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詩歌散文 > 外國隨筆

無比蕪雜的心緒(村上春樹雜文集)(精)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64839
  • 作者:(日)村上春樹|譯者:施小煒
  • 頁數:334
  • 出版日期:2013-04-01
  • 印刷日期:2013-04-01
  • 包裝:精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248千字
  • 《無比蕪雜的心緒》——村上春樹**明確對世界表達看法!出道三十五年*重要隨筆集!
    村上春樹親自遴選未曾收錄的作品、未曾發表的文章,收入耶路撒冷**演講《高墻與雞蛋》!
    世上的人終其一生,都在尋求某個寶貴的東西,然而能找到的人不多。即使幸運地找到了,那東西也大多受到致命的損傷。但是,我們必須繼續尋求。
  • 《無比蕪雜的心緒》為村上春樹自選三十五年來 的精彩隨筆結集而成,入選《無比蕪雜的心緒》的, 都是從未以單行本發表過的文字,同時,村上春樹還 在每篇文字前附短文記述寫作該文時的心緒。 《無比蕪雜的心緒》是村上春樹創作生涯最具分 量的隨筆集,被譽為“完整了解村上春樹文學與內心 的必讀之書”。
  • 前言 無比蕪雜的心緒
    序文·解說等
    何謂自己(或炸牡蠣的美味吃法)
    因為呼吸著相同的空氣
    我們生存的艱難世界
    安西水丸在看著你
    致辭·感言等
    等到了四十歲
    前面的路還很漫長
    但忘不妨
    奇妙,又不奇妙
    時至**頗覺突然
    身邊肯定還有許多
    任憑風吹葉搖
    探索了自己內心世界的未知場所
    一邊啃著甜甜圈
    好的時候**好
    高墻與雞蛋
    音樂漫談
    有留白的音樂百聽不厭
    吉姆·莫里森的靈魂廚房
    只見挪威樹木,不見挪威森林
    日本人懂不懂爵士樂?
    與比爾·克勞的對話
    紐約的秋天
    假如人人都擁有一片海洋
    煙霧迷蒙你的眼
    專注的鋼琴家
    難以啟齒
    無處可去的人
    比莉·荷莉黛的故事
    關于《地下》
    東京地下的妖術
    追求共生的人們,不追求共生的人們
    追尋有血有肉的語言
    翻譯與被翻譯
    翻譯與被翻譯
    我心中的《守望者》
    準經典小說《漫長的告別》
    追逐駝鹿
    斯蒂芬·金的*望與愛
    蒂姆·奧布萊恩來普林斯頓大學那天的事
    巴赫與奧斯特的效用
    格蕾絲·佩雷的成癮式“齒感”
    雷蒙德,卡佛的世界
    斯科特·菲茨杰拉德
    比小說*有趣?
    僅此一回的相逢留下的東西
    有能耐的小說
    與石黑一雄這樣的作家同處一個時代
    翻譯之神
    人物寫照
    安西水丸只能贊揚
    動物園通
    都筑響一式的世界起源
    收藏之眼和勸服之詞
    奇普·基德的工作
    “河合先生”與“河合隼雄”
    眼中所見,心中所思
    戴夫·希爾頓的賽季
    正確的熨衣法
    鯡魚的故事
    杰克·倫敦的假牙
    去想想風吧
    為TONY TAKITANI而作的解說
    追求別樣的樂響
    提問與回答
    **地老去是一樁難事
    來自后***世界的提問
    短篇小說《夜半蜘蛛猴》節錄
    沒有愛的世界
    柄谷行人
    草叢里的野鼠
    寫小說這件事
    柔軟的靈魂
    遠游的房間
    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文體
    要寫釀造出溫暖的小說
    封凍的大海和斧頭
    故事的良性循環
    解說對談安西水丸×和田誠
  • 何謂自己(或炸牡蠣的美味吃法) 這是為大庭健先生的著作《叫作“我”的迷宮》 (專修大學出版局,2001 年4月出版)寫的“類似解說的東西”。大庭先生是所 謂的哲學家,或說思想 家(就是專門思考相當艱深的問題的人),像我這樣的 角色本不該冒昧地越俎 代庖,卻因為人家拜托“不管寫什么都行”,于是寫 下這篇文章。大庭先生與 我是在普林斯頓大學時相識的。
    何謂小說家?當別人問我,我大概都這么回答: “小說家,就是以 多作觀察、少下結論為生的人。” 為什么小說家得多作觀察?因為沒有大量的準確 觀察,就不可能 有精準的描寫——哪怕是通過觀察奄美黑兔去描寫保 齡球。那為什么 又要少下結論?因為作出*終結論的永遠是讀者,而 非作者。小說家 的使命,就在于悄然地(當然,也可以用暴力形式)把 該下的結論以 *具魅力的形式傳遞給讀者。
