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成功勵志 > 性格與習慣

天下無謀之秘卷八書(共8冊)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 包裝:平裝
  • 出版社:黃山書社
  • ISBN:9787546110226
  • 作者:(五代)長樂老|譯者:馬樹全、(唐)來俊臣|譯者:馬樹全等
  • 出版日期:2015-12-23
  • 開本:16開
  • 版次:1
  • 印次:1
  • 兩千年以來流行的公務員入仕、升職、解難寶典——深度揭秘職場潛規則,注定流行百年的獨贏書。牢牢把握計謀與人性之間的和諧平衡,才必能成大事而不損聲名,得大利而不害良知。

    《羅織經》(奇特的典籍):讓人冷汗迭出的整人詭計全書

    《小人經》“壞人哲學”:****關于小人“智慧”的全紀錄“我主張大家一起來認真研究一下從歷史到現實的小人問題,把這個總是狠狠地談下去,總有好處……既然小人已經糾纏了我們那么久,我們何不壯壯膽,也對著他們鼓噪幾下呢?”

     ——余秋雨

    《權謀書》(處世*學):世界**名相的權謀要術張居正似乎永遠是智慧的象征,他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就能解出事情的要害,言辭簡短準確,使人無可置疑,頗合中國古語所謂“夫人不言,言必有中”。——歷史學家黃仁宇

    經營企業“知止”兩個字*重要。我從十二歲就開始投身社會,到二十二歲創業時就已經過了十年**刻苦的日子,到**我已工作六十多年了。在香港我看過有些人成功得容易,但是掉下去也**快,是什么原因呢?“知止”是**重要的。全世界很多企業之所以失敗,或許一半都是因為貪婪。

