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全部分類圖書 > 詩歌散文 > 文集

紅玫瑰與白玫瑰

作者:張愛玲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藝
定 價
售 價
配送至
收貨地址
其他地址
數量
-
+
服務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藝
  • ISBN:9787530211151
  • 作者:張愛玲
  • 頁數:290
  • 出版日期:2012-06-01
  • 印刷日期:2014-11-01
  • 包裝:平裝
  • 開本:32開
  • 版次:1
  • 印次:14
  • 字數:185千字
  • 《紅玫瑰與白玫瑰》由張愛玲所著,她是一個善于將藝術生活化,生活藝術化的享樂主義者,又是一個對生活充滿悲劇感的人;她是名門之后,貴府小姐,卻驕傲的宣稱自己是一個自食其力的小市民……她就是中國文學**的一個能將才與情打成一片的“異數”作家——張愛玲!本書收錄了張愛玲1944年的中短篇小說作品。
  • 《紅玫瑰與白玫瑰》由張愛玲所著,“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 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墻上的一抹蚊 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 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朱砂痣”。因為《紅玫瑰與白玫瑰》這句話 成了膾炙人口的名言。本書收錄了張愛玲1944年的中短篇小說作品。
  • 年輕的時候
    花凋
    鴻鸞禧
    紅玫瑰與白玫瑰
    散戲
    殷寶滟送花樓會
    桂花蒸 阿小悲秋

    留情
    創世紀
    郁金香
    多少恨
  • 潘汝良讀書,有個壞脾氣,手里握著鉛筆,不肯閑著,老是在書頭上 畫小人。他對于圖畫沒有研究過,也不甚感興趣,可是鉛筆一著紙,一彎 一彎的,不由自主就勾出一個人臉的側影,永遠是那一個臉,而且永遠是 向左。從小畫慣了,熟極而流,閉著眼能畫.左手也能畫,**的區別是 ,右手畫得圓溜些,左手畫得比較生澀,凸凹的角度較大,顯得瘦,是同 一個人生了場大病之后的側影。
    沒有頭發,沒有眉毛眼睛,從額角到下巴,極簡單的一條線,但是看 得出不是中國人——鼻子太出來了一點。汝良是個愛國的好孩子,可是他 對于中國人沒有多少好感。他所認識的外國人是電影明星與香煙廣告肥皂 廣告俊俏大方的模特兒,他所認識的中國人是他父母兄弟姊妹。他父親不 是壞人,而且整天在外做生意,很少見到,其實也還不至于討厭。可是他 父親晚餐后每每獨坐在客堂里喝酒.吃油炸花生,把臉喝得紅紅的,油光 膩亮,就像任何小店的老板。他父親開著醬園,也是個店老板,然而…… 既做了他的父親,就應當是個例外。
    汝良并不反對喝酒,一個人,受了極大的打擊,不拘是愛情上的還是 事業上的,踉踉蹌蹌扶墻摸壁走進酒排問,爬上高凳子,沙嗄地叫一聲: “威士忌,不擱蘇打,”然后用手托住頭發起怔來,頭發頹然垂下一綹子 ,掃在眼睛里,然而眼睛一瞬也不瞬.直瞪瞪,空洞洞——那是理所當然 的,可同情的。雖然喝得太多也不好.究竟不失為一種高尚的下流。
    像他父親,卻是猥瑣地從錫壺里倒點暖酒在打掉了柄的茶杯中,一面 喝一面與坐在旁邊算賬的母親聊天.他說他的,她說她的,各不相犯。看 見孩子們露出饞相了,有時還分兩顆花生米給他們吃。
    至于母親,母親自然是一個沒有受過教育,在舊禮教壓迫下犧牲了一 生幸福的可憐人,充滿了愛子之心,可是不能夠了解他,只懂得為他弄點 吃的,逼著他吃下去,然后泫然送他出門,風吹著她的飄蕭的白頭發。可 惡的就是:汝良的母親頭發還沒白,偶然有一兩根白的。她也喜歡拔去。
    有了不遂心的事,并不見她哭。只見她尋孩子的不是,把他們嘔哭了。閑 下來她聽紹興戲,叉麻將。
    汝良上面的兩個姊姊和他一般地在大學里讀書,涂脂抹粉,長得不怎 么美而不肯安分。汝良不要他姊姊那樣的女人。
    他*看不上眼的還是底下那一大群弟妹,臟、憊賴、不懂事,**孩 子氣的孩子。都是因為他們的存在,父母和姊姊每每忘了汝良已經大了, 一來便把他們混作一談,這是**件使他痛心疾首的事。
    他在家里向來不開口說話。他是一個孤零零的旁觀者。他冷眼看著他 們,過度的鄙夷與淡漠使他的眼睛變為淡藍色的了,石子的青色,晨霜上 的人影的青色。
    然而誰都不覺得。從來沒有誰因為他的批評的態度而感到不安。他不 是什么要緊的人。
    汝鳧**到晚很少在家。下課后他進語言專修學校念德文.一半因為 他讀的是醫科,德文于他很有幫助,一半卻是因為他有心要避免同家里人 一桌吃飯——夜校的上課時間是七點到八點半。像現在,還不到六點半, 他已經坐在學生休息室里.烤著火,溫習功課。
    休息室的長臺上散置著幾份報紙與雜志,對過坐著個人,報紙擋住了 臉,不會是學生——即使是程度高的學生也不見得看得懂德文報紙。報紙 上的手指甲,紅蔻丹裂痕斑駁。汝良知道那一定是校長室里的女打字員。
    她放下報紙,翻到另一頁上,將報紙摺疊了一下,伏在臺上看。頭上吊下 一嘟嚕黃色的鬈發,細格子呢外衣。口袋里的綠手絹與襯衫的綠押韻。
    上半身的影子恰巧落在報紙上。她皺皺眉毛,扭過身去湊那燈光。她 的臉這一偏過去,汝良突然吃了一驚,她的側面就是他從小東涂西抹畫到 現在的**的側面,錯不了,從額角到下巴那條線。怪不得他報名的時候 看見這俄國女人就覺得有點眼熟。他再沒想到過,他畫的原來是個女人的 側影,而且是個美麗的女人。口鼻間的距離太短了,據說那是短命的象征 。汝良從未考慮過短命的女人可愛之點,他不過直覺地感到,人中短了, 有一種稚嫩之美。她的頭發黃得沒有勁道,大約要借點太陽光才是純正的 、圣母像里的金黃。唯其因為這似有如無的眼眉鬢發,分外顯出側面那條 線。他從心里生出一種奇異的喜悅,仿佛這個人整個是他手里創造出來的 。她是他的,他對于她,說不上喜歡不喜歡,因為她是他的一部份。仿佛 他只消走過去說一聲:“原來是你!你是我的,你不知道么?”便可以輕 輕掐下她的頭來夾在書里。
    P1-3
  • 編輯推薦語
  • 內容提要
  • 目錄
  • 精彩試讀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