    想必諸位知道,一旦小說家(偷懶,或單純為了 賣弄)不愿將這 權利委讓給讀者,親自出馬指手畫腳地下結論,小說 大體就會變得味 同嚼蠟。內容缺乏深度,語言失去光彩,故事變得呆 滯。
    想寫好故事,小說家該做的簡單來說就是不要預 設結論,而是精 心地不斷疊加假設。我們就像用雙手托起熟睡的貓咪 一般,把這些假 設悄然托起來運走(每當使用“假設”這個詞,我總 是浮想起呼呼酣 睡的貓咪的形象。溫暖柔軟濕乎乎,又渾然不覺的貓 咪),在故事這 個小小的廣場中央,一個又一個地堆積起來。能否有 效準確地挑選貓 咪(即假設),能否自然巧妙地把它們堆積起來,就得 看小說家的能 耐了。
    讀者姑且將這假設的結集吸納進心中,聽從自己 的指令重新調 整,排列成易于理解的形式——當然是說中意這個故 事的話。幾乎 所有情況下,這都是在無意識狀態中自動進行的。我 說的“結論”, 就是指這種個人的排列調整。換個說法,也就是精神 構成模式的重 組樣本。通過這種抽樣作業,讀者能感同身受,真實 地“體驗”活 著這一行為中包含的動性亦即活力。為何得刻意這么 做?因為真正 重組“精神構成模式”之類,*非人生中能一再體驗 的事。所以我 們有必要通過虛構的作品,實驗性、假設性地進行一 點抽樣調查。
    也就是說,如果把小說使用的材料一一提取出來 ,雖然是虛構, 是疑似,然而就其遵從的個人指令和調整重組過程而 言,卻不折不扣 就是(或應當是)實實在在的真家伙。我們小說家始終 拘泥于虛構, 在許多情況下,恐怕是因為我們知道唯有在虛構中, 才能有效而緊湊 地將假設堆積起來。只有精通虛構這工具,我們才能 讓貓咪們深深地 酣睡。
    不時收到青年讀者的來信。許多人真誠地問我: “為什么您能那么 清楚、準確地理解我的心思?我們的年齡差距是如此 之大,此前的人 生體驗肯定也毫無共同之處。” 我回答說:“那不是因為我準確理解了你的心思 。我不認識你,當 然不了解你的所想所思。如果你覺得心事得到了理解 ,是因為你把我 的故事有效攝人了內心世界。” 決定假設走向的,是讀者而非作者。所謂故事就 是風。當有東西 搖曳時,風才為人眼辨認。
    “何謂自己”這一追問對于小說家——至少對于 我——幾乎不具 備意義。因為這對小說家是個不言自明的問題。我們 的日常工作就是 將“何謂自己”的設問轉換為別種綜合形式(亦即故 事的形式)。這 工作進行得極其自然極其本能,因此不必刻意思考那 設問,就算思考 也幾乎不起作用——反而會引來麻煩。如果有作家長 期嚴肅思考“何 謂自己”的命題,他(她)就不是天生的作家。也許他 (她)寫過幾 本**的小說,卻木是本來意義上的小說家。我是這 么看的。
    不久前,我收到一位讀者的電子郵件,提出這樣 一個問題。準確 的原文回憶不出了,現將大致的意思寫下來。
    日前參加就職考試,有一道考題是“請在四頁稿 紙之內(我 記得好像是)對你自己進行描述”。我根本無法用四 頁稿紙來描 述自己。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嘛。假如村上老師 您遇到這 種考題,您會怎么回答?職業作家連這樣的事也能做 到嗎? 對此,我的回答是這樣的。
    你好。誠如所言,幾乎不可能用不足四頁稿紙來 描述自己。
    我認為這是毫無意義的提問。但就算無法描述自己, 比如說用不 足四頁稿紙描述炸牡蠣卻是可能的。那為何不試著描 述一番炸牡 蠣呢?通過你描述炸牡蠣,你與炸牡蠣的相互關系及 距離感會自 然得到體現,這追根溯源也等于描述你自己。這就是 我所謂的 “炸牡蠣理論”。下次再有人叫你描述自己,你就不 妨試著描述炸 牡蠣看看。當然不必非得炸牡蠣不可。炸肉餅也行, 炸蝦丸也可 以。豐田卡羅拉汽車也好青山大街也好萊昂納多·迪 卡普里奧也 好,都沒關系。我不過是喜歡炸牡蠣,信手拈來做個 例子罷了。
    為你加油。
    對啦,所謂小說家,就是指能無比詳盡地描述全 世界的炸牡蠣的 人。從不去思考“何謂自己”(也無暇思索這類問題) ,我們不停地撰 文描述炸牡蠣炸肉餅炸蝦丸,并將這些事象事物與自 己的距離和方向 作為數據資料積累起來。請多作觀察,少下結論。這 就是我所謂“假 設”的大致意義。于是這些假設——不斷堆積的貓咪 們——就會產生 熱量,這么一來,名叫故事的vehicle(載體)便自動 啟程。
    “何謂真正的自己”這一追問,由于邏輯的畸變 ,成為奧姆真理 教(或其他**宗教)吸引眾多青年的因素,這一點也 是大庭健先 生在本書中屢屢指出的地方。我寫作《在約定的場所 》一書時,曾 經對幾位奧姆真理教信徒進行過長時間的采訪,得到 的印象大體相 仿。
    P7-10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