    ——李嘉誠


  • 《天下無謀之秘卷八書(套裝共8冊)》在古代涉及權術謀略的古籍中,挑選出八本最具有指導性和謀略價值的,進行了全面的整理,系統的注釋,引經據典,讀來令人豁然開朗。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從這些書中,讀者不僅能很好地重溫歷史,更能以史為鑒,指導自己在生活上、工作上、商場上、人際交往上更好地解決難題。   《羅織經(最奇特的典籍)》:唐朝酷吏來俊臣、萬國俊所撰的《羅織經》,是一部專講羅織罪名、角謀斗智的書籍。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它是一道獨特的“風景”,一次必然的孽生,有著不同尋常的意味。其一,它是人類有始以來,第一部制造冤獄的經典。其二,它是酷吏政治中,第一部由酷吏所寫,赤裸裸的施惡告白。其三,它是文明史上,第一部集邪惡智慧之大成的詭計全書。其四,它第一次揭示了奸臣何以比忠臣過得更好的奧秘——權謀厚黑。   《小人經"壞人哲學"》:《小人經》是中國歷史上最早出現的評述小人“智慧”的專著。作者馮道可作者馮道可稱得上是官場上一個真正獨一無二的奇跡。由于作者特殊的經歷和小人視角,此書便來得有些分量,用曾國蕃的話說:“一部《小人經》,道盡小人之秘技,人生之榮枯,它使小人汗顏,君子驚悚……”《小人經》提供給人們的只是審視小人的一個獨特的視角,至于如何定義小人、如何防范小人、并最終戰勝小人,讀者可以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權謀術(處世絕學)》:權謀術是應用于人際關系中的一些策略和手段,如果運用得好,權謀術就是智慧,甚至可以成為一門藝術,令人賞心悅目,擊節贊賞。無論在政治、外交、軍事,乃至最為普通的人際交往中,權謀術其實無處不在。權謀術在我國只是一種應用技術,而很少有人從理論上系統地加以研究和總結。作為中國古代為數不多的權謀術著作,這部書的參考價值是無可懷疑的。現代作者史半山對這部書加以注釋,并附以相應歷史典故、人物簡介,并加以闡發,既充實了內容,又增強了可讀性。   《守弱學(人生勝經)》:世上存在著強弱之分,有強者,但更多的是弱者。難道弱者便永遠處于弱勢,強者便可恒強嗎?人的一生為何有時處于強勢有時又處于弱勢?強弱之勢又是如何轉化的?著名古籍整理專家馬樹全先生,便根據西晉名臣杜預有關強弱之“勢”的散見論述,整理編著了這一非常具有實用價值的《守弱學》。內容豐富,意義深刻,具有知識性、趣味性、情節性、生動性、可讀性等特點。   《韜晦書(最具功效的學問)》:韜晦術是中國歷代智謀人士的枕箱秘笈,是他們求生存、謀發跡的法寶。盡管人們對它心悅誠服,細加揣摩,并在政治爭斗、官場角逐以及日常生活中不斷運用,卻沒有人把它付諸筆端,寫成一部專著,大有“君子遠庖廚”的意味。這是因為封建歷史中講究的是“代圣人立言”,韜晦術因此有了“陰謀”的嫌疑。鑒此,楊慎生前把這部凝聚其心血的重要著作不收入自己文集的苦心,就不難理解了。   《止學(勝敗榮辱書)》:千萬不要小瞧一個“止”字,它關乎每一個人的勝敗榮辱:對于大人物來說,一個“止”決定了其平凡與偉大;對于一個平凡人來說,它決定了他的成與敗;對于賭徒來說,它決定了輸與贏……“止”之奧妙,存乎一心。   《解厄鑒(趨利避害書)》:遭逢厄運,自陷困境是人生的常態,抱怨和逃避是毫無出路的。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風順,重要的是解厄脫困,化不利為有利,化災厄為吉祥。北宋宰相晏殊的這本書不僅立足于“解厄”,它更關注人們致厄的根源。晏殊在書中深刻而具體地剖析了人性的種種弱點,提出了解厄當治本的主張。這是晏殊的高明之處,亦是此書的特殊之處,可以說,這是一部古代歷史上唯一的系統論述和解析“人性的弱點”的專著,可謂洞察深邃,入木三分。   《仕經(做官學)》:在中國古代社會,除了戰亂和改朝換代這樣大的社會動蕩外,表面上風平浪靜,但實際上波譎云詭、變動迭出的就要數官場了。做官的人一方面要努力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即所謂建功立業,拜將入相,另一方面更要盡量保全自身,以固榮寵,其中自有諸多的學問和策略。
