人 的白骨,陰慘慘濕漉漉的,上面還晃動著一個個小小 的光環,好 像冬天里的月亮。就在那樣的地方,一個人孤零零一 分一秒地掙 扎著死去。” “想想都讓人汗毛倒立,”我說,“總該找到圍 起來呀!” “問題是誰也找不到井在哪里。所以,你可千萬 別偏離 正道!” “不偏離的。” 直子從衣袋里抽出左手握住我的手。“不要緊的 ,你。對你 我什么都不擔心。即使深*半夜你在這一帶兜圈子轉 不出來,也 *不可能掉到井里。而且只要緊貼著你,我也不會掉 進去。”p6-8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