  •   (北宋)晏殊、(唐)來俊臣、(明)張居正、(五代)馮道、(西晉)杜預、(明)楊慎、(五代)長樂老、(隋)文中子譯者:楊明剛、馬樹全、史半山   晏殊,字同叔,北宋著名的“太平宰相”,十四歲即因才華洋溢而獲賜同進士出身。在朝為官五十多年。這部《解厄鑒》雖沒有其詩詞之華美,卻句句真言,句句智慧。   來俊臣,唐武則天時代的酷吏。少時兇險,不事生產,他因告密得武則天信任。他和羽黨共撰《羅織經》,作為告密的典范,羅織人罪,陷害無辜。他們實行廣泛的秘密偵查,集整人之大成,是請君入甕的發明者。   張居正,字叔大,明神宗朝執掌大權的內閣首輔,雷厲風行的改革家。居正有天造之才,幾乎以一己之力實現了明代中興,成為世界名相。其****的政治智慧和對權謀術的諳熟使他對人、事的掌控幾乎達到隨心所欲的地步。這本塵封的殘卷《權謀書》正是對一代權相張居正處世兵法的最精彩總結。   馮道,號長樂老,五代人。他宦海沉浮三十余載,經歷了五朝十主,始終寵信不衰,號稱“不倒翁”。馮道是做官的專家,免不了有很多為官的心得,這一部《仕經》講的正是他的做官絕學。   杜預,字元凱,這部由今人集錄而成的杜預謀略專論“守弱”,而“守弱”恰是杜預平生的“圖存”“圖強”之道。   楊慎,字用修,號升庵,明正德年間狀元,明朝三大才子之一。為官后因年輕氣盛、稟性剛直,在著名的“撼門事件”中,險些惹下殺身之禍:后發憤研究韜晦之術,得以頤養天年,并有此奇書流傳于世。   王通,號文中子,王通身不在廟堂,卻以“王佐之道”為己任,其著述所論也多為“天下之事,帝王之道”。   長樂老,馮道,號長樂老,五代人。其一生為官三十一年,經歷了五朝十主,卻能高居相位二十余年,創造了官史上罕有的奇跡。馮道于官場左右逢源,生逢兵戈不息之亂世,竟似閑庭信步,被司馬光指為“求生害仁”。而這本《小人經》,乃是由其特殊人生經歷淬煉而成,從其涉及的利害關系和詭異程度看,我們所有的人都低估小人的智慧了。
  • 《羅織經(*奇特的典籍)》
     閱人卷**
     事上卷第二
     治下卷第三
     控權卷第四
     制敵卷第五
     固榮卷第六
     保身卷第七
     察奸卷第八
     謀劃卷第九
     問罪卷第十
     刑罰卷第十一
     瓜蔓卷第十二
    《小人經“壞人哲學”》
     圓通卷**
     聞達卷第二
     解厄卷第三
     交結卷第四
     節義卷第五
     明鑒卷六
     謗言卷七
     示偽卷八
     降心卷九
     揣知卷十
     附錄 鬼谷子巧制小人八招
    《權謀術(處世*學)》
     智察卷一
     籌謀卷二
     用人卷三
     事上卷四
     避禍卷五
     度勢卷六
     攻心卷七
     權奇卷八
     謬數卷九
     機變卷十
     諷諫卷十一
     中傷卷十二
     美色卷十三
    《守弱學(人生勝經)》
     卷一 敬強篇
     卷二 保愚篇
     卷三 安貧篇
     卷四 抑尊篇
     卷五 守卑篇
     卷六 示缺篇
     卷七 忍辱篇
     卷八 恕人篇
     卷九 弱勝篇
    《韜晦書(*具功效的學問)》
     隱晦卷一
     處晦卷二
     養晦卷三
     謀晦卷四
     詐晦卷五
     避晦卷六
     心晦卷七
     用晦卷八
    《止學(勝敗榮辱書)》
     智卷一
     用勢卷二
     利卷三
     辯卷四
     譽卷五
     情卷六
     蹇卷七
     釋怨卷八
     心卷九
     俢身卷十
    《解厄鑒(趨利避害書)》
     藏鋒卷一
     隱智卷二
     戒欲卷三
     省身卷四
     求實卷五
     慎言卷六
     節情卷七
     向善卷八
    《仕經(做官學)》
     修身**
     明察第二
     遠猷第三
     雅量第四
     事上第五
     御下第六
     用人第七
     守身第八
     謀略第九
     才辯第十
  • 序言   (總序)   也許,真的像有人所說的,中國文化是一種謀略型的文化。但是,當下謀略類書籍的流行,卻似乎與所謂的“謀略型中國文化”并無太大的關系,起碼沒有本質的聯系。因為文化的深處未必是謀略,而“謀略”的深處一定是文化。
      在中國歷**,存在著儒、道、兵、法、墨、縱橫、陰陽等許多學派。這些主要的學派不僅都**關心政治,還都不約而同地指向了“治人”;而治人就必須講究方法,講究方法就是智謀,就是謀略,就是權術。然而,當時的實際情形是智謀被提升為一種牢不可破的社會制度性的規范和原則,各種學派和文化都在智謀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納入了謀略的范疇,成為智謀的不同組成部分。這樣以來,中國的智謀型文化就形成了。
      在歷**,對中國的智慧、謀略、政治有影響的學派雖有十幾家,但影響*大的主要是儒、道、法三家。中國的智慧和政治雖然常常呈現出紛紜復雜的狀態,其實萬變不離其宗,只要掌握了這三家的思想精核,也就把握住了中國的謀略和智慧。
      儒家的智慧是極為深刻的。它是一種非智謀的大智謀,其運謀的方法不是謀智,不是像法家或兵家那樣直接以智慧迫使對方服從;而是謀圣,即從征服人心著手,讓人們自覺自愿地為王道理想獻身。用**的話講,就是**注重做“政治思想工作”,首先為人們描繪一幅美好的藍圖,并百折不撓地到處宣傳這種理想,直到人們心悅誠服。其實,這已經不是儒家謀略的高明,*不是儒家謀略比別的學派的謀略狡詐,在這里,它已經上升到了人性、人道的范疇。這就是儒家智謀的合理性之所在,也是其成為真正的大智謀的根本原因。
      法家的智慧很特殊。法家之法作為君主統治天下的手段,是建立在非道德的基礎上的。法家之法的根源在于封建集權制,因此,它就特別強調“勢”。“勢”就是**的**,是不必經過任何詢問和論證就必須承認和服從的**的**。有“法”無“勢”,“法”不得行;有“勢”無“法”,君主不安。但如何才能保證“勢”的**性呢?這就需要“術”。“術”就是統治、防備、監督和刺探臣下以及百姓的隱秘的具體權術和方法。中國的“法制”*發達的地方就在于“法”與“術”聯手創造的御臣、牧民的**系統。“法”的實質是強力控制,“勢”的實質是強**懾,“術”的實質則是權術陰謀。這些都是直接為維護封建王權服務的。
      道家的智慧是極為聰明的。黃老的有關著作處處流露出智慧的優越感,處處顯示出對別的學派的鄙夷和不屑。黃老道術自以為是*聰明的學說,它認為天地萬物都受道的支配。道是**的,永恒的,是永遠不可改變和褻瀆的;世間的人是有限的,對于道只可以體味、尊重和順應。那么,如何體味和遵循道呢?黃老哲學認為,那就是要順應自然,要無為,然后才能無不為。所謂“圣人無心,以天地之心為心”,說的就是圣人沒有自己的主張,萬物的自然運行就是圣人的主張。人如果不能體察道,就不能“知常”,不能順應自然,在現實中就容易招致禍害。
      當然,在具體的歷史進程中,這三家的智慧從來沒有單獨存在過,總是相互融合,甚至進而吸收其他學派的思想,只是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和不同的背景下各個學派的思想相互消長而已。
      智謀型文化對于塑造中華民族的性格有著很大的影響,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我們民族的性格特征。當然,這里不僅有正面的影響,也有負面的影響。在一定意義上講,中國人的學問往往被理解成謀略,“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就是很有代表性的話。有許多中國人把自己的一生都花在謀劃、算計別人上,給社會帶來了極大的內耗。遺憾的是,謀劃和算計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不僅有用,而且早已上升為一種根深蒂固的為人們所稱許的處世態度。它已經不是一種“術”,而是人生的“道”,已成為中國人難以改變的文化精神。一般所說的中國人善于“窩里斗”,就由此而來。
      然而,中國的智慧首先是道而不是術,也就是說,術只是道的表現形式,道則是術的根本,是術的決定因素。只要掌握了道,術就會無師自通,就會自然而然地顯現出來。無論是儒家、道家,還是法家、兵家,他們都是正大光明的“陽謀”學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都要求首先提高自己的道德境界,加強自己的人格修養,然后才是智慧謀略。如果顛倒了這一關系,那就無論如何也弄不懂中國的智慧。
      所以魯迅先生說:搗鬼有術也有效,然而有限,成大事者,古今未有。
      因為,權謀決不僅僅是一種技術,中國權智在本質上是一種至為深刻的文化,只有人的身心內外都滲透了這種文化,才能自然而然地達到內謀謀圣、外謀謀智的境界,才能成為真正的圣、智兼備的謀略家。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冷成金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作者簡介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